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南宫玉墨

  现在,安瑶的模样和她之前在侯府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

安瑶被惊呆完全是正常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安瑶现在的皮肤如瓷一样洁白无瑕,五官未变,但是[安瑶]本来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原来她的美完全被皮肤黑这一元素给埋没了,如今突破了这道防线,她已经华丽丽的加入了美人行列。

现在的她和以前已经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了,清爽活泼的气息四散而来,那个从前又黑又脏,不知从哪个山村跑出来的野丫头,已经彻底改头换面了。

“这……这是我吗?”安瑶不敢相信的问南宫玉墨。

南宫玉墨淡淡的微笑:“我也想知道呢!我那个又黑又笨的野丫头去哪了啊?”

安瑶不高兴了:“什么又黑又笨的丫头啊?南宫玉墨,你不给我说清楚,看我不打死你!”一双小拳头在南宫玉墨的眼前挥舞着。

南宫玉墨大笑:“哈哈……不是说你,不是说你,瑶丫头这么漂亮怎么会是又黑又笨的野丫头呢?”

安瑶叉腰,鼻子都要顶到天上了:“哼哼,这还差不多!”

南宫玉墨哭笑不得,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恰时轻拂走进了房间,浅笑着对安瑶说道:“我准备了很多美食,安瑶小姐要去吗?”

“啊?真的?”一听到吃的,安瑶瞬间变身成了一只发着光的小猫,兴奋的要飞啦:“我要去,我要去,快带我去吧!”

说完哎呀便迫不及待地挽着轻拂,嘴里哼着歌,蹦哒着出去了,活像一只撒了泼的猴。

看着安瑶的背影,南宫玉墨眼底满满的都是宠溺的笑。他怕是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就变成一个爱笑的人了吧。

南宫玉墨篇:

南宫玉墨出门之前应该翻翻黄历的,上面一定写着:“不宜出门”!

因为当他经过一座护院时,院内突然袭出一物,定睛一看居然是一绣花鞋!而且那只绣花鞋居然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他的头上。

说来也怪,按南宫玉墨的身手,应该能轻易的躲开才对呀,可是当时也不知道南宫玉墨咋了,怕是遇到鬼了吧!居然没躲开,

南宫玉墨的隐卫们整个心都在颤抖,十分不安地看着他:“主……主子?”

南宫玉墨现在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他没有犹豫,抓紧鞋子纵身一跃,以他最快的速度向鞋子飞来的方向奔去,他心想:“该死的,我一定要去杀了他!”

可是当他找到鞋子的主人时,他的想法给打乱了。

因为,在他眼前那个只穿着一只鞋的人居然是只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女孩?面对着这样一个女孩,南宫玉墨只能极力的忍住心中的愤怒。

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来了一句:“妖孽。”

他一愣,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什么?”他确实不知道“妖孽”的意思。

可是自己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她居然显得很害怕,不过这却勾起了他眼底浓浓的兴趣。

他问她为什么害怕,那丫头居然还很倔犟的说,自己不怕。

南宫玉墨觉得,这个女孩实在太有趣了,和以前遇到过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心里竟产生了想要捉弄她的想法。

他拿出了那只打中他的绣花鞋,想看看女孩的反应。

丫头脸红的模样让他很满意地笑了,可他自己没发现的是,他这个“万年冰山脸”居然笑了?!

后来,他要捉弄她的心思居然被她那三心二意的态度给气化解了,直到离开,他也没想起自己是来“杀人”的。

要不是后来他有事,他一定会多逗逗这个有趣的小丫头的,可无奈,他需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十分不舍的向她告别。

南宫玉墨在走之前敲诈出了她的名字:“安瑶”。倒挺顺口的。而后他自己都没有想过,他居然会用威胁的手段让一个女孩记住他的名字。

好不容易忙完了,南宫玉墨的心中居然浮现出了她的身影。

于他而言,她就像是在他昏暗无色的生活中,突然冒出的一朵鲜艳、多彩的花,让他不由自主的向其靠拢。

他最终决定去找她。

想找她可不容易呢!小丫头太“低调”了。最后,是他动用了自己身边最隐秘的力量才找出小丫头。

“安瑶,十八岁,西侯府不受宠的嫡女,府内待遇极差……”南宫玉墨不停地咀嚼着手中资料里的一段话,双眉不禁皱了起来。

“难怪她那么瘦,衣服也穿的那么破烂不堪。”南宫玉墨自然不悦,因为现在安瑶于他而言是被保护对象,当他知道了安瑶的处境后,怎能不气?

他孤身来到侯府,只为见她。

后来,他终于看到了站在门外一脸茫然的她,在知道安瑶想洗脸,却找不到水房时,他想到的居然是要带她去他的家。

即想即办。

南宫玉墨将安瑶抱在怀里带入了他的府内,把她抱在怀里的感觉还不错呢!

南宫玉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特别想保护她,宠着她。

  7"酷匠KT网j◎正◎版n首R}发

他的心里一惊:“我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丫头了吧!”

——~~~—————~~~分割线

南宫玉墨是慢吞吞的才去找安瑶的。

南宫玉墨今天才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吃货”!

他到达她们所在的房间时,安瑶已经在开始“进食”!用“进食”一词确实要比吃还准确些。

南宫玉墨哭笑不得:“哈哈……瑶丫头,你这样真像一个被关了五百年才放出来的猴子。”

安瑶瞪了南宫玉墨一眼:“不要随便侮辱大圣!”

南宫玉墨双眼成蚊线状。

安瑶则不再理会南宫玉墨,这可是她穿越过来后的第一顿饭吧!

“南宫玉墨家的东西还挺好吃,好像是轻拂做的吧,哇!轻拂不仅长得很美,手也很巧啊!”安瑶边想边吃,也不怕噎着。

后来,南宫玉墨去了别屋,说是拿什么东西吧。可当他回来之时是真的要哭笑不得了!安瑶那个丫头居然吃着睡着了?!

“这也能睡着?可真是要服了你了!”南宫玉墨将安瑶温柔的抱起,嘴里轻轻低喃。

这时南宫玉墨的身后跳出一个黑影,那是他的隐卫。

“殿下,由我来送安瑶小姐回去吧!”

南宫玉墨转头,眼底露出浓浓的杀气,面色铁青。

隐卫一惊,额头冒出冷汗,单膝跪下“主上,对不起……属下多嘴。”

南宫玉墨抬腿往外走去,根本不理跪在地上的隐卫,留他在风中凌乱……

南宫玉墨用轻功将安瑶送回了侯府,轻轻的替她盖好了被子,看着她的睡脸,均匀的呼吸,他的心也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晚安,傻丫头!”说完,南宫玉墨带着温暖的笑消失在了安瑶的房间里,房内的灯也悄悄熄灭了。

小剧场:

木爷看着某人盯着安瑶的背影而抿嘴笑的模样,不厚道的笑了“哎呦,不得了!某人也会春心萌动呀!”

南宫玉墨侧目,一脸正经的对木爷说道:“你若想下次偷吃还想活着的话,就把嘴给我闭上!”

原谅木爷吧,她已经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