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瑶用余光随意的瞄了一眼肖嬷嬷,没有开口,只是静等她的表现,她没有任何担心,因为她知道像肖嬷嬷这种贪生怕死之人的想法一定在她的意料之内的。

果然,肖嬷嬷扑通一声跪在了安瑶面前。

安瑶身后的白驹被吓了一跳,而安瑶只是蹙眉,装作吃惊的样子问道:“哎呀!肖嬷嬷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安瑶可受不起啊!”

肖嬷嬷一脸阴沉,内心怕是把安瑶全身都骂了一遍,但是表面上仍然不得不装出一副卑微的样子。

“大小姐,对不起,老……奴没有尊重您,老奴知错了,您就饶了你吧!”肖嬷嬷说得十分诚恳,言语动人。

安瑶没有说话,内心万分的不屑:“呵呵,果然都说那些恶毒之人都是狠角色,这演技,我得给满分吧!”

肖嬷嬷见安瑶没说话,内心有些冒冷汗,双手紧握着,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安瑶看见肖嬷嬷这副表情,倒是不急了,可后来之人怕是“急”到要拆房了吧!

安瑶等的就是何梦珍,如此大戏,何梦珍怎么能缺席呢?她不说话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等何梦珍来,当她远远的看见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她的院门前行时,她面露一丝狡黠。

“肖嬷嬷干嘛这么说啊?您是二娘身边的红人,跟我道歉岂不是打二娘的脸啊!快起来,快起来。”安瑶做出一副要扶肖嬷嬷的姿势。

然而肖嬷嬷的心中却充满了怀疑,她才不会相信安瑶会这么好心呢!一定是在试探她,所以愣是不起来,只是一口说道:“如果大小姐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

而这一幕却十分不巧的被匆匆赶来的何梦珍尽收眼底,她清楚的听到了安瑶说的话,也十分清楚的看到了肖嬷嬷的表现,一股无名的火自然压上心头。

何梦珍面色铁青,一个箭步跨到肖嬷嬷的身后,大力的将她从地上拉起:“肖嬷嬷,你跪在地上干什么?”

肖嬷嬷被突然从地上拉起,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的内心猛然一颤。

安瑶没有阻止何梦珍的动作,她面露难色的望着何梦珍,嘴中说道:“二娘,你来的正好,肖嬷嬷不知道怎么了,只是说错一句话而已,女儿又不会怪她,可她却突然跪在地上,说什么我不原谅她,她就不起来,女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二娘你劝劝肖嬷嬷吧!”

肖嬷嬷听到安瑶的话,内心一抽,在看到何梦珍那比锅底还黑的脸,心中更是狂冒冷汗,欲以解释,可何梦珍却立刻阻止了她要说话的举动。

“肖嬷嬷,你先回去吧,等会我再去找你。”

肖嬷嬷抬头望了何梦珍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着何梦珍点了点头:“是,老奴先回去了。”

安瑶微微蹙眉,淡定的望着肖嬷嬷离开,内心:“何梦珍果然厉害,一来便先将肖嬷嬷撤下,以为这样我就对她没招了吗?”

看到肖嬷嬷离开后,何梦珍才将视线放在安瑶身上,

一脸傲慢,根本没有了那日在大厅里当着安世雄时的温柔。

“我叫肖嬷嬷来找你,你怎么不去!”何梦珍语气尖锐。

“肖嬷嬷辱骂我呢!”安瑶抬头,似笑非笑的望着何梦珍。

何梦珍双目一沉:“她不是故意的,而你迟迟不来,怕是故意的吧!”

安瑶内心鄙夷:“呵呵?她不是故意的,我是故意的?何梦珍倒真能说。”

“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呢?肖嬷嬷辱骂我,我就当她年老,头脑不清吧,二娘放心,我是不会追究的,毕竟我那么仁慈,呵呵,不然肖嬷嬷被赶出侯府,二娘得多伤心啊!”安瑶面带笑容的说完了一席话,让人觉得她像是在讲一个笑话,不必当真的样子。

何梦珍皱眉,心中讥笑:“头脑不清?她那么仁慈?这个小贱人把自己说得倒好呢!”

“我怎么不知道瑶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呢?心地也变得这么好?”何梦珍做出一副“我很欣慰”的样子。

安瑶心中默默翻了一个白眼,但也只能在心底,实际上安瑶是乖巧的笑了笑:“哪有?作为侯府嫡女,怎么能不变的聪明点呢?万一给侯府丢脸了怎么办?”

“侯府嫡女,是想说我女儿不如她喽,这小贱人真让人讨厌!”何梦珍心中暗道,颇为不悦,但表面上却温柔的笑笑。

“哼,她心中肯定在骂我!”安瑶默想。

“对了,二娘不是找我吗?不知所为何事啊?”安瑶突然想起了何梦珍找她来着,现在她过来了,安瑶倒不用去了,她心中很开心。

何梦珍不悦,本来她是让安瑶去她那的,现在倒好,变成她来找安瑶了。

“明天是你母亲的忌日,你父亲让你明天记得去!”何梦珍说话的语气就像与她无关一样。

安瑶一愣,心中默想:“安母的忌日?唉!这次去祭拜她的不是她亲生女儿了,不知道她知道了会不会伤心吗?”

何梦珍看到安瑶愣住的样子,以为是安瑶忘了她母亲的忌日,内心冷笑:“呵,连自己生母的忌日也忘了,安瑶这小贱人也不怎么样嘛!还是我的艺儿好。”

“记住了,明天记得去,我已经告诉你了,若是忘了,我可不管!”何梦珍本来是不愿意来的,若不是安世雄命令她,安瑶也许还真会错过吧。

安瑶内心冷笑,但表面功夫还是得做的,现在她穿越了,也算是寄人篱下吧,所以即使她有多么讨厌何梦珍,也不得不向她行礼:“恭送二娘。”

望着何梦珍渐行渐远,安瑶终于舒了口气。

“大小姐。”安瑶身后的白驹突然开口,安瑶才想起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

“怎么了?”安瑶转身,面带微笑。

“小姐,你刚刚好厉害!”白驹笑的更是灿烂。

听到白驹夸自己,安瑶做了一个撩头发的动作,一脸骄傲的说:“那是,你小姐我就是这么帅!”

白驹被安瑶的这个动作给逗乐了:“虽然今天的小姐和以前不一样,可是依旧是那么好,不,是更好了!”

安瑶今天心情不错,至少她知道了自己不是一个人了,她的世界里多了一个白驹这样的小女孩,安瑶对未来的生活似乎更加充满了信心呢!

小剧场:

安瑶:“小白驹,你会弄吃的吗?”

白驹:“会啊!小姐你不是也会的吗?”

安瑶一怔。

木爷从角落默默飘过:“你家小姐不小心被门夹了,忘记了最基本的生存能力了!”

  {"更新^M最:快l上酷%匠》C网(|

安瑶做出一个脱鞋的动作。

木爷一愣,然后狂奔逃离现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