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鹿鹿,不,应该说是安瑶了。

正在安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时,已经有人找上她了。

周围传来嘈杂的声音,反映给安瑶的信息便是…有人来了。

果然一大群人来到了安瑶面前,人群中为首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样子显得很傲慢,似乎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安瑶心中冷笑,没错此人便是安艺儿,那嚣张跋扈的嫬女。

安艺儿高抬下巴,目中无人的径直来到安瑶面前:“安瑶,你杀死了丫鬟小宁,父亲大人让我抓你回去!你最好老实点自己走,少给大家添麻烦!”

“敢情,她是来抓我的啊!”安瑶内心冷笑,但表面上却装作迷茫害怕的样子:“啊?什么?我没有,没有杀小宁啊!”

安艺儿狡猾的冷笑一声:“哼,有人举报说看到你杀了小宁,废话不要多说,你快点跟我去见父亲大人!你不走,我就让人抓着你走了!”

她皱眉,淡淡的应一声:“哦。”然后谁也不管地抬腿往西侯府大厅走去,留下安艺儿一群人在风中凌乱……

本来按照安艺儿的想法,安瑶是应该被五花大绑的带进大厅的,可没想到……

安艺儿身边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轻声向她询问:“小姐,我们?”

安艺儿瞪了他一眼:“笨蛋,去大厅!”

“是。”

于是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向大厅走去。

安瑶和安艺儿几乎是同时到达大厅的,安瑶又不着急当然走得悠然自得,而安艺儿则急着向她的父亲告状,所以走的很急促。

果然,安艺儿一踏入大厅,就飞奔向自己的父亲,扑入他的怀里,双肩微颤,眼里噙着泪,真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父亲…”一道很嗲很嗲的声音刺入安瑶的耳膜,惹得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且内心十分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父亲,您命我去将姐姐请来,女儿自然照办,可姐姐却不等我,扔下我自己就先走了!呜呜……”安艺儿扑在安世雄的怀内,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委屈的诉着苦。

安世雄听了安艺儿的话,面容十分不悦,将视线放在了安瑶身上,严肃的开了口:“艺儿说的是真的吗?”

安艺儿看到自己父亲询问安瑶,内心狂喜,因为她知道像安瑶这种笨蛋是不会为自己辩解的,可她不知道的是,现在的安瑶内芯早已换了,所以……

“我只想问,刚刚我和她谁先到的?”安瑶在安世雄的注目之下,平静地开了口。

安艺儿明显没有想到安瑶会开口为自己辩解,所以不禁愣住了。

安世雄也有些吃惊,看着安瑶冷静的模样,内心:“今天的安瑶和平时不太一样啊!”

“同时到达。”吃惊归吃惊,可表面依旧沉稳,不紧不慢地回答了安瑶的问题。

听到回答,安瑶的嘴角扯出一个弧度。

“我和安艺儿既然是同时到达的,怎么会有我没等她,自己先走的事件发生呢?如果按照她所说的,我应该比她先到才对吧。所以……”安瑶将视线转移到安艺儿身上后,微笑着缓缓开口:“所以,妹妹为何诬陷我呢?”

安艺儿心中咯噔一下,她也发觉了,今天的安瑶和往日不同。现在的她冷静、刚毅、高冷,哪里是往日那个胆小、懦弱、沉默,受了欺负也不说话的安瑶啊!

“我……我没有。”知道安瑶和平日不同后,安艺儿的内心竟有一丝害怕:“我没有诬陷你!”

“哦。”安瑶淡定地望着安艺儿,面容依旧是自信的微笑:“既然没有,那么请妹妹解释下为什么我们会同时到达吧!”

“那是因为我走的比较快罢了!”安艺儿大声地为自己辩解。

“哦,走的比较快啊!”安瑶显得很悠闲,语气也很慵懒:“可是,据我所知,妹妹走路都是很注重礼仪的呀!为何今日走得如此有伤大雅呢?”

没错,因为安艺儿自持矜贵,所以平日走路都很慢,根本舍不得让自己受丁点苦,而这又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这…这…”安逸而再不敢说自己是为了向父亲告状,才走得很快的,不然别人会怎样想她?

“我,我没有诬陷你!”安艺儿决定死口咬定,父亲那么宠爱我,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

然而,安世雄看着两人的争论,心中不禁有些烦躁。

“够了!”安世雄按了按自己紧锁的双眉,语气颇为不悦:“你们这样争论,是想让别人笑话我们侯府吗?”

安瑶耸耸肩,似是自言自语道:“还不是妹妹她诬陷我。”声音不大,但刚好被在场的人听到。

“我没……”安艺儿还想解释,但却被安世雄打断了。

“好了!只是一件小事,都不许吵了!艺儿你若再说,我就罚你去面壁啦!”因为内心烦躁,所以安世雄的语气也显得十分暴躁。

安艺儿有些难以置信,这可是安世雄第一次吼她呀!她虽不敢再说话了,可内心的委屈,却全都表露在了脸上。

看到安艺儿的这副模样,安世雄内心的烦躁自然不免增多了,但语气却放缓了不少。

“好了,好了!刚刚那件事就算了,谁也不许再提了!”他挥挥手,想抛开心中那些烦躁。

“安瑶,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让你因为这种小事和你妹妹争论的!”安世雄将视线放在了安瑶身上,经刚刚那么一闹,他差点就将正事给忘了。

“女儿知道,父亲叫我过来是因为小宁被杀的事吧!”安瑶淡然开口。

安世雄没料到安瑶会先发制人的开口,所以反应有些迟钝,但也迅速反应了过来:“你知道就好,艺儿的贴身丫鬟举报说,你杀死了小宁,你对此没有什么解释的吗?还是说这件事就是你做的,所以你才沉默不说?”

安瑶心中冷笑,因为在来的路上,她早已将记忆完全掌握了,并且也知道了原身安瑶死去的原因了。

她用一种看死人般的目光看向安艺儿,她说过的,她会让那些伤害过安瑶的人付出代价的!

小剧场:

木爷悠然地坐在小凳子上,看着刚刚上演的一幕虐妹大戏,内心显得极其兴奋。

木爷招招手,安瑶便一蹦一跳地窜到她面前。[怎么画风有些怪异?]

  i◎最\R新P章N节o上√酷匠☆/网3,

“刚刚表现的真好,来奖励你一块小蛋糕!”木爷做出一副很大方的样子。

安瑶看着木爷手中的那‘小不拉几’的蛋糕,翻了一个白眼:“我可是一个有尊严的吃货!想讨好我?不拿一个豪华M号的大蛋糕来,那你还是去做梦吧!”

木爷石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