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入灵芸

  翌日,清凉的风簌簌的吹着,花冷起来伸了伸懒腰,肚中甚是饥饿,便从包袱里拿出了干粮饼,边吃边往洞口走去。她从藤蔓的缝隙里,看到了烟雨陨落。

  她掀开后,看见马儿幽怨的盯着她,还在风雨之中伫立着,不免有些内疚。远处的青山早已被浓浓的白雾环绕,无法辩寻方向,天上的乌云团团,一点也没有想要退却的迹象。

  无奈的呓语道:“看来,今天还是要在山洞驻留了。”

  花冷赶紧吃完手中的饼,把洞口的藤蔓扒拉开,总不能害的辛苦奔劳了两天的马,再淋一天雨吧。她冒着雨,解开栓在树上的缰绳,把马也牵进了洞里。

  只是一会儿功夫衣服却湿透了,便又用剩余的枯枝生着火,把身上的云罗衣脱了下来,换上了白色的素裙。坐在一个石头上,用手烤着衣服,神思飘然。

  她想起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灵芸国五皇子离陌,夜蓁姑姑给她教授灵芸国史时,她就隐隐心系这位皇子,心疼他的多舛遭遇,又惊叹于他的浴火重生。宛如一曲哀婉的凤求凰,音调又似他命运的重复。

  花冷不禁又望向自己的琴,便把半干的衣服,摊在了坐的石头上。抱琴席地而坐,把琴平放在盘起的膝盖上。梅骨般廋削的十指,开始拨动银色琴弦上的流光。如悦耳的百灵声啼,又沉吟着流水的深幽与绵长。

  一阵熟悉的男声入耳。“冷儿妹妹果然好兴致啊。”

  她抬眼一看,果然是欧阳明羽,他那种与人不同的风度,常人难及。她高兴的放下琴。

  “明羽哥哥,你不是四处云游去了嘛,怎么想起找我来了。”

  欧阳明羽合上印染着翠竹的雨伞,笑意温暖。“怎么,不希望我来啊?”

  花冷连忙摆手,解释道:“不是的,明羽哥哥,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你一般都闲云野鹤慣了,我在南冰国一年也很难见你几次啊!”

  他的眼帘垂下,若有所思。“冷儿妹妹,你真的打算去灵芸吗?”

  花冷嫣然一笑,“当然啦,是有很重要的事了,夜蓁姑姑让我去和灵芸王签订和平书,这对我们整个国家来说,挺好的啊,反正我是喜欢和平的。”

  “可是,绝对不会像表面那样简单,上次与你在南冰告别以后,我就一直在四处打探,寻找证据。反正你就算是实在要去,便只能跟随着自己的心走,切记不要受别人的摆布。”

  花冷眨巴着两个黑溜溜的大眼睛,实在是听不懂明羽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一直都很高深莫测,她也很是崇拜,但总感觉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下爬。不免皱着眉,“不说了,吃饼不?”

  欧阳明羽一脸黑线的表示无语,“留着自己吃吧,明天我同你一起去灵芸。”

  “真的?你也去灵芸?”

  花冷顿时无比激动,这几天除了一匹马,就是自己一人孤苦伶仃的,虽然从小她就没了娘,也不知道父亲是谁,但是夜蓁姑姑的照顾下,也还是过得蛮温暖的,明羽哥哥若是一同前去,有了伴,一路上也不会无聊了。

  “当然是啊,不过你这马恐怕也饿了吧,我刚刚看了下天色,等会雨停了,我们去外面放马。让它饱饱肚皮。”

  更k新N%最g(快1-上~酷=匠&I网+

  黄昏暮色时,下的很欢畅的雨才停下。

  欧阳明羽帮花冷牵着马,一起走了出去。和风徐徐吹来,很是舒爽。树叶上,青草地上,都悬挂着无数晶莹剔透的水珠,马儿一出去便迫不及待的吃上了。把马缰绳直接扔在地上,因为这马很有灵性,不会离开主人的视线范围内。

  花冷眺望远处,一座连接着两青山的虹桥,七色的虹发出莹亮的光。云烟满山头,缓缓往天际升腾,宛如仙境。她高兴的拍着手。“哇,这就是传说中的彩虹啊?”

  “是啊,在南冰国可是看不到这样的美景,就算我云游这么多年,也才见过两三次。”

  “这个不是雨后就有的吗?”

  “不论什么,都有天时地利人和,就连本应天天悬在空中的太阳,也总有被阴雨天取代的时候啊。”

  花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嗯,所以更要珍惜眼前难得的美景。”

  欧阳明羽唇角带着笑,拿出了腰间的玉箫。“如此美景,怎能没有乐声为伴了”

  花冷总觉得明羽哥哥吹箫的时候是最帅的,她用崇拜的眼神盯着他,悦耳的箫音嘹亮,在山谷中回荡。

  直至日暮才回去,她正在用整理自己晚上睡觉的小窝,欧阳明羽出去了会儿,说要去寻点野味,最后弄来一只山鸡回来。

  花冷光是看到山鸡就已经忍不住口水直流了,这几天饼都吃腻味了。她两眼闪烁着光芒,不禁感叹:“身边还是要有个男人好啊!”

  欧阳明羽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便生起旺火,拿出随身的小刀,利落的弄完繁琐的工序,把插在木棍上的鸡用火烤着。

  花冷看着,总觉得差了什么。“这个……没咸味怎么吃啊?”

  “呵呵,这个简单,等会”,欧阳明羽说完,便让花冷拿着鸡继续烤,自己点了个火把朝洞外走去。

  花冷放心的让他出去,因为她知道,有他在的地方,就没有难以办到的事。明羽哥哥肚子里装的东西那么多,不用可惜了。胡思乱想了会,便专心的翻转着鸡。

  没过多久,欧阳明羽回来了,只是手里多了一种嫩绿的草,花冷正奇怪拿草回来干嘛。他已经开始把草的茎拧在一起,无数滴晶莹的汁液落在鸡肉上,“滋滋”的声音响起。

  花冷实在憋不住了。便问道:“明羽哥哥,你拿的这个是什么草啊?”

  “这个叫石草,也叫咸草,汁液带有咸味。所以正好利用了。”

  “原来是这样啊。”花冷看着烤的外焦里嫩的山鸡,在加了汁液后渐渐溢出香味。那种没有加其他调料的原香是少有的,而且还是野味山鸡,多少有些迫不及待。两眼放光的,死盯着那只鸡。

  欧阳明羽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忍俊不禁。便先扯了一个鸡腿给她。“我怕再不给你,你口水都要流成瀑布了。”

  花冷把鸡腿凑到鼻尖闻了闻,然后再咬了一口。“怎么这么香啊,明羽哥哥你太棒了。”

  “那是自然,你一直都在夸我,要不嫁给我算了,反正你又不吃亏。”

  花冷差点没被这句话给噎死,对于南冰国的其他年轻女子来说,能够嫁给欧阳明羽是多么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对于她来说,太亲近了反而不会产生爱情的感觉,她是崇拜他,却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崇拜。

  “明羽哥哥,喜欢你的女孩子都排着队了,你还是把你的恩泽多向她们洒洒吧,我和你做兄妹多好啊。你难道不喜欢我做你妹妹啊?”

  欧阳明羽看着瞪着两个圆溜溜大眼睛的花冷,面色强装镇定。“喜欢啊,不说这个了,吃完早点睡。”

  “喔,好。”

  半夜,花冷好几次被噩梦惊醒,看着睡在另一边睡的安稳的欧阳明羽,心又安定下来,继续入眠。

  一大早,天刚朦朦亮,便已启程。到灵芸国境时,夜色已深。

  花冷下了马,看见一个敲着锣的年轻人,朝这边走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想必这个就是夜蓁姑姑说的更夫吧!”

  “是的,我们去找间客栈住下,明天你好去皇宫。”

  “好的。”花冷乖乖听从。

  路过了几家客栈,都已满客。又继续往前走,花冷摸着空空的肚子,不禁又想起了昨晚山鸡的香味。

  欧阳明羽心疼道:“饿了吧,再坚持会,等找到住的客栈,我就请你吃好吃的。”

  “可是,皇城脚下的客栈,找了几个都已经客满了,不会我们俩今晚又要蹲大街吧。”

  欧阳明羽笑着扬了扬眉。“怎么会,总有一两家没有啊。”

  花冷没有回答,只是自从进城以后,便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她,可等她转身去看时,鬼影子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