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夜晚总是那么安静,灯火通明的深院,一黑衣人单膝跪地,显得很卑微。在他的前方是一个男人,他黑发如墨,双手负于身后,暗黑色的长袍随着阵阵轻风舞动着,背对着黑衣人,看不到脸,身上散发出浓浓的王者气息。

“查到了吗?”男人的声音仿佛有着磁力。

黑衣人低头:“回禀殿下,属下动用了暗卫的力量,但是对方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强大……属下无能,未能查到。”

男人似乎在沉思,半响,他才道:“起来吧,你去保护她。”

黑衣人抬头,一愣,但仍立刻答道:“是。”

黑衣人望着男人的背影,苍劲,但却依然能感觉到无比的凄凉,他默声,隐退。

男人转身,一张绝世容颜映入眼睑,他的手骨分明,异常好看,它们互相敲打着,发出一道特殊的音乐,而他正是南宫玉墨。

——————…………分割线

天空与大地的界线处,一轮红日缓缓升起,渐渐的染红了半边天。

侯府的人慢慢的都已起床了,唯独除去安瑶。

安瑶是被一道尖锐的声音给吵醒的,她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慌忙的从床上跳起,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她脑袋里一片浑浊。

她使劲晃了晃脑袋,才逐渐缓存过来。

“难道是南宫玉墨送我回来的吗?”双目一瞥,正好看到了床头整齐的摆放着一堆衣服。

“这是?”她拿起最上面的一件。

衣服的布料和她身上穿的一样,丝滑,轻柔。显而易见,这些衣服是南宫玉墨送的。

说安瑶不感动那是假的,南宫玉墨对她确实很好,给她的感觉也渐渐变了,正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正在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了一道尖锐的谩骂声。

安瑶皱眉,十分不悦的打开门,力气很大,发出“砰”的一声,吸引了外面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移目过来,看到的是一幅十分动人的景象:一个身材娇小,但五官精致的女孩站在门阶上,她皮肤白皙如瓷,一道逆光正好打在她的身上,她双眉微皱,眼底满满的都是不悦,反使得她美而不娇,一阵轻风拂过,她衣诀漫舞,似是仙女下凡,一群人竟看呆了。

众人中最小反应过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当她看清安瑶的面容时,一切的惊呆和羡慕的情绪都消失殆尽。

“安瑶,夫人要你去她房内,不得耽误!”老女人傲慢的开口。

安瑶认识她,她便是何梦珍身边的红人,肖嬷嬷,一个同样嚣张跋扈,不把安瑶放在眼里的人。

听到肖嬷嬷说的话,安瑶便知道了那道极其尖锐刺耳的声音是谁发出的了,没错,就是肖嬷嬷喽!

安瑶并未如肖嬷嬷说的“不可耽误”,因为她的目光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所吸引了。

女孩身上穿的很破烂,瘦骨嶙峋,正如刚穿越过来的她一样。

安瑶仔细想了想,有印象,但却很模糊,直到女孩开口叫她,她才准确的找到了关于女孩的记忆。

“大小姐。”她是这样叫的。

女孩名为白驹,“皎皎白驹,在彼空谷”,安瑶为女孩取的,她说:“愿你如白驹一样,一切忧伤都能‘白驹过隙’。”

正如她想的那样,白驹过得很快乐,虽然她常常受欺负。

白驹是安瑶在一个大雪漫过她膝的日子里,在侯府门口救下的。

她不会忘记第一次见白驹时的情景,那年她刚刚五岁,白驹四岁。白驹穿的很少,一脸通红,浑身发抖的蹲在侯府门口,她是善良的,一直都是,所以便救下了白驹。何梦珍自然不准,于是她苦苦哀求,说绝不多用侯府其他食物,何梦珍才勉强同意。

从此安瑶身边终于多了一人,她们会一起分食那些很少的食物,冬天她们会紧紧抱在一起缩在一块很薄的被子下哄对方入睡,也会在对方受到欺负时毫不犹豫的冲出来保护对方。

渐渐的,两个小丫头居然练就了一颗坚韧的心,无论在受到怎样的惩罚时都不会再流泪。

在安瑶的生活中,白驹便是她生命中的一盏灯,即使在后来的白驹被何梦珍关入柴房,她被打得遍体鳞伤时,她都会选择努力的活着。

安瑶望着跪在地上的白驹,她大步走去,将白驹拉起。

她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只是只对她认为值得的人。在知道了白驹和安瑶之间的感情后,她便决定保护她,一直一直的保护她,正如她决定替安瑶报仇一样。

肖嬷嬷看到安瑶将白驹拉起后,眼底浓浓的不悦,她大声喝道,同样伴随着尖锐刺耳:“白驹犯错,正在受罚。大小姐怎敢阻扰?难道大小姐敢挑战夫人的威严不成?”

安瑶望着肖嬷嬷,十分高傲耀眼,霸气的说道:“她,是我的人!你们谁敢动?”

安瑶感觉到身后的白驹轻轻拉了拉她的衣服。

安瑶回头,带着如风沐雨的微笑:“没事的。”很美,白驹不禁看呆了。

肖嬷嬷虽为下人,可因为她是何梦珍身边的红人,所以连安艺儿对她都带着一丝敬意,可没想到安瑶竟敢如此嚣张的对她说话,肖嬷嬷自然暴怒。

“你最近是不是皮痒痒了?就不怕我告到夫人那?看你死不死!”声音很大,如雷贯耳,她的面容带着不屑的讥笑。

安瑶沉下脸,厉声道:“肖嬷嬷才大胆吧,我为侯府嫡系千金,你只不过是侯府的一介下人,虽然二娘很宠你,可你依然没有教训我的资格吧!”

肖嬷嬷彻底怒了,她最介意的就是别人说她下人,她紧握双拳,声音依旧贯耳“该死的!”

安瑶似笑非笑地望着肖嬷嬷,声音慵懒:“你犯了大罪哦!”

肖嬷嬷一楞,犹如被雷劈了似的,双目放空。

  Y{看-正,版章节F*上√H酷X匠网◇

哎!侯府的组训就是多,没错肖嬷嬷便是一不小心犯了大错了哒。

侯府祖训:族门下人不得诋毁,辱骂主上,违训者,棒打十五,逐出族门。

侯府祖训虽然数量很多,但着实让人没办法,碰上了这么一个铁面无私,公事公办的侯爷,就只能自认倒霉吧。

肖嬷嬷面露寒光,但心中也不禁冒冷汗:“怎么办?难道要我求她吗?不行啊!可是我会被逐出侯府的呀!”

肖嬷嬷内心纠结得要死,然而安瑶却依旧用着似笑非笑的眸子望着她:“呵,小小下人也敢给我下马威,哼,整不死你!”

肖嬷嬷内心挣扎许久,最终内心一狠,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

小剧场:

木爷望着安瑶床上的那一堆衣服,嬉皮笑脸的说道:“哇喔!人家有心呢!给你准备了这么多衣服。”

安瑶却一脸的沮丧,双手托腮,双目黯淡的望着那堆衣服,嘴里喃喃道:“要是它们能变成吃好吃的就好了,我要虾饺、银木汤、草莓蛋糕、热狗汉堡、冰淇淋……”

安瑶想着想着,嘴角不禁流出口水。

木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