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唐府三公子

  书童李楠看阎皓宇这般模样,便道:“三公子,你怎么了?不会是招了邪了吧。”阎皓宇心中焦急万分。“我不是你家什么三公子,我是刑部待朗阎立本的儿子,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李楠见他煞有介事的样子,不禁也受到了惊吓,上前摸摸头,发觉不发烧,于是一屁股坐到地下放声大哭:“三公子,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是招了什么邪了嘛,我该怎么跟老爷交待啊!呜呜呜”

  阎皓宇见他哭倒在地,不禁怔住,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一段时间的错乱。自己与父亲吵后,明明是回到书房,对,看到白玉砚台,磨墨,然后就晕了过去,接着自己在船上,遇到美丽少女,然后不知怎得就到了考场贡院之中,接着又被赶出来,这个书童便将自己当作他家公子。他忽然想到父亲曾经提到过东瀛某地有种幻术,可以至人迷幻,令人不知身在何处,莫非自己是着了这东瀛之道?对,一定是这样,或许是父亲官场上遇到什么仇人,给自己下了此道,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移到船上,又移到这里来,因为跟这书童家公子相似,所以被错认了,他又想到那夫人与美丽少女,应当是一对母女,兴许找到她们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如今这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不如将计就计,先跟了这书童去,也有个安身立脚之地,等到他家公子真身回府,自然见分晓,到时再解释吧。

  想到这里,便对书童道:“你起来吧,我没事了,我跟你回家。”李楠停止哭诉,一咕噜爬起来,盯着阎皓宇道:“三公子真没事了,那真是太好了”说着便用袖子擦了下眼泪,“三公子,那我们快回县里吧。”便领着阎皓宇走了,因为此次乡试贡院设在南京府,离书童主人家所居县内不远,车马可至,所以早有府上的轿夫在等待,阎皓宇看轿上书着一“唐”字,应当是他家姓氏,看到公子与书童过来,轿夫忙起身扶他们上轿,载着他们一路回府去,阎皓宇理了下心绪,诓书童道:“那个,我刚在考试时因为睡意袭来,头磕到案角,十分疼痛,回转过来竟然发现好多事想不起来了。”书童不禁又担心起来,“什么?磕哪了?要不要紧呢?”说着凑上来在阎皓宇头上看来看去,阎皓宇挥挥手道:“没事没事,已好了,就是你能告诉我,这里离长安远么?”李楠疑道:“咱们清宁县,处江南之地,离长安十万八七里呢,公子问这个做什么?”阎皓宇大惊,心想,怎么这一小会功夫,就从长安来到了江南之地?!于是又问:“那官府有没有什么告示,寻人什么的?”李楠摇摇头,“没见什么寻人告示啊!”阎皓宇有些急了,便问:“那现在到底是哪一年哪一月,你总该知道了吧?”李楠道:“当然知道,现今是天顺七年!”阎皓宇惊道:“什么是天顺七年,明明是贞观十八年啊!”李楠又别起了嘴哭腔道:“还说没事,都糊涂起来了,贞观还是唐朝的年号,到大明都经历几朝几代了,都有上千年了吧。”阎皓宇心中大惊,喃喃道:“那刑部侍朗的阎立本呢?还在么?”李楠道:“公子,你又说什么糊话,阎立本是唐朝有名的画家啊,他若还能在,那都过千岁了,那不成老妖精了!”阎皓宇心中又惑又痛,忽觉热血上头,一阵头昏,便晕在轿中。

  醒来时,阎皓宇发现一个花白头发老夫人正坐在床边垂泪,另一中年妇人也立床边垂泪,还有两个丫鬟模样的人侍立左右,其中一丫鬟发现他醒了,忙叫道:“三公子醒了!”老夫人与中年妇人立即围过来:“绎儿,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阎皓宇想着是到了书童家公子的唐府之上了,看着前面这些素不相识却为自己牵肠挂肚的人,想到自己难以言说的来历,心中五味杂陈,这时老夫人询问:“绎儿,你到底是怎么了?因何晕了过去啊?”阎皓宇闭目停顿了下,道:“我只是饿了。”于是中年妇人便令丫鬟们速去准备吃的。

  最4Y新S“章“节cO上2☆酷匠网

  阎皓宇用完餐后,便对众人道:“我有些犯困,想休息一会。”老夫人便答道:“这一天,绎儿也辛苦了,如今醒来,我们也宽心了,那你赶紧休息一会,奶奶与你母亲就先出去了。”说着带着丫鬟们就出去了。

  阎皓宇起身环顾四周,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房间,从布局到摆放都十分考究,不是寻常人家能有的。门窗也是雕栏画栋,十分精细美观,阎皓宇看桌上两个花瓶,十分古朴,正欲上前细看,只见窗外一个人影急匆匆的闪过,接着就听到敲门声,阎皓宇打开一看,正是那小书童,只听他上气不接下气道:“三公子,夫人差我前来相告,说要是看到你起来了,就让你速速躺倒!”阎皓宇疑道:“这是何故?”书童回道:“老爷回来了,看神色极其恼怒,恐要责难于你。”阎皓宇对这一切仿佛特别熟悉,以前,也是这般场景,自己的伴读书童铭儿奔过来,告诉自己:“公子,老爷往这边来了,快点把画收起来吧。”而如今,自己身在什么大明朝,这里人告诉自己,父亲早已做了古,想到此,不禁鼻子一酸,道:“不必躲藏,我与你一起去见老爷。”李楠大惊,后退一步:“公子你说什么?”阎皓宇跨一步出门说:“走吧,这就带我前去。”

  李楠不敢抗命,带着阎皓宇就往厅前走,老远就听到老爷正在发怒:“你们不要拦着我,我非要去掌攉这不孝的东西。你们都不知今日他做出何事!如果不是汪老爷解围,现在估计早关入大牢等着秋后问斩了!”老奶奶道:“好了好了,他已知道错了,而且身体多有不适,已然睡下,明天你再找他吧。”这唐府老爷,名立字飞鸿,本地大盐商,膝下三子,前两个现都已娶妻生子,帮他管理分号了,惟这小儿子留在身边,他是一心想培养这小儿子求个功名,好不容易混上乡试,银子上下使了不少,不想今天却徒生状况,幸而本县县令汪仕林入了本科的提调,帮着解了围,差人告诉了他时随便带了句话给他:“阿斗何望成才?”当下气得他七窍生烟,回家想好好教训一番,却又被他母上大人制止,此时惟有无奈地指着夫人又发火道:“都是你溺爱此儿,方才如此不成嚣,你看他两个兄长,虽读书上无精进,但在生意上也是帮我独挡一方,唯独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个家迟早毁在他手里。”老太太拦住儿子的话:“你别怪她,你只怪我好了,绎儿还小,等过几年大点自然便好了。”唐老爷大摇其头:“都要十八了,还小?”

  阎皓宇看着盛怒的唐老爷,想到自己离家那天,父亲也是这般训斥,如果当时自己不气着走开,而是留在父亲身边,也许就不会遭人迷幻,莫名其妙的来此地了,想到此,心中一恸,膝下一软,正好跪到大厅之上。此时唐老爷正背对大厅与夫人立一起,老夫人第一个看到爱孙跪了进来,立即跑过来:“孩子,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奶奶在此,不要惧你父亲。”说完又瞪了李楠一眼,李楠低头小声辩解:“老夫人,公子执意要来,我拉不住啊。”唐老爷回身看到儿子跪在厅前,竟是一楞,心想,这小子,从来见到我就脚底抹油,或者躲到奶奶身后,这般直面主动跪向他还是第一次。便道:“好好,你可知错!”阎皓宇还在回忆中,只当父亲问他,不禁泣泪交流:“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请爹爹责罚,求爹爹愿谅。”唐老爷还从未见这小子这般模样,心下一软道:“知错就好,今天要不是汪老爷解围,我们父子二人也许无相见之日了。”说着自己眼圈竟也红了。阎皓宇听到父子无相见之人,不禁又悲从中起,问道:“父亲可有史学方面的书,孩儿想好好看看。”唐飞鸿长叹一口气,道:“你先起身吧,今后再不必这般强迫着看什么书了,为父也是有错,错不该逼着你去读书。原想你两位兄长未曾在学业上有长进,便寄希望于你,一心逼你读书,方才适得其反。如今我也想通了。”又对着夫人道:“我们择一个日子吧,把聂家小姐早娶过门,让绎儿也早些成家立业吧。”刚刚被李楠扶起的阎皓宇听闻此言,又扑通跪了下去:“父亲大人,孩儿还不想成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