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又有一家亮着灯的客栈,花冷高兴的去敲门。“咚咚咚”

  里面传出来浓浓的疲惫之声。“来了,来了。”

  客栈门一打开,看这打扮,应该是一个跑堂的伙计。“哟,两位客官请进,我来给你们把马牵到后院马棚。”

  两人一起走了进去,约莫三十多岁的老板娘边走边理了理头上被睡乱的头发。“现在还有三间上房,冒昧问下你们是夫妻吗?”

  气氛略显尴尬,花冷连忙摇头道:“不是,他是我哥哥。”

  “喔,这样的话,你们就是两间房,我带你们去楼上看看。”说完便执着一个明亮的油灯,朝楼上走去。

  房间里都收拾的很素雅,在皇城脚下也能做到如此的不浮不燥,花冷对这个客栈不禁心生好感。香熏炉里味道很是好闻,她好奇的问道:“这个里面是放的什么香啊?这么好闻!”

  老板娘和气的笑了笑。“我们这间客栈也并不是为了图点小利挣钱的,只是这是我丈夫的心血,点的香也是他最喜欢的两种香,紫檀和沉香,紫檀香要略浓些,所以我一般都是点的沉香,你们喜欢就好。”

  花冷灵敏的察觉到她语气中的一丝忧郁,但别人的伤心事,她也就不会去揭开伤疤了。“好,那我就这间房吧。”

  “好,那你呢?她又看向欧阳明羽。

  他倒没有认真选房的意思,只要离花冷近点就行了。“就在她隔壁的房间吧。”

  那老板娘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便说到:“好吧,那你们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我说就行。”

  花冷笑嘻嘻的回道:“好的。”

  欧阳明羽倚在门框上,打了个哈欠。“好困啊,那我去睡觉啦,如果做噩梦睡不着的话,敲敲墙壁我也就听到了。”

  花冷憋着嘴。“我才不会怕做噩梦了,你就乖乖去睡觉吧。”

  欧阳明羽走了之后,她便关上门,心里还是不由得忐忑,她的第六感很准确,明明有人跟踪她的,她不放心的打开窗,朝外面打量了一圈,甚至连草丛都不放过。忽然出现了一个声响,她紧张的看去,没想只是一只黑猫。

  她这才安下心,关上了窗子。躺到床上,头上是床帐里锦绣的花纹。奇怪,怎么这几天总是睡不着,不会是水土不服吧。隔壁却早已传来轻微的鼾声,不禁感叹,做男人真好,永远不会像女生一样总是胡思乱想。

  去灵芸皇城时,欧阳明羽接到信鸽传书,看他眉头紧蹙的样子,好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他便嘱咐了花冷几句,便骑着我的马独自离去。

  她走出客栈,白天的街市莫名的热闹,很多希奇古怪的东西,她都未曾见过。摊贩用浓稠的糖竟然能够吹出糖人来,在南冰国可只有雪人啊。

  不知不觉便已走到皇宫城门,门口整齐划一的兵将守卫排排站着,里面走出来一队人马,声势浩大。她好奇的看着,直到一个富丽的轿辇从里面走出来,前面全是手执红色喜灯的宫女,轻纱飘拂,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女子。

  旁边原本走着的百姓,无不一一跪下,花冷这才发现,自己不仅站着,而且还站在正中,她赶紧往旁边走去。

  “大胆刁民,你为何要拦着公主的喜轿。”花冷只觉得后背冷汗狂冒,没想还是被发现了。

  她转过身去,是一位年轻将军,连忙解释道。“我不知道是公主的喜轿,所以,实在抱歉。”

  那将军依然不依不饶的。怒火中烧。“抱歉,你一句抱歉就完了,知不知道拦喜轿者本是死罪。”

  还不由得花冷解释,城门口的两个士兵便朝她走来,正欲押走。“慢着。”

  花冷转过脸看去,那人穿着一身紫袍,而且还掩着面。看这身形隐约有种熟悉之感。

  “南箩公主,别来无恙啊!”他的语气很是平静,看着气势一点也不输于面前的将军,那将军听这人说话的语气如此之大,并且身着紫袍甚是怪异,怕是自己不识世外高人,便没在说话。

  花冷在一旁呆呆地看着,视线又移向公主,神情看不真切。空气仿佛静止,地上跪着的人好奇的抬起头观看。

  “罢了,没想到还能够遇见你,这人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你就带走便是。”她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好,那就多谢公主了。”他朝花冷这边走来,押着花冷的士兵也松了手,回归原位。轿子重新抬起,喜乐齐鸣。悠悠的朝另一边走去。

  跪着的百姓才都起身,人群又重新活跃起来。花冷看着站在她身边的紫袍人,万分感激的说:“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你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人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自顾自的转身离去。

  花冷望着那人的背影,这人到底是谁了,奇怪,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可是?他没什么不告诉我的名字了。

  花冷拿出夜蓁给她的南冰国信物,递到那个将军手上。“我是来自南冰国的和平使者,想面见贵国皇上。”

  那人经历过刚刚的事情后,收敛了些。看着这个信物也不像是假的。“你身上有没有匕首之类的?有的话自觉拿出来,不然等我搜身搜出来了,你可就会被当作心怀恶意的刺客。”

  花冷仔细想了想,身上确实没有。“我确定我没有,不信的话,你搜就是了。”

  那个将军和另一个小兵耳语了下,她也不知道会不会让她进去。不免心急如焚。

  “好,你跟我走吧。我亲自护送你去面见皇上,看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样。”

  花冷心想有人带路就更好了,而且又是一个将军,肯定能够顺利见到灵芸皇。便乖乖地跟在那人身后,那个将军很是严肃,一路无话。

  直到走到一座雄伟的大殿前,花冷抬头看到上面的牌匾是金圣殿三个字。心里猜测多半是到了。那位将军站在门外,等人禀报允许后,他才进去。

  花冷一人站在殿外,不禁想起南冰国,战火饿孚,生灵涂炭有和意义。虽然这几年还算和平,但是有了纸上的皇帝印,多少是不会不顾及自己颜面的。

  没过多时,便出来一个漂亮侍女宣她进去。

  花冷一点都不好奇,宫里为什么没太监。因为灵芸王讨厌不男不女的阉人,因此,除了大臣,宫中的其它掌事的都是女官。

  大殿之内,庄重肃穆。

  金色的圆柱上,栩栩如生的雕刻,仿佛都在诉说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正中的龙椅端坐着掌管生死的灵芸王。

  他身着皇袍,银白色的胡子已爬满了他的嘴角。但依然看不出有丝毫羸弱,反而精气神十足。

  他站起身来,上下打量了花冷。“你来自南冰国,听说你带来了信物,紫沐,你去拿来,我要仔细看看。”

  那个叫紫沐的小宫女快步走来,花冷把信物递给她。她又交到灵芸王手上。

  灵芸王拿着,仔细端详了会,方才开口:“没错,这上面盖着的是南冰国的国印。”他又踌躇了会,“只是就算是签订和平协议,各保天下天平,你们这个也太没诚意了吧,你以为南冰国拿着一张纸来,我就会答应你,简直是太小看我灵芸王了吧!”

  花冷顿时手足无措,自己又不清楚什么规矩,夜蓁姑姑也只是给了她这个。本以为纸上写着的自愿臣服这一条,就已经可以了,她理了理思路,反正这次一定要成功。

  “报……”一个女官冲了进来。脸上带着恐惧之色,全身都在颤抖。

  “什么事?”

  “宫里来了一条大蛇,把几个娘娘都卷走了。”

  “什么?大蛇?宫里面怎么会有蛇了!”

  能卷走人的蛇,必定不是普通的山蛇,要不是受人指挥,要不然就是自己成精。在南冰国这样的大蛇是很多的,她一个人的时候会去与蛇说会话,她总是能够感觉到蛇的语言。

  “你们看到那条蛇去哪个方向了吗?”花冷连忙问道。

  “好像是去了后山禁地。”

  花冷干脆毛遂自荐。“皇上,你若是愿意相信我,我愿意一试,把几位娘娘都找回来。”

  F8最新章Ll节上◎酷匠网^

  三人的目光齐齐扫向花冷,都难以置信,长的如此温婉的美貌女子,竟然不怕蛇。

  将军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又转身回禀灵芸王。“皇上,还是我去吧,我会带一千精兵,去往后山搜寻。微臣保证一定带回几位娘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