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安世雄的同意,门外走进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那便是安艺儿的生母,安世雄的小妾,安瑶的……额,大家忽略吧!

何梦珍踏步而入,走路很轻,就像害怕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走路的姿势要多矫情就有多矫情,让安瑶不禁想起一句话:“贱人,就是矫情!”

何梦珍的脸上铺满了胭脂水粉,让安瑶的心里一阵恶心。其实何梦珍的五官长得还不错的,不然安世雄怎么会看上她呢?只是何梦珍的装扮实在太……过了,让人看了生厌。

“侯爷!”何梦珍不出口还好,一出口便把安瑶吓得不轻。

何梦珍的声音很…嗲,很…矫情!比起安艺儿来,只能说更胜一筹。

听到何梦珍的那一声“侯爷”发出来后,安瑶的内心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她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有其母必有其女”。他对安世雄表示深深的同情,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受得了的!口味真重!

何梦珍喊了一声“侯爷”以后,碎步来到安世雄面前,施施然行了一个礼。

安世雄连忙扶起何梦珍:“梦珍怎么来了?生病了就该在房内休息,到处跑做什么?病情加重了怎么办?”安世雄佯怒。

前几日何梦珍一直自称染了风寒,在房内休息。

“侯爷放心,梦珍身体已经毫无大碍了!今日听说瑶儿做错了事,正在被您审讯,所以我便来了。”何梦珍语气很柔和,让人感觉就像一个母亲在说自己的女儿一样。

安瑶皱眉,内心狂吐槽:“我去,‘瑶儿’?这女人装的可真好!”

“母亲!”安艺儿看到何梦珍到来,眼中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立刻冲过去抱住了何梦珍:“母亲,您身体好些了吗?这几日您都在房内休息,女儿不敢打扰。可是女儿真的好想您啊!”

何梦珍摸了摸安艺儿的额头,轻声细语道:“我知道的,现在你不是见着母亲了吗?母亲好着呢!放心吧!”

何梦珍其实确实身体抱恙,在房内休息的。然而今天,跟在她身边多年的肖嬷嬷突然跑来跟她说安世雄正在审讯安瑶,可现在处于下风的却是安艺儿时她便一怒之下来了。

本来何梦珍是不相信那个傻的很的安瑶会和安艺儿对峙,而且还占上风的。可是当她走进大厅看到情况后,内心也不得不相信了。

安瑶无心看她俩上演温情大戏,径直走到了小凤身旁,从容地捡起了之前从小凤身上掉出的玉佩。

而何梦珍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她的心中是不悦的,可当看到安瑶捡起的玉佩时,她的心中就像是被什么扎了一样的抽了一下。

安艺儿看到安瑶五目中无人地去捡玉佩后,她生气地对着安瑶喊道:“姐姐,母亲在这里,你不对母亲施礼,居然跑去捡你那个破玉佩,这样显得你很没礼貌吧!你是不是不把我母亲放在眼里啊?”

安瑶皱眉:“破玉佩?你说它吗?”安瑶将玉佩展示在安艺儿面前。

何梦珍脸上冒冷汗,用力捏了捏安艺儿的手,想提醒她这是安瑶设的圈套,想让她别上当。

可是安艺儿这个脑袋怎么会转过弯来呢?直接忽略掉何梦珍的动作,嚣张的说道:“当然啊!不说你这个玉佩,还说谁的?”说完,还做出一副“你很笨”的模样看着安瑶。

安瑶勾唇笑了笑。

何梦珍面露难色,因为她是知道那枚玉佩的来历的,她知道安艺儿接下来会受到什么,可自己却没办法,只能将目光放在了安世雄的身上。话说这一点怎么和安艺儿那么像?

果然安瑶对着安世雄淡然地开了口:“父亲,妹妹侮辱家母,是否该受罚?”

“什么?”安艺儿一脸茫然:“我什么时候侮辱过主…主母了?”

安瑶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安世雄,她在赌。她在赌[安瑶]的母亲,在安世雄心中的地位。

安世雄皱眉,似乎在沉思,而他的目光却直直的放在了安瑶手中的玉佩上。

  最新章节-9上3酷C匠x{网

看着安世雄一直没开口,安瑶的内心也没有底,她也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安瑶抿唇,在看着安世雄没有说话的意向时,她在考虑自己是否该开口提醒。

终于,安世雄在安瑶不耐烦打算开口时说话了:“的确该受罚。”

安艺儿瞪大双眼的看着安世雄,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侮辱了安瑶的母亲,就这样被判了刑,她真的是要哭了。

何梦珍心里一咯噔:“那么多年了,他居然还没忘掉那个女人!”

安瑶才不会将原因告诉安艺儿呢!就让她冤死吧!

安瑶盯着安世雄,内心舒了口气:“看来我这次是赌对了呢!”

“侯爷!”何梦珍内心一狠,就算他心里还有那个女人又能怎样?她现在已经不在了!可我的女儿不能有事!对,绝对不能有事!

侯府祖训:凡族中子弟有辱长辈者,无论大小,地位高低,都将逐出族门。

虽说安艺儿骂的只是玉佩,可是因为安瑶的母亲已经不在了,而玉佩又是她留给安瑶的唯一一样东西,所以玉佩就代表着她。对长辈不尊,对死者不敬,条条路路都表现出,安艺儿完了。

何梦珍自不会让安艺儿有事,于是她双眼含泪,表现出一副十分便悲切的模样:“侯爷,你不能将艺儿逐出侯府啊!”

安世雄的双目只是扫过何梦珍,没有说话。

何梦珍只好再道:“侯爷,艺儿没有要侮辱姐姐的意思啊!她事先不知道玉佩是姐姐的遗物,所以才会无心冒犯的,侯爷您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说话的同时,何梦珍在安世雄看不到的角度对着安艺儿使了一个眼色,安艺儿立刻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下了。

“父亲,艺儿知道错了,艺儿真的不知道那玉佩是主母的,所以才会无心冒犯,父亲您就饶了我吧!”淋漓尽致的哭腔,再加上那唯唯诺诺的模样,一看就是一个……额,好演员。

安世雄终是叹了口气:“罢了,就念在你是无心的份上,逐出族门就免了吧!但是冲撞你姐姐的事倒是真的,就罚你面壁思过五天,三天不许吃饭。”

“是。”只要不被逐出族门,安艺儿便放心了。

安艺儿本来打算去领罚时,突然想到一事,便停下了脚步。

“还不去领罚,干嘛呢?”安世雄大声问道。

“父亲。”安艺儿扬起小脸,向安世雄说道:“姐姐杀死小宁的事还没完呢!”

安瑶无语,本来此事可就这样结束的,安艺儿却偏偏多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安世雄皱眉,很不耐烦的说道:“只是一个下人罢了,难不成你是要本侯爷杀了你姐姐偿命吗?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不许再提了!”

安艺儿心里不服:凭什么她做错事了不罚,而我做错事了便要罚呢?

当然这话她只敢在心里想想,自然不敢说出来。

而一旁的小凤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舒了一口气:本来以为自己会被赶出侯府的呢,可见侯爷如此说了,自己也许就没事了!

可没想到安世雄又接着说道:“丫鬟小凤,拿取主子的东西,罪大恶极,棒打一百下,赶出侯府,永不得踏入。”

小凤直接瘫倒在地上,面容苍白,嘴里喃喃道:“棒打一百下,会死人的……饶命啊!侯爷!饶命啊!侯爷,小凤再也不敢了!小凤再也不敢了!”

小凤磕得额头都渗出了血,安世雄眉头紧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两个家伙便把小凤拖了下去。

安世雄捏了捏自己皱着的双眉,语气颇不耐烦:“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去休息了,无事不许来打扰我!”

“是。”何梦珍和安艺儿同时应道。

何梦珍在离开之时,狠狠地瞪了安瑶一眼,自然是在安世雄看不到的角度。而安瑶却只是淡淡一笑的望了她一眼,然后何梦珍和安艺儿在安瑶的注目之下愤愤离去。

安世雄转身看到安瑶还没走,于是开口问道:“我不是让你们都下去吗?你怎么还不走?”

安瑶静静的注视了安世雄几秒,双眸明若星辰,然后施了个礼:“女儿告退。”然后不管不顾地走出了大厅。

走出大厅后的安瑶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今天天气好好啊!看着那些讨厌的人生气,心里也莫名的开心了呢!

她想起何梦珍在走时的眼神,内心冷笑:“呵,何梦珍,我们来日方长呢!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微风拂过,吹走她心中的阴霾。

突然,安瑶似乎看到前方的屋顶上掠过一个黑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麋语说:

呐呐,因为字数超标所以这章的小剧场就不写了,也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小剧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