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错了吧”安瑶嘀咕道

她没有再多想,只是觉得身体好累。怎么说和他们对峙还是需要付出精力的吧,所以现在对于安瑶来说,最想要的就是休息。

  u酷h匠网唯k◎一正z版8,z其*他“都#是盗!版

安瑶凭着记忆终于来到了她的房间,

虽然说安瑶在侯府的待遇很差,可在怎样,她的身份也较高啊!所以她住的房间在安瑶看来还不错。

安瑶推门进入房内,映入眼睑的便是一间绝对古色古香的房间。

房内并没有什么奢侈的装饰,而且家具也只有那么几件很简陋的,但却很温馨,房内充满着一个女孩子天真的特性。

一面墙上挂着一幅纯手工的刺绣,上面绣着两只小猫,很可爱;在一个靠窗的木桌上摆着一个很好看的花瓶,花瓶中插着一朵很美的小花;在床上安瑶还发现了一个很萌很萌的手工布偶,安瑶知道,这也是她亲手缝制的。

房内的大多装饰都是[安瑶]自制的,简单,但却很美。安瑶很喜欢这个房间,心中也更加喜欢那个惹人疼爱的小丫头。

安瑶觉得整个人好累,自从她穿越到这个地方后,就没好好休息过。她伸伸懒腰,打算去好好睡一觉。

在往床去的一面墙上有面镜子,安瑶不是一个爱照镜子的人,但是这次她实在应该看看了,因为她现在顶着的可不是她自己的脸呢。

在走到镜子前的同时,安瑶内心也做好了准备,她想,无论是丑是美,她都不怕!

安瑶很从容地走到镜子前,实则心里很紧张。

在走到镜子前,她的眼睛都是闭着的,只见她深呼一口气,大叫一声:“来吧!”然后立刻睁开眼。

睁开眼睛的安瑶愣住了,巴巴的眨了眨眼睛。

安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她曾经想过她会很瘦,可没想到会这么瘦。

镜中的安瑶很瘦很瘦,瘦到只有皮包骨了吧。她应该是十八岁了吧,可是看起来却只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她的身上穿的很破烂,可是却没有一个伤口,这倒是让安瑶内心疑惑。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安瑶应该受了很多伤的啊!可是这……

安瑶全身的检查了一下,最终确定了,身上确实没有一个伤口,别说伤口了,连一个伤疤也没有。她的皮肤很好,虽然她很瘦。

安瑶抬头,从镜中打量起她的样子来。

因为瘦,她的脸也显得很小。她捏了捏,脸上没有一点赘肉,脸上的皮肤和其他地方的一样很好,只是却很黑,所以看起来并不好看。她的五官很小巧,可以看出她其实还挺美的,可是俗话说“一白遮三丑”皮肤太黑了,所以遮盖了她的美。

安瑶低头,正好看到梳妆台上摆着一个脸盆,她想我洗个脸就睡了吧。于是她端着脸盆就出去了。

安瑶虽然对大部分记忆都已掌握了,可是也有许多不是太关注的地方她不知道。

就像现在,她抱着个脸盆站在门外,眼底一片茫然——她找不到打水的地方。

安瑶是有洁癖的,不洗脸就睡觉,她可做不到,所以只能这么傻傻的站在原地。

她皱着眉,心中在急急的寻找关于打水的记忆,可无奈,她根本想不起。

“你站在那里,可别告诉我你在吹风哈!”突然一个男声从她的头顶传来。

她吓得立刻扭头。

一个穿着黑紫色长袍的男子站在她的房檐上,这会儿夕阳刚刚下山,一道红霞刚好不偏不倚地打在他的身后,使得安瑶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手附立于身后,长袍随着微风的吹拂,飞动着。他的头发在斜阳里显得很柔和,她不禁看呆了。

“咳咳。”男子轻咳两声:“我知道我好看,可也不至于看成这样吧。”

安瑶一愣,脸微微泛红,随口就来了一句:“你是谁啊?”

她好像感觉到男子微微皱眉,因为看不清他的脸,所以她也只是感觉。

男子飞越而下,长发在风中留下一道很美的轨迹。

安瑶内心感慨:“这就是轻功吧,好帅!”可是当她看清男子的脸后,她便不敢再这样花痴了。

没错,此人便是那个让安瑶觉得像个“神经病”的……额,南宫玉墨。

此时的南宫墨十分不悦地望着她,面容不善:“我是谁?”

安瑶突然想起了上次南宫玉墨走之前的话:记住,我叫南宫玉墨,我们下次再见,你若忘记我了的话,小心我打你!

安瑶咽了口唾沫,连声道:“我没忘,我没忘的,你是南宫玉墨,我不会忘记的!”

话说,安瑶之前与安艺儿她们对质的那份勇气去哪了?她想,也许是因为南宫玉墨没有伤害过[安瑶],所以她凶不起来吧。

南宫玉墨找了一块地儿坐下,终于微笑道:“没忘就好。”

他看了一眼安瑶手中的脸盆,随口一问:“你要去打水?”

安瑶低头一看,自己手里还拿着脸盆呢,所以回答:“对啊!”

南宫玉墨瞥了一眼安瑶手中的脸盆,又看向她:“那你站在这干嘛?”

安瑶紧张道:“我,我……”

“你找不到水房?”南宫玉墨替她说了出来。

安瑶:“我……”

“你不是侯府的人吗?”南宫玉墨问道:“你怎么会找不到呢?”

“我没打过水。”安瑶低声的说。她想起以前[安瑶]确实没有打过水吧,难怪她找不到。

南宫玉墨看着她的双眸,似乎没有怀疑,站起身,对着安瑶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去。”

安瑶双眼放光:“你知道?”

“你们这小不拉几的侯府,我为什么要知道?”南宫玉墨一脸的鄙视。

安瑶:“……”

南宫玉墨没有等安瑶做出反应便直接拉过安瑶停的手,把她抱在怀中,双脚轻轻一踏,便飞到了半空。

“啊!”安雅被吓了一跳:“你要带我去哪啊?”

南宫玉墨靠近安瑶的耳朵,安瑶感到耳朵一阵湿暖,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进入了她的耳膜:“我家。”

小剧场:

南宫玉墨探头:“之前听到你们说什么大餐,什么大餐呀?”

木爷连忙摇头:“没有啊,没有啊!你听错了啦!”

安瑶很兴奋的跳出来:“有哒,有哒,木爷请客哦!”

南宫玉墨:“真的?走,走,那快去吧!”

木爷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