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皓宇心中一惊,心想,怎么是他,那汪恒山方才一拍之下的掌力,竟然已将桌上一个碟子震碎,一看就知内心非凡,店小二早已闻声而到,夹在在中间打圆场道:“几位爷,原是一场误会,千万不要伤了和气。”只见其中一个灰衣人,就像拎小鸡一样,将店小二拎起来往外一扔,那店小二跌倒在地,“哎哟哎哟”只顾叫个不停。汪恒山喝道:“哪里来的野种,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礼数。”说着便出拳打过去,那灰衣人一侧身,让过了拳,却从腰间抽出长剑,两人便斗将起来,另一灰衣人,好整以瑕的抱着双手旁边观战,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叮叮当当,碗碟桌子自然碎成一片,倒成一片,店家叫苦连天,只在旁边大叫:“几位爷不要伤和气啊,不要伤和气啊。”却是不敢上前,王诚的两个仆人加上李楠,早将王诚和阎皓宇两人挡在背后保护起来,店里喧嚣一片,乱成一团,也找不到出口突围出去,只好僵在原地。

  汪恒山不愧是武学奇才,拜的师傅何训良,据说是岳王爷传人,教的一套拳法并枪法,打得是行云流水,不仅招式美,侧重避让却也不失攻击性,而那个灰衣人的剑路十分不明了,只知道是招招夺命,特别邪气,当下汪恒山刚避开一招,那灰衣人绕走了个步又照顶劈将过来,汪恒山飞速从左手里射出一块破磁片,正中他虎口,只见他手一缩一抖,剑“当”的一声落到地下,气得他大吼一声,又猛扑上前,汪恒山趁机出拳,正中他左眼,他又嚎叫了一声,另一灰衣人见同伴吃亏,立即拔起剑加入战斗,气势汹汹,汪恒山毕竟赤手空拳,刚又耗了力气,面对两个执剑人的攻击,渐渐有些体力不支,阎皓宇心焦不已,挣脱着要上前帮忙,李楠紧紧抱住:“三公子,三爷啊,你可别去帮倒忙了。”王诚问:“唐兄,那位好汉你认识?”阎皓宇道:“是的,是的,也是兄弟。”王诚帮对左右说:“龙飞,虎啸,既是唐兄兄弟,也是我兄弟,你们速去帮忙。”王诚两个仆人也将适才的一切均看在眼里,心中早对那两个灰衣人不满,此时听王诚一吩咐,立即卷入战斗,唤做龙飞的那个轻功了得,虎啸那位臂力惊人,与汪恒山严丝密缝的配合,不消一会,那两个灰衣人便败下阵来,其中一位嘴硬道:“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今日到此,下回再战。”说完便灰溜溜地相护扶着走出店外。

  见两位灰衣人一走,店里四处鼓起掌来,都赞汪恒山三位是英雄好汉,惟有店家如丧考妣:“哎哟喂,这可怎么是好。”那王诚道:“店家休要伤心,这些个损失,全算在我头上,你只派人快快收拾利落了,再好好办十几桌酒,今儿,我请在座的所有人,痛饮!”店家立即喜不自禁,众人也连声说好。汪恒山向龙飞,虎啸两位抱拳道谢,两人回礼道:“不必多礼,只需谢我家主人。”王诚便与阎皓宇走过来:“这位好汉,既是我唐兄的兄弟,自然不必见外。”汪恒山寻声望去,却见两个风度翩翩的公子站立在那,其中一个却正是阎皓宇。汪恒山当即变了脸色,哼了一声,便扶袖上楼而去。王诚疑惑地看着阎皓宇,阎皓宇面露尴尬之色,阎皓宇跑去问掌柜,得知汪恒山竟然正好住在青云三号房。

  酷*匠“网唯S一正))版,?Q其、;他都5B是U{盗s版…

  汪恒山正自闷闷不乐坐在桌边,忽听有人敲门,便大步过去,打开一看,正是龙飞虎啸,刚要引进来,看到阎皓宇和王诚在旁边,忙要关门,却已来不及,气咻咻地说:“今日之事,我只谢这两位兄弟,可不领你这登徒浪子的情分。”王诚过来一拜道:“在下王诚,方才见汪兄大有侠客之风,而且武艺超凡,十分敬仰,而这位唐公子也是我新近结实的好兄弟。不知两位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今晚由小弟置酒,咱们边喝边聊,兴许可解心结。”阎皓宇忙在旁边点头应和。汪恒山见他一片诚意相邀,刚才龙飞虎啸两位又合力相助,便也不好推脱,便道:“我自前去,但与这唐三公子却是无话好说。”

  酒局设在王诚处,汪恒山看龙飞虎啸两人和李楠却不就坐,只到门外守候,心里便不自在:“我来此特意要敬两位兄弟一杯酒的,却将他们守在门外,这酒恒山不喝也罢。”王诚便唤他三人进来:“既已出门,大家都不必拘礼才是!”便命他们三人就坐,龙飞虎啸只得领命就坐,那李楠倒是乖滑,忙道:“总要有个斟酒之人”。便站立旁边侍候,汪恒山见龙虎两人就坐,心里便高兴起来,哪有心思去理会李楠,酒过三巡,各人都有些微醉,尤其是汪恒山,端碗就敬,举碗就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开心起来,得知汪恒山也是过来参加武考的,阎皓宇拿起酒壶,亲自给汪恒山斟了满杯:“汪兄,我敬你一杯,希望从此误会尽消。”汪恒山斜眼看了一眼阎皓宇,“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李楠在旁十分生气:“汪公子,话说我们三爷到底哪里得罪你了?”阎皓宇却用手势制止李楠说话,乘着醉意,问了一声:“梁小姐,她还好么?”这一问,把在场的几个除了汪恒山都问楞住了,汪恒山拍桌子指着阎皓宇道:“还说自己不是登徒浪子!”阎皓宇却眼圈一红道:“汪兄真是误会,只因令表妹着实像我的一位故人,七夕夜错认了她,才起了误会。”汪恒山盯着阎皓宇,良久,忽然大哭了起来:“你就不必再说假话了,这原也不怪你,想世上男子,没有哪个看到我表妹不动心的。”阎皓宇倒是被他哭得懵在当场:“汪兄,何以至此?”汪恒山却伸手一把捉住阎皓宇:“你不要想了,我也不要想了,我表妹她,她注定是要进宫,成为皇帝的人。”说毕又大哭起来,阎皓宇方知他也是情伤深重,受其感染,也泪流不止,王诚主仆三人,倒被他两人弄得面面相觑,同时莫名其妙的还有李楠,心想:我与公子形影未离,他是什么时候认识上了汪恒山表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