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不打不相识,阎皓宇,王诚,汪恒山三人,聚酒畅谈后,都觉得彼此对脾气,既是同科,又做了邻居,自然是缘份不浅,汪恒山先前对阎皓宇的误会,也因为那一场酒而全销了,王诚提议三人义结金兰,于是便在王诚住处摆了个供桌,也学那古人,歃血为盟,拜跪在地,三人起誓:“我唐绎,王诚,汪恒山三人,在此求苍天作证,愿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李楠找店家讨了一杯鸡血,洒几滴放酒里,三人同举杯一饮而尽,阎皓宇最年长,呼为大哥,汪恒山次之,王诚最小,故而是三弟。三人便拥在一起,彼此称呼起来,都觉一股豪气直上心头。

  汪恒山爱武成痴,又敬佩龙飞虎啸两人的拳法脚功,便邀请二人来店家后门小院切磋,李楠也跟在旁边比划学艺,王诚与阎皓宇在旁边观赏,连连称赞。王诚问道:“大哥,那天一起饮酒,听你说二哥的表妹,到底是何情况?”阎皓宇一听,脸上立即黯然,王诚忙道:“是不是小弟问的太唐突了?”阎皓宇忙道:“不是不是,这原是一场误会。”想了一下,如实和王诚说云舟相遇这档子事,料他也不会相信,便编道:“原是我少时随父亲北上玩耍,曾见过一姑娘,与二弟的表妹长得极为相似,故而七夕夜误认了,引起误会,实在惭愧。”王诚点头:“想必那位姑娘是极其美貌?”阎皓宇脸一红承认道:“是的。”王诚笑道:“能让大哥为之动心的,必定是位佳人了!既然尚未婚配,何不提亲?”阎皓宇忙道:“三弟,你误会了,我只是错认了而矣,我已,已有家室,且今年得了一子。”王诚道:“原来如此,小弟失言了。”阎皓宇又喃喃道:“梁小姐自有国色,应当如二弟所说,自然以后是后宫之人。”王诚当下心中好奇,竟然有这样的女子,倒像弄得大哥二哥两人都求之不得,寤昧思之。

  转眼秋闱到了,阎皓宇,王诚,汪恒山同入考场,汪恒山一看卷上只有“止善”两字,心想:这什么个意思?说好不来参加文试,父亲大人非不甘心,这回完了,当下搜索枯肠,还是不明所以,看了一眼坐前面的阎皓宇与王诚,都在专心至致,下笔滔滔的,更令他着急,总不能一字不写吧。当下举笔,硬着头皮,写道:“止善止善,不是纸扇,纸扇扇风,可以祛汗。”写完过后,自己心里默念了一遍,略有些骄傲,觉得还是挺像一首诗的。

  汪恒山写完也不好离去,只坐那枯等,一直等到铃响试毕,赶紧起身与阎皓宇和王诚一同出去。

  三人一出来,龙飞虎啸同李楠便迎接上去,王诚与阎皓宇不停讨论此次八股切题,阎皓宇道:“止善二字,切的必然是四书之首大学中的句子。”王诚接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阎皓宇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所见略同。二弟以为如何?”汪恒山一边抓头一边附合:“是是是,既已考完,不如晚上喝酒庆祝。”王诚阎皓宇都表示赞成,忙令龙飞等人去安排。

  当晚三人又是喝得酩酊大醉,龙飞虎啸原是坚决不肯喝,却拗不过汪恒山,也被拖到桌上,畅快淋漓的喝了好几大碗。

  半夜时分,阎皓宇起夜忽见窗外黑影一闪,叫道:“谁”?忙推醒李楠,开门一看,那黑影像是提着个什么东西,朝楼下飞速离去,李楠大叫“有贼啊!”龙飞最先推门而出,飞身下楼拦住了黑影,打斗起来,汪恒山随后出来,也是忽得窜起,飞身下楼,与龙飞并肩作战,住店的文考生大多都已回去,阎皓宇与王诚是为了等三日后参加武考的汪恒山,故而留下,所以余下的大多习武之人,大家都点亮烛灯,一个个摩拳擦拳想加入一同围剿黑衣人,但见汪恒山与龙飞两人又很轻松在应战,便也不好上前,只在楼上叫嚷:“抓住他!别让跑了去。”灯光中见那黑夜人,不仅穿着一套紧身夜行黑衣,还包裹着头脸,阎皓宇见那虎啸也出来了正全力拦在王诚前方保护着,黑衣人眼见寡不敌众,故意卖了个破绽,引得龙飞汪恒山扑过来,然后他顺势将手中黑布一抖,露出红木箱子,那木箱在空中旋转几下,便打将开来,一幅画从里面飞出展开,汪恒山不知究竟还以为是什么武器,出拳便击去。王诚大惊道:“我的画!”却已是来不及了,那画已被汪恒山一拳击穿。龙飞与汪恒山均是一惊,黑衣人却趁此空档,从虚开的门里飞身逃走。

  酷匠网首P4发E

  王诚对着那破碎的画叹息不已,阎皓宇却是滴下泪来,汪恒山连连道歉:“三弟,都怪我出手太重,我真不知道这画竟然是至宝。”那龙飞虎啸却已跪在地上:“都是我们失职,主人,既然我们行踪已泄露,不如明晨速回,免得夫人挂虑。”王诚叹道:“早知如此,不该急于将此画带在身边。三弟不必自责,要怪也只能怪那贼人,龙飞虎啸也都不要自责了。”阎皓宇却忽地哭倒在地,“没想到,这画竟然遭此横祸。”众人见他一幅伤心过度的样子,倒都被他惊道,王诚慌忙安慰道:“大哥,不必过于难受,大哥若爱那阎立本画作,小弟必当再去搜寻,到时可与大哥一见。”阎皓宇闭目摇头,细细将破碎的画一点点拼在一起:“三弟,我有个不情之情,希望成全,这画既已破碎至此,不知可否转赠于我?”王诚忙点头道:“你我既许下生死兄弟,莫说是碎画,即便是好的,也只管拿去。”阎皓宇拜谢道:“多谢小弟成全,愚兄不才,却也会画上几笔,必当临摹一幅赠于贤弟做个纪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