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环境,奇怪的建筑,不一样的风格都深深的充斥着安鹿鹿的脑袋。

  安鹿鹿使劲的晃了晃头:“妈呀!这……这是在哪啊?”

  她是一醒来便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她坐在地上,脑袋一片浑浊,周围的一切都与她那正常的思维跟不上节,看着这些古色古香的建筑,难得的自然空气,再加上脑袋时不时的疼痛,安鹿鹿彻底是迷茫了。

  但是,随着苏醒的时间渐长,脑海里的记忆也愈发清晰。

  现在,在安鹿鹿的脑袋里存在着两份记忆。

  一份记忆是自己的:自己十八岁生日,平日那一毛不拔的老妈竟给自己买了一个M号的大蛋糕。作为吃货的她自己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可是没想到,就在她正要大咬一口蛋糕时,家里居然着火了,她不知道是怎么着火的,只记得火势蔓延的很快,到处都是浓烟,浓密到她根本看不清自己父母的脸,耳边全是杂乱的声音,吵得她头脑发麻,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后来,她感到周围的环境变得越来越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了,之后的记忆就没了,有的只是现在她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难道,我死了?”她傻傻的坐在地上,内心一片空白,让她找不到方向。

  而另外一份记忆的主人却名为安瑶:安瑶是西侯公安世雄的女儿,侯府的嫡系千金。在这份记忆中没有任何关于安瑶母亲的事情,似乎是安母难产,生下安瑶后便离开了人世。

  记忆中,安瑶还有一个哥哥,安云亦,也是安母的孩子。虽然他是安瑶的亲哥哥,但是却一直认为是安瑶的出生害死了自己的母亲,所以不喜欢安瑶,并常常欺负她,而安世雄对安瑶这个嫡系女儿也漠不关心。

  另外,安瑶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就是由西侯公的小妾何梦珍所生的,即是嫬女,名为安艺儿。

  但是,安艺儿虽为嫬系女儿却极为受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安瑶的母亲死得早,所以何梦珍就成了安世雄最宠爱的妻妾的缘故。

  G酷、W匠网;正版首+发K

  安艺儿仗着自己的母亲受宠,平日里飞扬跋扈,骄横放肆。再加上安瑶懦弱自卑的性格,她自然成了西侯府上过得最狼狈的那个,比一般的下人过的还低下。

  “靠!”完全理顺好记忆后的安鹿鹿不禁的低骂一声,因为由此看来安鹿鹿便是非常悲催的死了,并且还穿越了。

  安鹿鹿低头看到自己这一身,心想:“难怪自己身上的衣服没一处好的,这怕只能勉强算作衣服吧,看这烂布条儿……”这样想着,她心中不免气愤,于是鼓足力气地朝空中吼道:“贼老天!这算个什么事?你让我穿也穿的好点啊!我身上这烂布条儿算啥事?”

  话音刚落,天空中竟然传来一阵雷声。

  “哟呵,还敢动怒?”她麻利地脱下一只鞋子,卯足力气的朝空中扔去。

  安鹿鹿用了很大的力气,鞋子被抛出很远,最后落在了一个她看不到的地方去了。

  然后……

  也许,真的只能说安鹿鹿的运气真是逆天了。

  因为在她扔鞋的方向突然袭出一抹黑影,并且还朝着她所在的位置快速移动,更重要的是,那黑影的移动速度极其惊人,快到她的眼睛完全跟不上它移动的速度。

  “妈呀!”她吓的得那叫一个花容失色。

  难道大白天见鬼了?

  只见那个黑影以飞速移动到她的面前之后,竟停了下来。

  安鹿鹿倒吸一口冷气,那黑影哪是什么鬼呀!只是一个男人罢了,只是……这男人竟长得真那么好看。

  男人一身黑色长袍如黑夜中的流水一般轻扬,银青色的长发没有任何束缚的随着轻风微微浮动着。他面目倾城,一双深邃的双眸似是能抚平人的心绪,他的嘴角上扬,带着浅浅的戏虐,但其中却又透露出一丝的不悦,双手付立于身后,修长的身材,再配上这一双让人眼红的大长腿,若放在21世纪怕是要让多少女子为之疯狂啊!想想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他了。

  “妖孽。”安鹿鹿看着眼前的男人,嘴里一不小心就将这两个字说了出来。

  “什么?”男人的双眉微微一蹙,似是有些生气。

  安鹿鹿立刻捂着小嘴,心里暗道:“哎呀!我怎么就说出来了?如果他们古人不理解‘妖孽’的意思,以为我在骂他怎么办?”

  想到这,她不禁拿起余光偷瞄男人,看着男人阴沉着的脸,她竟被吓住了,她双手抱头地蹲在地上。

  “他不会打我吧!”她心想。

  男人看见安鹿鹿这副模样,不禁愣住了。

  “我看起来那么可怕吗?”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安鹿鹿。

  听到男人的话,安鹿鹿心里狂点头,可是表面却猛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一副‘我很害怕’的模样?”男人说着话,还将脸朝她慢慢靠近。

  随着男人的靠近,安鹿鹿居然没有出息的脸红了。

  “我……我”她慌张站起来解释着,一边还不断的往后退:“我没有……没有害怕。”

  男人看着她脸红的模样,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眯了眯眼睛,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很好。”男人勾起嘴角,笑意显露出来:“既然没有害怕,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来谈谈正事呢?”

  “哈?”听到男人的话后,安鹿鹿猛然抬头,一脸不解的望着他:“什么正事?”

  也许是因为安鹿鹿是蹲着的,所以她只能仰着头看向男人,一道逆光正好打在男人的身上,竟显得那么迷人。

  男人的笑容愈加深切,慢条斯理的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

  安鹿鹿看到男人拿出的东西,那本来已经恢复原样的脸又被一层红纱笼罩了。

  小剧场:

  木爷:“所以说你那蛋糕没吃到喽?”

  安鹿鹿蹲在墙角,嘴里咬着手帕,听到这句话后,立刻朝木爷狠狠射去一道犀利的光。

  木爷~~默默飘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