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瑶没出息的脸红了,但是听到南宫玉墨说的话后,她明显愣住了,等她反应过来才惊道:“什么?去你家!”

南宫玉墨没有回答,他在安瑶看不到的角度,勾唇一笑。

南宫玉墨的速度本来是很快的,但是今日却显得很慢,应是怕吓到他怀中的人儿吧。

安瑶被南宫玉墨抱在怀里动不了,就是能动她也不敢动啊!现在他们可是在处在半空中呢,怕是一动就会摔得很惨吧。

安瑶无计可施,只能默默忍受了。

“啊!”安瑶突然大叫一声。

南宫玉墨立刻将她抱得紧些,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安瑶道:“我现在是算不算在飞啊?哈哈,我现在就像只鸟一样呢!”

南宫玉墨:“……”当时听到她大叫还以为她害怕呢,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一阵微风吹起她额前的墨绿色轻发,一丝暖阳射在她的脸上,让南宫玉墨不禁看得有些呆了,差点失神掉落。

安瑶扬起小脸看向他,面容灿烂:“南宫玉墨,这是轻功吧!”

南宫玉墨微笑:“怎么?你想学?”他轻易便能猜到她的想法。

安瑶顿时双眼放光,狂点头:“对啊,对啊!你收了我吧!”说的同时还卖了个萌,但又显得很真诚,且萝莉感十足。

南宫玉墨终是没忍住,放声大笑。

安瑶:“……我很认真的好不好!你这样让人家没办法严肃啊!”

很快他们便到达了目的地,南宫玉墨抱着安瑶开始往下降,最终到达了地面,但是仍未放开她。

安瑶则没有丝毫发觉,依旧和南宫玉墨谈着条件:“呐呐,我会的很多啊!你就收我为徒嘛!”

南宫玉墨做出一副很惊讶的模样:“你会的很多?说来听听啊!”

安瑶歪头一想,最终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会吃。”

南宫玉墨一愣,然后再次放声大笑。

安瑶怒啦:“不许笑!”侧目,终于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地面,便立刻生气的想要推开南宫玉墨,可无奈,根本推不动。

“快放开我!”安瑶生气地大声吼道:“可恶,到了都不提醒我!”

南宫玉墨轻轻一笑,不舍的松开了手。

脱离了南宫玉墨的怀抱,安瑶终于可以大口呼气了。

南宫玉墨斜靠在身旁的一个柱子上,带着淡淡的笑:“吃?对我有什么用?”

安瑶一听,立刻兴奋地跳到他面前:“我可以帮你试吃啊!万一有人给你下毒怎么办?”

“那你就不怕毒死?”南宫玉墨笑道。

“不怕,不怕!就算死也是吃死的,那死也无憾啊!”安瑶笑着,露出了一对小虎牙。

南宫玉墨摸了摸她的头,大笑:“哈哈,小笨蛋,你想学轻功,我教你便是,我不用收徒,更不用你帮我试毒。”

安瑶眨眨眼:“不收徒也教我,真哒?”

南宫玉墨浅笑。

“啊!好啊,好啊!嘿嘿”安瑶本来就不是要以拜师为目的,她只要可以学轻功就够了。

南宫玉墨无奈的笑笑,捏了捏她的脸:“走啦,笨丫头!”然后迈出自己的大长腿向前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深深充斥着她的心,那是怎样一个背影?那么寂寞,那么孤独,他的过去经历了什么?安瑶心里感到莫名的悲伤。

她用力晃了晃头,甩开心中那些奇怪的想法,然后一蹦一跳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画面就像一个大哥哥带着自己的妹妹去游玩一样,毫无违和感。

在南宫玉墨的带领下,安瑶见到了他家。

见了他家,安瑶才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奢侈。

一进门,带给安雅的感觉就是闪!简直要闪瞎她的24k钛合金狗……额,人眼了。

金碧辉煌的大门推开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幅‘山水画’!你没听错,是‘山水画’。因为这个院子中有山有水,还有树呢,安瑶觉得南宫玉墨是不是搬了座森林到他家啊?

院内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池塘,而且,也不知道里头的水是什么水,居然那么蓝,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在池塘的一侧,有一座小山,山上有很多的竹子,隐隐约约好像还有一座亭子。特别是,整个院子里充满了花香,虽然安瑶不知道是什么花的香味,但可以确定的是,那是一种花香。总之,整个院子加起来,嗯,用安瑶的话来说,便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南宫玉墨看到安瑶这看的眼珠都要掉了模样,勾唇笑了笑:“咳咳,把你的口水擦擦吧!”

  酷U匠(网正版{首t发1

安瑶一惊,立刻伸手抹嘴,但是嘴边哪有什么口水啊,安瑶大怒:“南宫玉墨,你这个坏蛋!居然骗我!”

南宫玉墨则笑的快断气了。

但是安瑶内心仍忍不住感慨:“哎呦我去!南宫玉墨也太土豪了吧!这么奢侈。这么一个院子就低几个侯府了吧!难怪他会说侯府小不拉及的,如果把他家和侯府一比,侯府确实太小了呢!”

安瑶用余光瞥了南宫玉墨一眼:“南宫玉墨到底是做什么的啊!怎么这么有钱?他不会是个土匪头头吧!”想到这,她下意识的便望着南宫玉墨。

南宫玉墨看着安瑶这贼眉鼠眼的模样,敲了敲她的小脑袋:“又在想什么呢?不会被我家给惊呆了吧!”

安瑶:“……”内心狂点头。

南宫玉墨抬腿向里屋走去,并回头看了安瑶一眼:“还不走?干嘛呢?”

安瑶一愣。

“你不是要洗脸吗?”南宫玉墨哭笑不得,碰上这么一个傻丫头,他也是醉了。

“艾玛,对呀!我是来洗脸的啊!怎么就忘了?”安瑶猛拍自己的脑门一下,连忙小跑着去追南宫玉墨。

南宫玉墨彻底是笑了,自己走的有那么快吗?但他还是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好让她跟上。

小剧场:

木爷一脸鄙夷地望着安瑶:“哼哼,真像一个没出息的野丫头!瞧你那样,口水都要出来了。”

安瑶一脸愤怒地扭头望向木爷。

“还说呢!你能把你那双激动到颤抖的手藏好吗?”说完,她还摆出一副‘我更鄙视你’的模样。

木爷掩面,跑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