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世雄看着眼前的一幕,显得十分愤怒,他大声叱喝道:“安瑶,我在问你话呢!你用那种眼神看着你妹妹干什么?”

安瑶嗤之一笑,将视线移到了安世雄身上,目光带着愤怒,眼神能杀死人。

像安世雄这种历经风雨的人,居然也被安瑶的一个眼神吓到了。

安世雄彻底是生气了,大声吼道:“安瑶!”

声音如雷贯耳,可安瑶却一点没有被吓到,相反安艺儿倒是被吓得不轻。

“不是我做的!”安瑶终于是开了口,但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安世雄皱眉,可还没开口,旁边的安艺儿倒是先说了。

“你说不是你做的就不是你做的吗?”她的语气显得极其傲慢。

看到安艺儿先开口,安世雄心底还是有一丝不悦的,但也却任着她来。

安艺儿看到安世雄并没有因为自己抢先开口而生气,所以显得更加放肆了。

“我的丫鬟小凤可是亲眼看到你杀了小宁的,所以我看你还是别妄想狡辩了!”

“哦,小凤看到了啊!”安瑶不紧不慢地开了口,语气有一种不在乎身边任何一个人的安宁。

“既然你的小凤看到了,可为何不来阻止我呢?”安瑶把“你”字说的很重:“如果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应该救人才对吧!她怎么无动于衷呢?相反还先跑去告状啊?”

安艺儿皱眉:这该死的,居然又把问题扔给我了。

在安瑶说话的时候,小凤一直都在的,所以很清楚的听到了安瑶所说的,头上不禁冒出一层冷汗。

“因为我到那时,你已经杀了小宁了!”小凤察觉到有些不妙,于是赶紧为自己辩解。

安瑶的双眸轻轻扫过小凤,然后不紧不慢的开口,语气十分轻佻:“小风胆子真大啊!在大厅之内也敢开口?”

小凤听到安瑶的话后,内心一颤,脸瞬间变得刷白。

是的,在侯府就有这么一项规定:家中丫鬟、奴隶一律不许在大厅内开口,否则将视为轻视主人身份,当掌嘴十五下。

虽然这项规则有些不合人情,可是规定是由先祖所制,侯府内的人都不得不遵守。

安艺儿自然是知道有这条规则的,可是要让她的人在安瑶面前受罚,便是打她的脸,可自己又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帮小凤,所以无奈,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放在了安世雄身上。

然而安世雄却沉着脸一本正经地坐在位置上,似乎没有看到安艺儿的目光,半响,他才严肃地开了口:“来人,执行家法!”

“什么?”安艺儿一脸的不可置信,而安瑶则似笑非笑地看着安世雄。

安瑶知道,安世雄并不是为了帮自己,而是因为安世雄是一个绝对循规蹈矩之人,所以说这一局,安瑶赢了。

在小凤被罚的时候,安艺儿以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望着安瑶,然而安瑶呢,却一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根本不理安艺儿,结果让安艺儿气的磨牙。

安世雄坐在高位上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行完刑后的小凤,满嘴通红,站在安艺儿身后再也不敢开口说一句话。

安瑶知道,解决掉了一个小凤,只能证明真正的大战现在才开始而已。

安艺儿态度恶劣,一脸的傲慢:“安瑶,小凤已经说了,她到那时你就已经杀了小宁,对此你还有什么说的?”

安瑶蹙眉:“身为嫬女的你,是应该如此直讳我的名号吗?”

“啊?”安艺儿下意识地便将目光投向安世雄,然而安世雄仍然无视掉她的目光,没有说一句话。

安艺儿内心一沉,她发现安世雄有些不对劲,因为按平常安世雄一定会帮她说话的,可今天……

看到安世雄没有帮自己,安艺儿只好忍气地叫了一声:“姐姐。”

安瑶冷笑一声:“妹妹,我的玉佩你不准备还给我吗?”

“什么玉佩?”安艺儿满脸疑惑。

“妹妹不知道啊~”安瑶故意将尾声拖得很长。

安艺儿像是明白了什么,立刻转过头,目光凶狠的望着身后的小凤。

小凤下意识便想开口,但想到刚才,她只好忍了下来。

安瑶看到此景,又再次开口道:“呐呐,看来小凤还没有交给你啊!”

转而又对小凤说道:“你这丫鬟胆子倒是大,竟敢拿主子的东西!你还不打算交出来吗?难道等着我去搜?”

小凤不敢说话,她的额头上密布着一层冷汗,双手在衣内摸索着什么。

安艺儿皱眉,一时冲动的打了小凤一巴掌,本来就受了罚的小凤,因为安艺儿这一巴掌痛得大叫一声,在衣服里摸索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x2更W新d7最*I快、*上R酷R匠)|网)

安艺儿也许会后悔吧,因为从小凤身上掉下的东西正是安瑶的玉佩。

现在的小凤是有苦也说不出啊!说了要被打,不说还是会被打,而她能做的只是哭,没错她现在做的也就是哭,哭的那叫一个痛彻心扉。

安瑶看着这一幕,内心没有多少波澜,这不够!这根本就不够偿还她们对[安瑶]所做的事!

坐在高位上的安世雄则无法再沉默了,自己也不能再继续沉默了啊!大厅里一个哭得要死了,一个气得要死了,而另一个……额,自动忽略吧。

安世雄轻咳一声,准备开口时门外却传来一阵脚步声,管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但站在大厅门外没敢进来,对着坐在高位上的安世雄行了个礼后说道:“侯爷,夫人听说您在大厅内审讯,所以也来了,现在正在大厅外候着。”

“梦珍来了?快让她进来吧。”安世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淡然的说道。

“呵。”安瑶内心讥笑,双手不禁紧握:“今天的重头戏终于来了呢!”

小剧场:

木爷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默默地闪了进来,很随意的问了一句:“怎么样?你的玉佩拿回来了吗?”

安瑶双眼盯着木爷嘴里的棒棒糖,淡然的开口:“你去哪儿了?”

木爷叼着棒棒糖,歪头一想:“哈?我啊!刚刚饿了去吃大餐了啊!”

木爷在说话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安瑶的表情,等说完了扭头一看,艾玛!吓得她拔腿就跑。

此时的安瑶双目凶狠,咬牙切齿,双手紧握拳,一副‘我要打人’的模样,一字一句的道:“吃!大!餐!不!请!我!”

木爷自动跑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