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瑶揉揉脑袋,大十分疑惑地抬起头,嘴中不悦地大骂道:“靠!谁呀?没事站在路中间干嘛?”

随着安瑶的慢慢抬头,被她撞的玩意儿终于显现在她的面前。

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大叔吧,但是该怎么形容他呢?帅,对,是帅的没型的那种。

他如墨的黑发显得十分耀眼,墨红色的长袍在风中飞扬,他面容完美,双眸露出深邃,却又像一面湖那样的清明,但又带着浓浓的杀戮气息,王者气息将他层层包裹,让人无法接近他,此时他正十分不悦的盯着安瑶。

安瑶先是被大叔的面容所震撼,随后又被它那冰冷至极的杀戮气息给吓到了。

可是还没等男人开口,安瑶便已经不在他的面前了。

  看#正lr版I章T节上qr酷V匠.t网9

大叔怒了:“该死的女人!骂了我还敢跑?我定要你死!”

因为安瑶看到那群黑衣人又追了上来,所以她没有管大叔,径直跑路了。

正想把安瑶抓来一刀杀死的大叔并没有行动,因为他也正好看到了那群黑衣人。

比杀人更解气的是看到他要杀的人被别人杀,大叔此时便是这种心态,所以他很自然的放弃了要杀安瑶的想法,默默的看起安瑶被追杀的大戏来。

他现在这悠闲样啊!就怕差泡杯茶了。

安瑶还没跑太远,回头刚好看到大叔那模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黑衣人,再想想大叔那样,安瑶气的可以拆房了。

“乘人之危,不是人!”她低骂道。

大叔内力很高,所以十分“不巧”的听到了这句话,他微微蹙眉。

看到那已经近到触手可及的黑衣人,安瑶心急如焚,随意的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大叔,计上心头,她面露狡黠之色。

只见她来个360度的大旋转,改变了原来的逃跑路线,反而向着原路狂奔。

大叔看到这一幕,微微蹙眉,内心不解:“这臭丫头要干嘛?”

他身后的黑衣人也有着同样的感想。

安瑶沿着原路朝大叔加速而来,她边跑,嘴里还大喊:“师父!师父救命呀!有人要杀你徒徒啦!”

黑衣人面面相觑,抬眼望去,正好看到了不远处的大叔,看到他一脸阴沉的模样,心中半信半疑。可是又看到安瑶那仿佛望到救星的模样,居然完全相信了。

大叔听到安瑶喊的,皱眉,他是知道那丫头要干什么了。安瑶飞快冲到大叔面前,立刻抱住他,嘴中大声说道:“师父!师父,你终于来了,徒徒差点死了你知道不?快点把他们杀了吧!徒徒就先撤了,”说完顺手将大叔往黑衣人的方向用力一推,自己则继续撒丫子跑了。

被安瑶这么一抱,大叔居然忘记了反应,任由她跑了。

等他反应过来时,那群黑衣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他的脸现在可比煤炭还黑:“靠!我居然就这样被个臭丫头给利用了?”

安瑶保住大叔的那一幕可是全部都被黑衣人尽收眼底了呢,如果说之前只有六分相信,现在便是十二分相信了吧,所以他们现在毫不犹豫地冲到大叔面前,将他团团围住。

大叔十分不屑的望了一眼黑衣人,似乎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被人用不屑的眼光看,黑衣人顿时暴怒,拼尽全力的向大叔出招。

然而,当他们自以为会让大叔不死即伤的大招却让他轻易的躲了。

黑衣人眼底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如震惊。

刚刚所发的那招可是他们能使出嗯最大力量,可没想到大叔居然能够如此易如反掌的躲过,怎么能不震撼吗?

现在他们慌了,惊恐的望着大叔,心想着自己死定了。可是久久等待中的杀戮居然没有降临,他们个个脸上都写满了一个大问号,十分不解的看着大叔。

大叔双眉紧缩,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望着他们,冷冷的开口道:“见过笨的,没见过你们这么笨的!我和她不是一起的。”这怕是大叔几十年来说得最长的一段话吧,居然还是被阿雅那臭丫头给气出来的呢!

黑衣人听到大叔说的话,明显一愣,但也迅速反应了过来,面面相觑一下,便立刻朝安瑶逃跑的方向袭去。

大叔站在原地,内心十分无语,但也立刻抬腿跑去看戏,话说,大叔你这样真的好吗?

黑衣人因为被骗,愤怒值那是满满的啊!速度自然大大提升,很快便看到了前方正在狂奔的安瑶。

安瑶看到身后赶来的黑衣人,她也是醉了,本来想过他们会很快追上来,可没想到会这么快。

安瑶只得加快速度,内心却已经将大叔的祖宗十八代,不,二十代都问候了一遍。

已经逃了这么久,安瑶的体力早已消耗得差不多了,话说她好像还没吃早饭吧,所以她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终于被黑衣人追上了。

黑衣人追上安瑶后,没有再耽搁,直接挥刀向安瑶砍去,他们可是被安瑶的狡猾给整怕了,再也不敢分心。

安瑶反应迅速的向旁一躲,可无奈力不从心,她的手臂还是被砍到,鲜血顿时喷洒出来,安瑶想,这次自己真的是逃不过了吧。

可是,她不甘心,绝对不甘心,他还要替安瑶那丫头报仇呢!她还要保护白驹呢!还有那么多美食没吃过啊!(这才是重点),所以她不能死,绝对不能就这样死去!

想到这些(特别是美食),安瑶感到自己似乎充满了力量,于是灵巧的躲过了黑衣人再次砍下的一刀,而这一幕却正好被躲在树上的某人(大叔)尽收眼底。

虽然重拾信心,可体力和能力还是摆在那儿啊!所以她最后还是被砍到了,接着便有一刀,两刀,三刀……

现在的安瑶已中数刀,浑身是血,看起来触目惊心,早已奄奄一息,可是嘴里仍然喃喃道:“我不能死,我不能死!不能死……”

一个黑衣人手中的剑已经瞄准了安瑶的心脏位置,他面含讽笑。

而树上大叔则面带杀戮。

文文-小现代

话说,南宫玉墨一不小心就掉到了现代。

南宫玉墨一脸傲慢的指着安瑶的家,十分鄙视的说道:“你住的地方好寒酸!”

安瑶:“乱说,我家在现代已经不错了!!”

南宫玉墨更加鄙视了:“这么说,你们家乡的人都太寒酸了!”

木爷把安瑶死死的抱着。

安瑶:“放开我!我保证不打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