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日子里总是那么炎热,即使现在只是早晨,也已经感到阵阵难耐的闷热。

安瑶今天破天荒的起得很早,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哇,古代的空气就是好!”

“小姐!”远处传来白驹的声音。

安瑶侧目望去,只见白驹手里拿着一个大盒子,一脸兴奋地向她跑来。

今天的白驹总算能入眼了,她已经换上了南宫玉墨送给安瑶的衣服,身上也干干净净的,那些被打的伤,安瑶也已经帮她上了药,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的,虽然上面没有任何装饰品,却显得更加清纯,像荷花一般在风中摇晃。

此时的白驹就像一个邻家妹妹,活泼可爱。

“你拿的什么?”安瑶的目光全放在了白驹手上拿的大盒子上。

白驹笑的很灿烂,扬起小脸答道:“糕点。”

安瑶诧异:“糕点?哪来的?”

白驹仿佛很开心:“侯爷刚刚派吴管家送来的,说让我们路上吃。”

安瑶则并未高兴,反而皱眉:“侯爷?我怎么从未知道他会如此关心我们?”

白驹把盒子递给安瑶:“小姐,你别想太多了!侯爷好歹是你父亲,关心你当然正常啊!”

安瑶微笑着揉揉白驹的小脑袋,接下了盒子。

小丫头很天真的,根本不会担心别人是否真的对她好,她只要自己很开心,以及安瑶能开心就够了。

安瑶和白驹收拾整理了半天,终于准备出发了,可是,当她们踏出侯府的时候,安瑶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因为何梦珍似乎没有给她们准备马车呢!最要命的是,安母的墓地离侯府很远啊!

“何梦珍一定是故意的!”安瑶内心郁闷。

“小姐我们要走着去吗?”白驹拉了拉安瑶的衣服问道。

安瑶黑着脸摇了摇头,因为走路的话起码得五、六个小时才能到,那还不得累死?安瑶不禁在心中咒骂起何梦珍。

而此时正在侯府花园内散步的何梦珍打了一个大喷啑。

她身边的安艺儿立刻紧张的问道:“母亲是染了风寒吗?”

“可能是着凉了,不碍事的。”何梦珍对安艺儿的反应表示很满意。

“母亲你没有给安瑶那小贱人准备马车,她们现在一定正站在大门口一脸茫然的吹着风吧!哈哈……想想就开心!”说完安艺儿大笑,何梦珍也是眉开眼笑。

然而安艺儿的想法怕是又要落空了吧。

在安瑶的确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辆马车适时的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那马车十分精美,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材料,远远的就能闻到一阵阵木香,马车四角各有一个铜铃,不时会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哇!这马车好漂亮。”白驹发出由衷的感叹。

安瑶则眨眨眼望了一眼马车,然后装作毫无兴趣的样子扭过头去,可是双眼却又偷偷向马车瞟去。

白驹掩面,偷偷笑起来。

马车驶来,居然停在了她们面前。

安瑶内心疑惑。

  8o酷G;匠"{网q正J版"9首_发M7

“欸?马车怎么停在了我们面前”白驹那丫头却直接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随着阵阵铜铃的“叮当”声,马车的布帘打开了,一张赏心悦目,虽然算不上绝世倾城,但也能够让人的内心为之一颤的面孔显露在她们的面前。

白驹还在惊叹此人的面容之时,她身边那人却已经激动的要飞起来了。

“轻……轻拂姐?”是的没错,那个拥有绝美容颜的女子正是轻拂啦!

白驹则一脸茫然,等反应过来时,也产生了和安瑶一样的表情,她激动地拍打安瑶道:“小姐,小姐!你认识这位美女姐姐?”

安瑶兴奋的狂点头:“嗯呢!”

轻拂从马车上下来,正好看到这幅情景,不禁掩面,笑了笑:“我居然这么受欢迎?”

安瑶看到轻拂下了马车,一蹦一跳地来到轻拂面前:“轻拂姐,你怎么会来侯府啊?”自上次轻拂请安瑶吃了一顿大餐后,她便有了这么一个妹妹。

“我是来接你的哦!”轻拂微笑,艳而不媚。

“啊?”安瑶茫然。

“你今天不是要去祭拜你母亲吗?没马车吧!我是来接你的哦。”轻拂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轻拂姐怎么会知道?”安瑶内心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哈哈……你猜。”轻拂调皮的笑笑。

安瑶嘟嘴,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轻拂姐不说就算了!”

轻拂笑了,红唇靠进安瑶的耳朵,轻启道:“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哦,以后你就会知道的!”说完,还对安瑶眨了眨眼睛。

安瑶一怔,然后咧嘴笑道:“哇喔!好神秘呢!不过我喜欢。”

轻拂微抿红唇,轻轻的笑了笑。

白驹看着两人对话,她完全摸不着头脑,就那样傻傻的呆在原地,有些尴尬,直到安瑶侧目发现了她那傻样,才开口化解了这让人难以忍耐的尴尬。

“白驹快来,这是轻拂姐。”安瑶一脸兴奋地将白驹拉到轻拂面前。

白驹有些脸红,双手不停地互相搅动着,没开口。

轻拂看到白驹这模样,不禁大笑:“哈哈……好可爱的小女孩,白驹这名字很好听啊!瑶瑶是你取的吧,希望一切烦恼和忧伤都能白驹过隙,对吗?”

听到轻拂的话,安瑶和白驹都同时用看神一样的目光望着她。

轻拂掩面笑道:“你们两个怎么都这么可爱呀?”

随后拉起白驹的双手,温柔地说道:“以后我叫你小白驹可以吗?你呢就和瑶瑶一样叫我轻拂姐就行了!”

白驹受宠若惊的点点头,心中:“哇!我有一个姐姐了呢,而且还那么漂亮诶!”

看到白驹那么开心,安瑶心中就像做了一件好事似的高兴。

“呐,天色不早了呢!你们快点上马车吧,去晚了就不好了。”轻拂抬头看了看天空。

“轻拂姐,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安瑶一脸期待的望着轻拂。

轻拂无奈的笑笑:“我还有事呢,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放心吧,车夫是我的朋友,他叫莫君,你们叫他莫哥哥就可以了,他会保护你们的。”轻拂指了指坐在马车上的莫君。

安瑶和白驹同时侧目向马车上的莫君望去,那是一个很温暖的大哥哥,虽然他身着暗色长袍,但丝毫没有阻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阳光气息,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友善。

莫君感到她们在望他,于是对她们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并向她们招了招手。

“莫哥哥好!”安瑶也同样对着莫君招了招手。

白驹很礼貌的微笑。

“好了,你们快去吧,别耽误了!”轻拂将她们往往这方向轻轻推了推。

“嗯,那我们去了!”她们向轻拂挥了挥手。

“嗯,再见。”轻拂微笑着点点头。

看着马车载着她们飞驰离开,轻拂微微一笑,跃上屋檐,浅浅的身影消失在了侯府门口。

ps:本书全新升级,小剧场华丽的升级为文文-小现代。你猜,当古代人突然跑到了现代会发生什么样的爆笑故事呢?(明天登录,现缓存中……求支持,求花花,求评论,求收藏,求月票!!!)--木爷全力码字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