安瑶的坚持和她那绝不放弃的信念,全都被大叔尽收眼底。

当黑人的剑即将刺入安瑶的心脏的瞬间,大叔真的无法再悠闲的看“大戏”了,只见大叔一个瞬步,速度极快,犹如闪电。淋漓的手法,一股气流从他的袖间飞速袭出,不偏不倚地打在了那黑衣人的剑上,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最后稳稳插在了不远处另一个黑衣人的胸口上,然后吐血,倒在了地上,脸上全然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剑被打掉的黑衣人也好不到哪去,他也被大叔那股气流伤到了,被打出很远,最后身体重重倒地,一口鲜血喷出,嘴中喃喃道:“你不是和她不是一伙的吗?”

大叔走到安瑶身边,一个“公主抱”将昏迷中的安瑶抱起,如墨的黑发和邪魅的长袍随风飞扬,他眉目间流露出浓浓的王者气息,十分的耀眼,他的双眸只是轻轻扫过躺在地上的黑衣人,高傲,孤冷的开口道:“现在她就是我北冥秋的徒弟!”

“北冥秋?”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听到大叔……额,北冥秋说的话,一口鲜血再次喷出,然后死了。怎么死的?呵呵,是被吓死的。

北冥秋,从未有人见过他的面容,只是传闻他如神般耀眼,有如仙般的容颜,武功极高,若他自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传说,他性情暴戾,捉摸不定,杀人手段惨不忍睹,势力强大到可以与南国抗衡。(南国,当今第一大国)

传说他从未收徒,

传说,他从未娶亲,

传说,他有神秘的身份,

传说,他曾救过南国皇帝。

种种……种种,他在当今世人的眼中就如神一般存在,神秘又让人触不可及。

暂时还活着的那三名黑衣人自然也十分清楚地听到了北冥秋说的话,眼底满满的都是震惊,难以置信和害怕。

四周越发冰冷,北冥秋抱着安瑶缓慢地经过那三名黑衣人,眼神若有似无的掠过他们,然而,黑衣人却紧张到神经已经要麻木的地步了。

然而,北冥秋还没经过,没事,

经过,没事,

路过了,还是没事。

三名黑衣人面面相觑,望着远去的北冥秋,满腹狐疑:“我们居然没死?”

然而下一秒,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三个人。

北冥秋抱着安瑶从容离去,心中十分不屑:“还真够笨的,动了我的人居然还会觉得自己能活着?”

当莫君和那名帮助安瑶的黑衣人赶到时,两人都懵了。

五名黑衣人的都死了,而且还是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种,一名的心脏被刀完全刺穿,一名五脏六腑具碎,另外三名,额,人首分离,望着这副血腥的场面,两人觉得心好累。

虽然可以以一敌五,但是敌人数量多,自然占了优势。

他们好不容易赢了,匆匆赶来时看到的竟是另五名黑衣人已经死了,而安瑶却不在了,他们的内心能不觉伐?

“莫萧,现在我们该怎么做?”莫君开口对那名黑人说道。

黑衣人将面具摘下,被遮掩着的面容居然和莫君的一摸一样,他便是那名南宫玉墨拜去保护安瑶的人,莫君的孪生哥哥,莫萧。

“她许是被其他人救走了,我们先回去复命吧。”与莫君不一样的便是,莫萧总是冷冰冰的,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嗯。”莫君微微点头,然后两人纵身一跃,跳上树后,消失在了这小小的蓝花楹林。

不虚山,传说中北冥秋的居所,此时正迎来了一名身受重伤的小丫头。

“主……主上,这是?”北冥秋的右护法,黑风看到他抱着的安瑶,眼底满满的都是震惊。

北冥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一脸冰冷的说道:“去把何晓笙给我找来!”

“啊?”黑风一愣。

北冥秋微微皱眉,回头道:“没听见?”

“听到了!听到了!黑风这就去!”看到北冥秋一副要杀人的模样,他吓都要被吓死了好吗?所以他史无前例地跑得飞快。

看到黑风跑浪快,不禁蹙眉:“原来被吓到可以提高办事效率啊!那我以后可得经常这样了。”

若是黑风听到怕是会哭吧!

黑风边跑,内心还嘀咕:“第一医圣啊!看主上那样,一定是找何晓笙来救那受伤的丫头吧!”想到这,他不禁咂舌。

何晓笙很快被黑风请来了,但是黑风却是一脸阴沉,像医圣,大神什么的大多都不正常!

黑风回忆中:

当黑风脚下生风的赶到何晓笙的居所,还没摸着了何晓笙的门槛时,就先被骂了。

“谁那么有病啊?大老远就听到风风火火的,最好有什么大事!否则小心我用银针戳死你!”屋内传出一个清脆的男声。

黑风一怔,心中嘀咕:“这就是那个世人眼中冰冷如麻的医圣?”

虽然内心这样想,可是表面依然得毕恭毕敬:“医圣大人,家主北冥秋请您前往。”

  酷5匠}¤网H永o久免费$‘看M#小说G0

话落,屋内便传出一道很慵懒的男声:“哦,那冰块脸啊!怎么?他要死了?”

听到这句话,黑风楞了一小会儿,然后轻咳一声说道:“不是,是家主带回一个位身负重伤的小丫头,请您,怕是去医治她吧。”

话音落后,世界足足安静了三秒,然后房门突然打开,传说中最不近人情的医圣一脸兴奋的冲到他的面前。

传说中的医圣,何晓笙生得倒是好看,乌青色的长发扎得有些松散,眉目清秀,让人看了很舒服,且百看不厌。一袭白衣如雪,腰间配有一绿色布袋,让衣服显得一点儿都不朴素,反而有些艳丽,修长的身子露出浓浓男子特有的气息,倒有些像不进烟火的仙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本该不近人情的大医圣,却露出与之不符的兴奋表情。

何晓笙凑到黑风面前,眼中藏不住的八卦气息:“什么小丫头?长得好看不?人怎样?”

黑风的世界观终于是要颠覆了,他嘴微微抽动。

“咳咳。”黑风轻咳两声:“那丫头被主上抱着,所以属下没看清,倒是她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所以请医圣大人快些去吧!”

“被抱着?”何晓笙眼底的兴趣值瞬间提升了十个百分点。

“受了很重的伤?”何晓笙似乎在问黑风,黑风用力点点头。

然后……然后他眼里就没了这传说中医圣大人的身影了,去哪了?呵呵,找八卦去了。

文文-小现代

呵呵,拐了个“天下第一”回现代。

安瑶:“大叔啊!待会儿你可千万别乱发功啊!”

北冥秋瞟了一眼安瑶,满满的不屑:“放心吧,就你这小破地,得我出手吗?”

话音刚落,远处突然驶来一大货车,然后的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货车没有了。

然而北冥秋还保持着进攻的状态。

安瑶瞬间石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