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再画梦中人
  酷Cz匠%…网正k版首发

  聂媛见费萧进来,便嘱咐印儿去外面看门。印儿应声退出。原来这聂小姐自得知有孕过后,每天是如覆薄冰,度日如年,又加上唐家祖母殷切关爱,更是令她如芒在背,只怕这唐绎哪一天没有稳住,事情败露,那便不仅是身败名裂,累及父兄,自己小命能否保住还是个问题,可一时之间却又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便急着想找费萧商议,可自从怀孕过后,唐家又另外拔了几个丫头给她,饮食起居,无时无刻不小心呵护,聂媛更是无法脱身。那日唐老夫人饭间提到去普罗寺祈福,她心中一动,知终有机会外出了,心里便暗暗筹化能与费萧见上一面,直至上路后,正思量着如何支走唐绎,恰巧半路杀出严二公子,聂媛便顺水推舟将阎皓宇李楠打发走。见他主仆二人一走,急忙唤印儿来到近前,命她去通风报信,那印儿自小就是聂媛的贴身丫头,为第一心腹之人,与费萧之事聂媛并无避她,主仆二人也一直是共同进退,当下领命后立即去费萧的药铺寻他过来。

  费萧一见印儿出去,立即上前抱住聂媛便要求欢,边亲边急道:“妹妹,可想死我了。”聂媛用力推开他,掉下泪来:“哥哥便只想着寻欢作乐,一点不为我思虑。”费萧只当她是使小性子,便又上前甜言蜜语一番,“我倒是天天想你,奈何你现在做了夫人,与那唐绎双宿双飞,只恐你早忘了往日情谊啊。”聂媛冷笑道:“好一个双宿双飞,你可知,洞房那日,你我做成好事,早被他看到!时至今日他更是从不曾碰我。”费萧惊得后退一步:“他那日睡倒在书房之中,怎么可能看到你我之事,更何况,他若看到,轻易岂能放过你我?”聂媛坐椅上,以帕拭泪道:“莫不是我以死相逼,早就被他告到唐老爷处了,那我又岂能保住性命,你我又怎会有今日相见。”说毕不禁眼泪滚滚落下。费萧却未再上前安慰,只问:“那如今你却要怎样?”聂媛抬泪眼看他道:“如今还能怎样,那日过后,我便珠胎暗结,现在胎儿在腹中已成型,这每日里在腹中动来游去的,我只怕一朝识破,我母子性命不保,故而寻你快做打算。”费萧听到这里吃了一惊,这才看到聂媛小腹隆起,一时目瞪口呆,接不上话。聂媛看他楞在一旁边,上前扯住他衣袖,催道:“你倒是说说啊,接下来如何算计?”半晌,费萧挣脱衣袖,忽而冷笑起来,聂媛怒道:“你却还笑得出来!”费萧摇头切齿道:“你这妇人,好一幅歹毒心肠,只拿这话来骗我,是何居心?”

  聂媛听他这般说话,真是始料未及,辩道:“我所说句句是真,却哪句是骗你?”费萧道:“世人皆知唐三公子是什么货色,只怕绛珠院还欠着嫖资未还清呢。你却说对着你这等美人,时至今日不曾沾身?更何况又有哪个男子撞见妻子与外人通奸还能隐忍不发?”聂媛被这话堵得无从分辨,急道:“我所说句句属实啊,唐绎并不似传言那般,他确是位宽厚仁爱的君子。”费萧摇头道:“好一个宽厚仁爱的君子,便我就是一个刁钻古怪的小人是吧?你夫妻二人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莫不是要讹诈于我?”聂媛听他这般说,百口莫辨,怒火攻心,一股子热气从胸前直上,竟呕出一口鲜血,当下把个费萧吓得面无人色,又担心拖久了脱不了身,便夺门而逃,印儿看费萧面色慌张奔出,赶紧进来看小姐,见聂媛正表情痛苦,一手捂着小腹,一手用巾帕掩嘴,咳嗽不止,那白色巾帕上赫然印着一抹血迹,直把这小丫头也吓得不轻,急忙过来扶住聂媛询问:“小姐,小姐这是怎么了,费公子他…”聂媛打断印儿的话:“你不要慌张,我没事,从此休要再提这薄情寡义之人。”印儿只得把满腹狐疑压在心中。聂媛平息了一下,将手帕递于印儿道:“将这帕儿藏起,回家洗净,或直接扔了,看下我身上可还有其它地方有血迹。”印儿审视一番道:“却不见其它地方有。”聂媛道:“那便好,我这回子也好了。”一会又泪盈于眶,对着印儿道:“印儿,你我虽是主仆,但自小便一块儿长大,也情同姐妹一般,如今我因一恋之差而命悬一线,此事如若走露半点风声,我必性命不保。”说着便要拜倒在地,印儿大惊,抢先跪地哭道:“印儿自小便跟着小姐,既便是死,必不会做背叛小姐之事。”主仆二人,赌咒发誓抱在一起是哭成一团。

  这边阎皓宇看时辰差不多了,便叫了李楠,与一众公子哥告别,都道下次再赌场约起,两人辞别众人后,匆匆往普罗寺方向行去,半路却看轿夫们载着轿子早在等候,于是会合回府,阎聂两人此趟出门,各怀心事,相对无话。

  阎皓宇回府后见过老夫人与夫人便回到书房,脑中不断回放今日明香楼上那两位男子的对话,竟然奇玉已有下落,那自己目标也便清晰,可既便他现在投身的是富贵之家,但是若想要见天子一面,也是难上加难,更别说能得以机会去皇宫之中寻宝了,那如今之计便是两条路,一,成为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二,用功读书,走上仕图,受到皇帝嚣重。相比之下,阎皓宇还是觉得第二条路比较适合自己,好在自己虽痴迷画画,但天姿聪颖,那些个四书五经倒也难不到他,那就踏实看书,以备三年后再次乡试吧。阎皓宇暗暗下了决定,阎皓宇刚刚翻了一页书,却又想起那梦中少女,不禁长叹一声:“姑娘,你如今到底在何方呢?”思绪一乱,到底是翻不下书,便找来笔墨,对着白纸,将相思诉诸笔端,这一画只画到乌雀回巢,一位白衣少年跃然于纸上,画的正是普罗寺相遇那天的情景,画中少年,玉树临风,翩然仙姿,细看之下,眉眼温柔,嘴角微扬,却又另有一番温婉灵动,真个是风情万种。阎皓宇不禁自己看得痴了。直到李楠敲门呼他用膳,他回过神,将画轻轻摆于一旁边,方才离开,又再三回顾,惟恐笔墨未干,污了画中人儿。

  晚饭过后,唐家人聚在一起,聊起今日祈福之事,阎皓宇因为根本没去,所有的问题,聂媛全给揽下来,只道一切都好,求了两签皆是上签,一问相公功名,一问腹中胎儿,老夫人自是高兴不提。聂媛拿眼去看阎皓宇,见他在旁,脸上似有感激之色,经费萧一事后,聂媛便想着,如今惟有将这假戏真做,在唐府立下足来,方是首策,想那费萧只是口蜜腹剑,实乃一个绝情绝义的小人,而唐绎,众人皆说他是荒淫公子哥,却是宅心人厚,况且相貌也是俊美非凡,相比之下费萧越发猥琐,心中为失身托情给费萧这种人而悔恨不已。又想着自古道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己这一番美貌,待腹中胎儿生下后,假以时日,且让这夫妻关系坐实,唐家三夫人的地位还是有信心能攻克的。

  次年正月,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皇帝驾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