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历十八年,天下九州,四分天下。分别是中原的玄月与灵芸,龙夷与南冰。

  玄月本由兰莲为女帝,可是几年后,兰莲在皇城失踪,后由大将军朝流苏继位,国号不改。

  坊间流传,兰莲很可能已经被夺位者害死,也就是朝流苏。他手段高明,又常年为玄月立下赫赫战功,不满臣服于一个女人膝下,拉拢其他大臣,使用阴招也不是不可能的。

  也有人说,当年皇宫的那场大火,可能女王兰莲早就被火烧死了,可那时他没有理由坐上王位,便在民间寻了一个模样与她宛如双胞的女子,假扮她一年,而在这一年里,他一步一步的名正言顺走到男皇的位置。那个假扮的女子可能被杀了。

  森林与草原之中的龙夷,龙夷之人生性粗旷,个子大都高大。不喜欢安定在一个地方生活一辈子,总是在自己的版图上,不时的更换草场。

  野心勃勃,恨不得整个天下都是自己族人的放牧牛羊之地,南冰四时皆是白雪飘飘,随处可见的都是山岭洞穴处悬挂的冰柱,群山莹透的皓皓覆雪。

  南冰国民都会修炼简单的道术,以及命法。且女士多于男士。法姑夜蓁是南月国万人敬仰的美人。她有一双能够穿越所见之人,一生时间的命途轨迹的眸子。

  白晶宫里放置的水晶球,南冰传说是上古仙人的遗留宝物,借着这个,她能看见自己心里所想之人的面容,再用自己的这双独特的眼睛,观看他们的一生。

  十六年前,她看到了南冰一位红颜的降生,这位本身出生在平民家中的姑娘,生母却死于非命。而这一切,正好被南冰之人利用,想靠一个女人的力量覆灭三国。

  雪是属于这个国家的标志,从她生下来时,她便能感觉到那种刺骨的冰凉。周围的欢呼声不觉于耳,她明亮清晰的眼睛不停地转动,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长长地睫毛更为她添了几分灵气。

  如此花容月貌的女孩,一定要取个好名字,花冷,取外貌和南冰的寒凉气候结合为名,因为夜蓁的关系,她从生下来便注定了自己以后的命运。不然夜蓁的这步雄心霸棋,势必将以惨淡收场。琴棋书画与宫中生存之道,以及一手好的厨艺,温柔但不软弱。而花冷最擅长的,便是弹的一手好琴。

  灵芸国是四国中最强盛的,而灵芸王离炎的膝下共有五子,大皇子离莫流放贫困之地,二皇子与四皇子八九岁时都相继夭折,三皇子离落被立为太子,五皇子离陌,十几岁时就惨遭流放到姜榆。

  但是离陌天性聪颖,并没有就此颓靡下去,反倒靠自己的力量,在五年的时间里,竟然赚到了富可敌国的财富,并且他长相英俊,他的故事传到了平民百姓家,成为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传到城墙之内,已封为太子的离落,开始觉得自己的皇位受到了威胁。开始悄悄组织手下进行暗杀行动。

  花冷并不知道,自己此去灵芸国的真正目的,夜蓁姑姑只是告诉她,让她去做两国友好的使臣,还有南冰国主亲手书写的一封和平协议书。

  她只骑一匹快马,一个带着干粮和衣物的包袱,背上负着一把陪伴她很多年的古琴,踏雪而去。直到渐渐远离她生活了十六年的冰雪世界。虽然她早已经适应了零下几十度的寒凉,随着离灵芸越来越近,冰雪逐渐消融,不熟悉的温暖顿时笼罩全身。

  在那一处山巅,马蹄没入了茂密的青草之中。她感觉到无比的温暖,一轮霞光宛如母亲的怀抱般,毫无保留的倾洒给鸟语花香的大地。

  她忽然觉得这是片神奇的土地,心里无比的喜爱。便兴奋的在草地上狂奔和采野花,朝着深幽的山谷呐喊,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竟是那般迷人。

  花冷兴奋的躺在地上,看着蓝天边悠悠的白云,不禁心怀憧憬,笑容满面。

  “等以后,我们南冰国与中原的灵芸国归于和平之后,我一定要带夜蓁姑姑她们来这边。这边的世界多好啊!好温暖啊。”

  随着暮色的降临,花冷找寻了一个掩映在绿藤中的小山洞。她把马栓在洞口旁的一颗树上,又拾了些枯枝,在洞里生了把火,这是她自幼就学习的野外生存技巧,明火可以驱赶山上的猛兽。

  花冷渐渐沉沉的睡去,安稳的没睡多会,便被几人的脚步声惊醒。她看见几个蒙面黑衣人走了进来,她吓得连忙起身。瞬间无比的紧张,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包袱和琴,往后面退。

  前面的那人提着刀,往山洞内扫视了一圈后,旁边那人与他耳语了什么。便又看向花冷。眼神顿时显得色眯眯的,“这个小姑娘,长的不错啊,可惜没完成任务,也就没命享这艳福了。”

  旁边的另一人给他使计策道:“要不我们先把这小姑娘的手脚都绑起来,反正这荒郊野岭的,等我们找到了逃走的离陌,再来这温柔乡,岂不是更加快意。”

  E最R新P^章o节;上qp酷|:匠网

  此时的花冷,已经无路可走,背已经靠在了洞壁上。眼看着三人一步步朝她走来,她蹲下,假装求饶。“各位大哥,求你们放过我吧。”悄悄从背后的地上摸索了一块尖利的小石头。正欲见机行事。

  没想,从洞门外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仿佛她又重新感受到雪花飘落指尖所沁入的寒意。

  “你们要找的人是我,却还有心情在这里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我看啊,你们幽冥宫的人也算不得真正的男人吧!”

  话音落,一个翩翩锦衣公子走了进来。他白色锦衣胜雪,口如丹蔻。比南冰国的欧阳明羽还要英俊几分,美过女子,却丝毫没有一丝阴柔之气。她感觉自己的心如春风拂面,无比萌动。

  那三人都怒视着他,仿佛头上可以清晰看见熊熊燃烧的火团。

  领头的那人不屑的朝地上啐了一口沫。“呸,你当幽冥阁的人是你一个流放的皇子能够说的,你与太子离落比起来,他是真命天子,而你顶多就是那小河里的水蛇。要想翻身成龙,你知道多难吗!”

  原来,他就是灵芸国五皇子离陌。在这危急时刻,她也来不及多想,花冷趁着三人背对着她与他说话的功夫,拿着石块,快速的用石头对着头领的喉咙。“要想活命便听我的,你让他们两个放下兵器,离开这个洞方圆五里。不然,我就让你去见你的祖宗冥王。”

  离陌看着她,不禁有些诧异,没想如此柔弱的女子,居然这么的勇敢。丹凤眼斜睨着那两个手下,手下只好扔下兵器,迅速的撤了出去。

  花冷看向离陌,“这个要怎么办,反正他是追杀你的,你提个建议。”

  他拿着手上的宝剑,缓缓向那人走来。灵巧的从花冷手里接过那人。魅惑的笑着。“你刚刚说我是水蛇啊,那不知道现在被水蛇擒住的你又是什么了?不会是他口中的青蛙吧!”

  花冷在一旁听着,不禁捂着嘴呵呵笑起来。觉得那人甚是有趣,但他虽然笑着,还是会觉得没有那般明媚。总感觉透着一股冰凉。

  那人倒是吓得双腿抖的厉害,只是还未听到他求饶,一阵血腥味便从那人脖颈飘散来,双眼圆睁的倒在了地上。

  花冷第一次看见这种场面,不禁用手遮着眼睛。等她再次睁开时,地上只余留一滩鲜血,和尸体拖行的痕迹。“难道他这么快又走了!”她有些失落的奔向洞口,往外张望,可外面漆黑一片,也没有寻到什么。

  夜阑珊,天上没有星子。她却仿佛坠入了他无意织的昙花一梦中。难以入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