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买画陷窘境
  R。看^正版章L节/上酷匠2:网

  正当双唇要碰上之时,阎皓宇却用力推开聂媛,夺门而逃,聂媛没有立稳,跌坐在桌边椅子上,尚未从激荡的情绪中回复,胸腹起伏不已,心中气恼难当,紧握拳头,砸在桌上,忘了疼痛:自己怎么着也是闻动八方的美人,如此主动献上门来,竟然遇冷,真是奇耻大辱,想想心中仍是激愤难平,便起身将这一桌子的书籍,纸墨全抹到地下,那幅普罗寺初见的画也未能幸免,但见那画卷立着砸到地面,弹跳一下,躺在地上,徐徐展开,一个俊朗少年跌然纸上,自然也跳到聂媛的眼中,聂媛赶紧拾起画,铺在桌上,起身细细观看,只见除画之外,还有一行小字题在旁边:“梦中曾初见,醒来复相思,青梅情难忘,一笑系生死”。聂媛此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唐绎竟是不爱红装爱男郎,有着断袖之弊!怪道他忍下洞房之辱,又对这送上嘴边的美人无动于衷!聂媛不免心灰意冷,跌坐在椅子上!

  阎皓宇跑到外面,一颗心兀自跳不停,他并非“柳下惠”,血气方刚,却怎能做到坐怀不乱?适才,他已脑中空白一片,最后关头却能收住,完全是因为思及梁幼贞,他已探听到,梁幼贞为汪恒山姑姑之女,寄住在汪仕林府上快二年时光,满日宴那天,汪恒山与他撞见,七夕夜本已起冲突,汪恒山回去必把他“有妻有子”的唐家三公子的身份告知梁幼贞,误会必不可免,所以近段时间,他是如坐针毡,想到不知如何同梁幼贞解释此事,再想,虽然已知梁幼贞身在何处,然而县衙府上岂是随便可以进的?就算可以进,梁幼贞自然是在深闺之中,却又如何能见上一面,整个人便整天哀声叹气,府中上下却只当他挂心科考,都是好言劝慰,好吃好喝的小心侍候。

  看着秋闱将至,阎皓宇也不得不将将儿女之情暂时放下,本次秋闱科场选在齐州府,路途遥远,唐家便早给唐绎备下细软车马,派好车夫,由李楠随从,一路向北赶考而去。

  秋高气爽,天气已微凉,徽州县城街上,各路学子云集,旅馆茶楼,间间爆满,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本次秋闱设了两场,一文一武,考场比邻而设,先考文后试武,两者不冲突,如若你是个文武全才之人,文试过后,可再去比武。阎皓宇主仆二人选了一家“祥云客栈”的旅馆,上房一间,店家一看阎皓宇衣着不凡,满脸堆笑,忙差小二引导两人上房安顿,此家客栈,一楼设的是一个饭馆,方便客人用餐,客房设在二楼,清雅别致,小二一边领一边道:“两位,青云2号一间,到呐”,两人一看,门上写着“青云2号”旁边挨着的,正是“青云1号”“青云3号”,阎皓宇知是取“平步青云”之意,心想:“平步青云,一般指行在这官场之上,如今这登科还未定,谈何平步青云?实乃俗气之至。”,推门而入,却是一个大宽间,里面一大一小两个床铺,又有一个大桌四把椅子,临窗还有一桌,上面摆着一盆兰花,室中满是兰香,更填雅致,阎皓宇很满意,便命李楠打开行礼,布置开来,那李楠又是一个极会来事之人,当下打点了些小串钱给小二,道:“小哥多多照应。”小二自是欢喜的收下。

  阎皓宇此时已无心再看那些个四书五经,便想下去走走。李楠便要跟随,阎皓宇道:“我自去逛下便回,你在此安顿好,不便随同。”李楠领命。

  阎皓宇走着走着,便行到一条街市之中,这街市繁华异常,商品林林总总,应有尽有,他走到角落出一个不起眼的卖旧书画的小店子里,名曰:“名画斋”驻足观看,那店家头戴一毡帽,身穿一灰黑绸锻衣,八字须,绿豆眼,看着便知精明算计,原本是笼着手,靠在墙边,一看客人上门,便赶紧招呼:“公子,快来看看啊!这些个字画可都是出自名家之手。”阎皓宇看中一幅《仕女图》,便展卷细看,这仕女图明显是模仿他父亲的笔法,而且故意做旧,若是旁人看来,倒可以假乱真,但阎立本之画,阎皓宇几乎每幅都细细观察过,甚至好多幅都看着他一笔一画书成,笔法走势,上色勾勒,全部了然于心,这幅画作,线条粗陋不说,绘色上更是深浅不一,只是这图却让阎皓宇忆及父亲,故而眼神中流露出念念之色,那店主只当他起了要买的心思,赶紧上前道:“公子一看就眼力非凡,看中我镇店之宝”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神秘兮兮的凑近阎皓宇说:“这幅画据说是唐朝大画师阎立本所作。”阎皓宇忍不住笑出声来:“既然你说是我父…”自知说漏嘴,又收回来“这画连个署名都没有?你凭何判断是阎立本所作?”那店家道:“公子有所不知啊,正是因为没有署名啊,传说这画原是阎立本弃之不用的旧稿,被仆人收来,又被有眼力见的人发现收购,据说最后收藏这一画作的也是一大官,后面犯事抄了家,这画方才流传之民间啊。”阎皓宇一听,父亲的弃稿,都会自己集中起来亲自焚烧,断不会有第二人接触,没想到后世竟然编出这一番“典故”。店家见阎皓宇沉默不语,以为他被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打动,便道:“公子,今日此画与你有缘,何不带走?”

  阎皓宇回过神来,便摇了摇头,转身便准备离去,店家绕至阎皓宇身前,拦住去路,又道:“公子竟然看这幅画这么久,心里自是喜爱,价格方面自然好商量。又何必急着走呢?”阎皓宇看他拦在前方,自己也不好进退,便问了声:“这个多少钱?”店主八字胡一撇,伸出二个手指?阎皓宇猜道:“二两?”店主故作惊异:“公子,你可是说笑了,二两银子怎么可能买到如此佳作。二十两,我就当做与公子结缘了。”阎皓宇摇头便要走,却又被店主拦住,店主装着一幅如丧考妣的样子道:“也罢,竟然公子还了2两这个价钱,我又觉得与公子有缘,这幅画就这个价卖与你吧。”阎皓宇驳道:“我说二两只是一猜,何来还价之说?”那店家却怎么也不放阎皓宇走:“公子,竟然喜欢此画,又有这么个好价钱,哪有不带走之理啊?”阎皓宇只能道:“我并未带银子下来。”店家又道:“公子说笑了,看公子装扮不俗,随身不带银两也有那银票吧。”阎皓宇被逼得正觉无所适从,却听门口一人怒道:“你这店家,真是好不讲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