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国十二岁太子朝奕登上帝位,而其母后花冷,被众臣以祸国殃民的罪名,关押在囚室。朝奕表面掌权,实权却由王爷要挟太子操纵。而太子其实已被魅影软禁在折花宫,早已是身不由己。

  牢室里花冷背靠着墙,坐在少许干稻草上。头发凌乱的披散着,眼神涣散,嘴唇发白干裂。依然无法让她那倾城容颜,她那独特的气质神韵,就此泯灭。

  地上传来的凉意,还是能够轻易的袭击只穿着单薄囚衣的她,几天都没有吃饭了,其他的犯人都有饭吃,哪怕是发了霉的米饭都没有她的份,她知道,因着魅璃的死,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可惜,只有她自己清楚,魅璃死的真相。

  大殿之上,喝的醉醺醺的魅影,手握一把银剑,直直刺向了魅璃的胸口,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结,花冷和魅璃一样都瞪大了双眼,都不可置信这一切的发生。

  魅璃嘴角边流出一抹鲜血,他使劲的拔出了剑,从她胸口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飘飘的纱幔。那一刻就算再喝醉酒的人,又怎么会失手杀死自己的亲生女儿,她感觉他像是中了什么诅咒般疯癫狂笑的跑出了殿外。

  花冷快速朝魅璃跑去,把她扶在自己的怀里。她能感觉到她艰难的呼吸。“魅璃……”

  X%酷1匠网唯‘M一j正?版',其Q9他都I7是盗版(

  已经接近昏迷的魅璃缓慢的抬起自己的手,手上满是淋漓的鲜血。使尽最后的力气紧紧抓住了花冷的手,眼神里满是哀求。“花冷……不要……告诉……他…真相。”

  花冷已经不会盼望南冰国的人会赶来救她,早在她选择退出那盘夜蓁精心设计的覆国大计时,她就从此与南冰国再无任何关系。

  牢门被打开,魅影的手下押着花冷赶赴昭告台。她知道,玄月国的昭告台是用来对付叛国的军人,祸国的妖妃。

  很不幸,她成为了最后一种,但她心里对自己却是问心无愧,这只是魅影想要折磨她的手段。

  花冷早已无力,只能任凭她们把她绑在昭示台的白玉柱子上,台下的老百姓大多不知实情,他们嘴里喊着“妖妃,妖妃……”

  魅影穿着一身白袍,从台阶下往台上走。他一直走到中心的位置上,张开双臂示意百姓安静下来。

  “今天,是玄月国的大日子,而就是这个女人让我国的王朝流苏遗弃天下,最后甚至为了这个女人选择自杀。这种祸国的妖女,我们应当怎么做才能够泄愤。”

  台下的声音一时乱作一团,有说火烧的,有说处以玄月的几大酷刑的,也有的说毁容的………

  花冷听了,只觉得不寒而栗,只是她连发抖的力气都没有。

  魅影又举起了一只手,顿时全场寂静。所有人都注视着他,好奇最后的选择究竟是什么?

  “照我说,我们更应该毁掉祸根,而花冷的祸根,便是她的容貌。”

  魅影缓慢的朝她走去,用手狠狠捏着她的脸颊,顿时剧烈的疼痛,花冷想用手挣脱,直到他拿出那把随身携带的明晃晃锋利小刀,花冷眼睛满含泪珠,一颗一颗的滚落下来,若不是她答应了魅璃,不告诉王爷实情的话。

  她是不会搭上自己的性命,都要维护对她的誓言,花冷冷笑了声,忽然觉得自己很傻,总是做些为别人好的事情,他们一个个的都要取她的性命,机关算尽,摸爬滚打出来,还是把自己变不聪明。她此时就算说了,王爷也不会相信她的话。

  他用刀抵着花冷皙白的脸,轻声的在她耳边说。“小丫头!我会在你的脸上一刀一刀的划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以偿还你杀我女儿的罪过。”

  再次传来凄凉的惨叫,不绝于耳,连不远处的飞鸟都被惊慌的无辜惊起,四国第一绝色美人花冷竟落的这步田地,果真是天妒红颜啊。

  台下的百姓,女人大多不敢看,并且用手遮上小孩子的眼睛。男人也不忍这么美的一张脸,瞬间成了不敢去直视的鲜血淋漓的脸。

  她被疼的晕了过去,满脸的鲜血和划伤的痕迹遍布整张脸,囚衣被浸染的绯红,宛如一朵朵怒放的绚烂花朵。痛的把自己的指甲都磨破断裂,让人不敢忍心去直视。

  这时,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从天而降,顿时引起人群的一阵哗然。只是魅影与众多士兵还来不及阻止,那男子与柱子上的花冷便已经消失不见。

  青陵国的一个小镇桃花坞,碧绿的溪水里漂浮着无数的桃花瓣,风过处,空气中满是四溢的天然花香。

  湖中心有一小船缓缓划过,船外有一个布衣老人滑动木桨。头上戴着竹子编制的帽子。

  船内锦衣玉冠的欧阳明羽正喝着热茶,摇动着纸扇,神情落寞。一阵不寻常的风吹过,竹叶都为之颤动。

  他竖耳一听。立马合上手中的扇子。不多时,水流中冒出了无数个执刀剑的蒙面黑衣人。

  划船老头扯下脸上的面具。顿时又变回了那个年轻俊朗的君浦。转过头去,面色淡定的对着欧阳明羽说:“主公,你算的没错,他们果然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欧阳明羽点头不语,冷静的继续喝茶,宛如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君浦以一挡百,身轻如燕,前面几个刀光白刃,明晃晃的向他一起砍去,都被他敏捷的挡住。

  用内力一震,只听得一声刺耳的轰鸣,瞬间搭在他剑上的刀猛烈的震动,黑衣人的身体也不由得跟着晃动起来!待他怒吼,完全释放出来,那些人已口吐鲜血,震落水中。

  绯红刺眼的鲜血渐渐弥漫开来,和湖水融为一体。

  船后有人,他赶紧掠身上船顶,蔑视的对他们阴笑了声。一人飞上船顶,全身的水滴敲击着船蓬,咚咚咚,三声后,那人大叫着提刀一砍,他轻巧的侧身,发丝流动。

  君浦转到那人身后,直接上手,用刀抵住了他的喉咙。那人还没有等君浦动手,便自己咬舌自尽。

  欧阳明羽微微扬起唇角,庆幸自己收的了一名好徒!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虽然那人无比小心翼翼,已经走的很轻,但还是被他循着声迹。

  他继续假装没发现,直到那人在他身后停住,冷冷地兵器落在他的白皙脖颈上。竟然坚硬如铁,没有一丝痕迹,那人吓的两腿发抖,手上的剑也因惊慌过度而掉落,他连忙转身往外逃脱,一个身影便从他眼前平稳的落下来,船身悠悠晃动着。

  那人连忙跪下,双手合成一个拳头。求饶道:“两位英雄!我只求你们能够放我一条生路。你们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君浦环着胸,不懈道:“这都是一个军队的,咋差别就这么大了,刚刚就有一位宁愿咬舌自尽,也不会苟且偷生,你倒好,真是宁愿苟且,也要偷生啊!”

  里面传来欧阳明羽的清朗之音。“罢了!放他走吧,给他吃颗不能回去禀报我们行踪的失声药就行,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才好。”

  “说的也是!”君浦便从腰间取出了一个黑溜溜的小药丸,嬉笑着用力抛起,在再用手接住,玩把戏似的。“听爷爷的话!乖乖把你的嘴巴张开,我们就留你一命,你看如何啊!”

  那人忐忑的站起身来,盯着这个药丸,他知道,两位都是高手,要杀死他易如反掌,根本用不着再用药丸来杀毒死他。

  他便拿起君浦手掌中的药丸。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转身扑通一声跳入水中,朝岸边游去。

  一只白色羽毛的信鸽,轻盈的飞进船内,欧阳明羽火速的取下脚上绑着的纸条。纸条被打开。却让他的心猛的一震。

  君浦赶紧跑进来,询问道:“主公,冷姐姐怎么样了?”

  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剑眉紧锁。伸手把纸张递给了他。郁郁的道:“你自己看吧!”

  “冷姐姐逃了出去,只是脸已经近乎毁容了!”君浦愤怒的扔下纸条。“这个玄月国的王爷,没想到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毁掉冷姐姐的脸,他竟然忍心下的去手!”

  “是啊!可我们追究还是迟了一步,不知道是谁把她救出去的!”他沉默的起身,走出船外,望着平静的水面发起呆来。

  水中荡漾着的波纹,浮现出了那张佳人的脸,心里依旧波澜涌动。薄唇默念道:“既然路是她自己选的,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所需要去承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