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男人拿出的东西正是之前安鹿鹿一怒之下扔出去的鞋子。

男人看到安鹿鹿的反应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不解释一下吗?”

男人的突然开口,吓的安鹿鹿不禁往后缩了缩,内心冒汗:“这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倒霉了!”当然这只能在她心中想想啦!

看见她这样,男人不悦地皱了皱眉:“想跑的话,我看你还是放弃吧!”

安鹿鹿咋舌:“我才没想跑勒!”

废话,她刚刚又不是没有看到男人的速度,他那速度怕是跟汽车可比了吧!我能跑得过吗?

想到汽车,安鹿鹿的眼底不禁露出一丝忧伤:“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现代,我的蛋糕还没吃呢!”

“啊!”她大叫:“对啊,我的蛋糕还没吃!”

安鹿鹿刚刚那声大叫可是真的发出来了的,如此一声大叫,自然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只见男人微微蹙眉,望着安瑶那傻样,男人不能当作没看到,心中竟泛起一丝笑意:“这丫头表情可真是丰富啊,和那些‘胭脂俗粉’太不一样了。”

然而安鹿鹿却依旧沉浸在她浓浓的哀伤之中,丝毫没有发现男人的表情变化。

看到她的注意力丝毫没有放在自己身上,他再次不悦的皱了皱眉,假意的干咳了两声,并成功的引起了安鹿鹿的注意。

他想:“我是不是得装的凶点?怎么说我可是来讨公道的呢!”于是双唇一撇,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凶点’一词。

看到男人这样,安鹿鹿不高兴了,她也同样嘟起嘴装起生气来:“这男人怎么总是生气?不行,我也得装的凶点,不然别人还以为你好欺负呢!咦,我为什么要用‘也’?”

就这样,两人都同样以自己认为“凶点”的模样看着对方。

时间竟也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最终还是安鹿鹿没有熬住,扑哧一声笑了,并越笑越大声。

看着眼前这个笑得肚子都快疼了的女孩,他的面容也不禁地缓和了,嘴角轻轻上扬。

“哎呦!不行了,我笑的肚子都快疼啦。”因为笑的比较用力,安鹿鹿眼泪都挤了出来:“哈哈……我说你这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幼稚啊?”

听了她的话,男人愣住了,嘴角有一丝的抽动。

注视着眼前这个笑得趴下的女孩,双眸显得更加深邃:“是啊自己刚刚不就是幼稚吗?这个女孩……和那些‘胭脂’们真的不一样啊,是太不一样了!”

在她的身上散发着天真自然的气息,与她那银铃般的笑声,似乎唤醒了他沉睡已久的心。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突然询问。

“啊?”被男人这么跳跃性的一问,她倒没反应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又再次询问道。

安鹿鹿心想:“这人想干嘛?为什么突然问我的名字?肯定有问题,我才不回答呢!”

男人看到她依旧没有回答自己,心里自然有些不爽,可再开口却没有半点怒意:“你的名字有那么难以启齿吗?为什么不回答我?”

“哈?没,没有!”她最终一狠心:知道自己名字又能把我怎样?说就说。

“我叫安瑶。”她抬着头,一副很傲娇的模样,似是因为男人之前说的话吧。

她这样成功地将男人逗乐了,他满意的点点头,嘴中喃喃道:“安瑶,安瑶……”最后微笑:“安瑶笨丫头,记住我叫南宫玉墨,如果我们下次再见,你若忘记了我的话,小心我打你!”

“安?”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她一脸严肃的点头:“放心,不会忘的!不会忘的。”

“嗯”南宫玉墨点点头,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揉了揉她的头:“丫头,我有事,看来只有下次再见了。”

“什么?你要走啦?”她吃惊一问。

南宫玉墨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于是笑得很灿烂:“放心吧,我们很快就能再见的。”

安鹿鹿满眼含泪的点点头。

南宫玉墨则面容灿烂的揉揉她的头,在她的注目之下再次以惊人的速度离去了。

安鹿鹿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默默的摇了摇手,两行老泪落下。

“呜呜……下次,下次我们千万别再见了!”

如果要问南宫玉墨给安鹿鹿留下的印象是怎样的,额,用安鹿鹿的话来说就是心理变态的神经病!虽然说人长得像个妖孽,可他的人也像个妖孽啊!

此刻,在安鹿鹿的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牵过。

她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毁灭过世界,要么就是“世界大战”是她引起的,如若不然她的运气怎会逆天到如此地步?

不过话说回来,刚刚她告诉南宫玉墨的名字是“安瑶”吧。

“奇怪!”安鹿鹿内心是极其疑惑的:“为什么我脱口而出的名字不是我自己的?我可是安…安…安鹿……”

随后只见安鹿鹿瞪大双眼的傻傻的呆在原地,仔细听,似乎还能听到石头开裂的声音~~安鹿鹿石化了。

“啊!为什么我说不出自己的名字了?”她大声惊呼道。

在经过长时间的内心挣扎和自我安慰后,安鹿鹿终于接受了现实。

“看来老天爷是注定要让我成为安瑶了。”想起安瑶这个可怜的女孩,安鹿鹿心中更多的是同情。

“好的!”她内心坚定:“安瑶,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死去的,但是我决定了!我会代替你,将你的生命延续,并且我一定会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付出代价!从今以后,我就是安瑶!”

如果,上天注定要让你遭遇一次打击,抱怨和逃避是没用的,你需要做的只是活着!若你连活着的勇气都没了,还谈什么“我很惨”呢?

小剧场:

南宫玉墨暴怒:“心理变态的神经病说谁呢?!!”

安鹿鹿躲在木爷身后,大笑:“哈哈……当然说你呀!”

南宫玉墨点头:“呵呵。”

安鹿鹿反应过来,站在原地~~凌乱了……

沐爷掩面~~飘走

  iC酷J匠网永r久u4免费◇Y看》小^s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