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一念之仁

  聂媛看他不言不语只扔一个纸卷过来,心中狐疑不已,偷偷拿眼瞟他,但见他面容坚定,眼睛看着窗外,丝毫没有看自己。便将纸卷拿起,舒展开来,一看之下,立即是吓得花容失色,原来阎皓宇将昨晚洞房外所见,画于纸上,画中两人正在聊天,女方含羞嗔笑,男方虽只见一背影,但身形极似,认识费剑晨的人应当一看便知。聂媛知事已败露,羞愧不已,伏地求饶,阎皓宇道:“早知如此,何必做这苟且之事。待我禀明此事,休书一封,你便回家吧。”聂媛涕泪交流,哭诉道:“公子,小女子是不幸被那奸人所诱才做出伤风败俗之事,初始小女子是抵死不从的,但终拗不过他,继而便深陷其中,但此非本意啊。”阎皓宇冷笑道:“既是不愿,何以至此。无需多言,我休你回家,你与他自成一对,岂不正合你俩之意,却也省得起毒心害人。”聂媛哭道:“害人之心,都是那那人随口一说,聂媛从没起啊。”阎皓宇冷言道:“与我同去禀父母便是,不必多言。”

  聂媛见他心意已决,便收住泪,冷笑不止。阎皓宇见她不哭反笑,甚感怪异,便问:“有何可笑之处?”聂媛笑道:“聂媛的确该死,公子当知女子名节有多重要,如今我新婚便要被休书回家,公子既已画了此画,聂媛已一脚踏入地府,还谈什么回家。”语毕忽起身便要以头撞桌,阎皓宇遭此变故,大惊失色,慌忙拉起聂媛,聂媛却仍要往桌上撞,阎皓宇百般无奈道:“且住,你无需这样,我先不禀父母便是。”聂媛听言含泪跪倒道:“谢公子饶恕,聂媛一条身家性命便系在公子之手,是死是活,全凭公子了。”阎皓宇心中烦乱,拂袖而去。

  聂媛见阎皓宇离开房间,颤抖着将画摸到,再不敢看第二眼,点亮红烛,将它化为灰烬,一颗心却仍跳个不停,旋即又自已梳洗一番,出去寻阎皓宇,见他静坐在书房中,便悄然离去,独自去见那父母高堂,唐老夫人与老爷夫人见她一人来拜,均感奇怪,唐夫人问:“绎儿去哪了?”那聂媛上前盈盈一拜:“相公昨晚多饮了几杯,我嘱咐丫头不要惊扰他,让他多睡一会。担心长辈们不放心,便一个人前来了。”说罢,含羞一笑。长辈们互相看了一眼,赞许点头,唐老爷说:“好了,你也不必多礼了。先请下去吧。”。”聂媛再次行了个礼后,便退了下去。

  阎皓宇正独自在书房烦闷,听推门声,竟是聂媛又进来了,阎皓宇问:“你来做什么?”聂媛又是拜倒在地:“特来多谢公子不杀之恩。”阎皓宇鼻中哼了一声。聂媛又道:“还请公子晚上与我同住。”阎皓宇听她这样说,顿觉不可思议,瞪大眼睛道:“胡言乱语,我又如何能与你同住?”聂媛又滚下泪来:“新婚燕尔,却分床而居,旁人必字会生疑,细查下来,聂媛仍难逃一死。新房外间,本有一床,给听唤丫头准备的,现印儿我已安排别处,我可以住外间,必不难为公子。”阎皓宇闻言不置可否,聂媛又道:“聂媛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只求公子能宽恕些时日,一年半载后再寻个原由休聂媛回家。”说完又滚下泪来,阎皓宇听她这般说,也只能同意,他一开始只道快点帮唐绎清理门户,实际自己也有私心,就是终于可以逃脱这场婚姻,但后面聂媛一心寻死,他方才明白,像他这般做法,这女子肯定是难逃一死,虽然她做了荒唐之事,自己与这个女子其实是恕昧平身,并不想害她性命,心里想着,那就随她所言,一年半载后,或者找到白玉砚之前,休她回家便是。当下阎皓宇只得同意与聂媛维持表面和谐。

  )5看正EU版章`节上c酷:C匠网

  聂媛暂时稳住局面,暗想,世人皆道这唐三公子是呆子,果不其然,优柔寡断又妇人之仁,也幸而如此,自己才能逃过一死,心下念道,必须要找机会见费剑晨,说明真相,好早日逃脱,以免夜长梦多。

  约摸两月之后,一家人围桌吃饭,聂媛忽然胃里翻腾,吐了起来,唐夫人急忙请郎中来看,郎中把脉后,连连道喜,称少夫人已有身孕近两月,唐夫人自是大喜,唐夫人有三子,长子与次子都各管分号生意,不与他们同住一起,如今也都已成亲,老大唐广德,娶的许氏,生有二个女儿,老二唐广重娶的聂氏,生有一个女儿,至今未见有男孙,也不见二人再有消息,当下看三媳妇怀孕,一家人希望满满,喜不自禁。惟有阎皓宇心中叫苦不迭。

  那聂媛知道腹中有了骨肉,更加焦急,担心阎皓宇起变故,便又跪求阎皓宇,只道腹中胎儿无辜,让他高抬贵手,又发誓无论生男生女均不会觊觎唐家家产,最后肯定是要带走的。

  阎皓宇也别无他法,只能随了聂媛所说,但他借聂媛怀孕之机,向父母禀告,只道自己愿搬入书房中,潜心学习,以备三年后再次乡试。唐老爷与夫人闻言大喜,只当他现在成家之后,终于想着立业求功名,越发对聂媛疼爱喜欢,觉得这个媳妇果然名不虚传,儿子娶上她后,也渐渐懂事有担当。

  阎皓宇在书房中几日,又将上上下下史书细细研读,心中感慨万千,他知如今大明朝京城已在燕京,长安的府邸应当也早已不再,史书中对阎家后代无多少记载,也不知现今流落何方,那块白玉砚更是无从查起,如今在唐府,又结了这么一门亲事,直叫他,急火攻心,焦急如焚。

  李楠看他整日皱眉不展,认为他娇妻怀孕加上功课无趣,因而心生烦闷,便说:“公子,前日我帮夫人们上街采办,得知后日临县的普罗寺要举行盛大香会,不如一起去看看,也散下心。”阎皓宇心想,终日坐那发愁也不是办法,那就出去散下心吧。便答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