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皓宇恍惚中听到水声潺潺,似有轻烟抚过脸颊,细嗅有淡淡花香,令他想沉沉睡去,但是又觉口干舌躁,焦渴不已,不由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在一条船上,而这条船正行在水中,阎皓宇不由心中大惊:“这是哪里?”船尾有一蓑衣老翁,鹤发童颜,一边摇撸一边笑道:“小公子,你正在云舟之上。”阎皓宇环顾四周,云雾袅绕,不见堤岸,这老翁摇着这条船一直前行,老翁身后还有一船篷,有帘子挂起,隐约看到两个人坐在里面,阎皓宇当下着急也未细看,只道:“什么云舟?你要带我去哪?我分明在我自己书房之中,怎么到了这里?快送我回去,父亲大人一会该找不到我了!”摇撸老翁笑而不言,继续摇撸,阎皓宇又急又气:“你这老翁,到底要带我去哪?我要下船。再不停下,我就要跳了!”“这位小公子,不要惊慌。”一声轻轻柔柔的声音从船篷中传来,但见帘子动起,一阵花香袭来,一位妇人牵着一位少女掀帘而出。那妇人身穿黄袄,黄袄上绕有金凤,头戴一枚凤钗,简单别致,体态优雅,面含微笑,清雅却又贵不可言,再看那少女,绿色衣衫,脖子上绿黑相间的绳子,系着不知什么配饰,阎皓宇只觉那绳子熟悉仿佛在哪见过,想看所系何物,又怕唐突了佳人,只得作罢,那少女俏然立于妇人旁边,眉目如画,仿佛一株梨花,照水而立,见之忘俗,见阎皓宇望着她,少女便对着阎皓宇灿然一笑,阎皓宇只觉心弦一动,怔怔问道:“你们是谁?”黄衣妇人笑着说:“公子,我们是一起共渡劫河之人,你不必害怕。”阎皓宇只觉她的话语中有种力量,令他不自觉的安静下来,于是他没再闹着跳河,因觉口喝难耐,便低头捧起河水,正准备喝,黄衣妇人制止道:“公子且慢,劫河里的水,是不能随便喝的。”阎皓宇放下河水,看着她们,那少女走到他身边,摊开手,只见手心里放着两枚青梅,阎皓宇一见青梅,顿时口中生津,少女将青梅递于他面前,示意他拿走,他取走青梅,看着少女说:“多谢,我,我会还给你。”少女掩嘴一笑,回到妇人身边,阎皓宇拿着青梅,看着少女,不禁呆掉,此时,迎面行来一只更大的船,看到他们便停下不动,摇橹老翁一见,也将船停在大船边上,大船上出来两个人,黑衣红领,戴着帽子,对着小船中妇人作揖行礼:“请夫人与小姐上船”说毕,走至船沿伸手过来,接她们上船,妇人回头看阎皓宇道:“公子,接我们的船已到,我们先行一步了。”便与少女一起,被拉上大船。阎皓宇回过神看到船载着少女已驶开,大叫:“请等等,还不知两位姓甚名谁?”少女回眸看他一眼,眼神中也似有不舍,但还是同妇人一起走进船中,阎皓宇心中着急,奔至船沿:“你们要去哪里?”话音刚落,只觉脚下一滑,跌落河中……

  最!新章节上M酷U匠网

  阎皓宇一惊而醒,方才发觉刚刚是一场梦,自己正伏在案边,他揉下眼睛,看到案边刚好铺着一张白纸,笔也放好在旁边,遂提起笔,几下勾勒,就把梦中那少女的样子给绘了出来。阎皓宇捧起画面细细观看,仍觉不及梦中少女分毫。“大胆考生,你在做什么?”一声训斥,令阎皓宇大吃一惊。寻声一看,见一着青袍,戴青灰色帽子的人正怒目喝斥他,他一惊之下看了下四周,这才发觉,自己竟置身一个几尺见方的隔层里,前后左都是木板隔开,右侧敞开着,那人正是在他右侧而立。此时又走来一人,官员模样,穿着蓝袍,戴着乌纱帽,奇怪的是,这乌纱帽却长出两个翅膀,他看了一眼阎皓宇,询问道:“何事大声?”那“青袍人”便对着“乌纱帽”行礼道:“回禀大人,刚乡试结束,我来收集卷宗,却发现此考生仍在考间呆着,试卷上不着一字,却是在纸上胡乱作画!”

  南直隶总督陆贤字思齐,此次会试的主考官,在任其间,主持会试也不是一场两场了,考场上什么情况都见过,有突然昏倒的,有写不出一字痛哭的,甚至还出现一位发狂把试卷全部吃进嘴里的,但像这样一字不著,画了一幅画的,还从未见过,再看他画的画:一位含羞而笑,亭亭玉立的少女!陆贤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会试会场,这么神圣的地方,这个胆大包天的少年,却在此画一位少女,简直是对他这个主考官极大的污辱,当下只觉怒气攻心,三两个撕了画不说,还命道:“来人啊,把这个人藐视科考的狂徒抓起来!”阎皓宇一直对眼前情状如坠云雾,还没缓过劲,便被两个差人反扭住了手,他大声疾呼:“你们是什么人?这到底是哪?”此时,清宁县令,本场提调汪仕林听闻变故,急忙从外面跑过来,一看是阎皓宇被绑,连忙询问:“大人,这是怎么一会事。”青袍人便过去将事情起未说于汪仕林,此时阎皓宇仍在疾呼:“这是哪里?放开我。”汪仕林赶紧上前进言:“陆大人,请息怒,此子与我同在桑梓,他幼时曾从高处跌落,摔到了脑子,捡回一条命后留下后患,时常会突发疯癫之症。”陆大人哼了一声:“既有这样的病,不在家养着,还来乡试搏功名,是何道理?”汪仕林答:“是是,只因近年来,从不见他犯病,以为是好了,不想在乡试会场突发,大人还请见谅!”不明所以的阎皓宇又开始疾呼:“大人,不知你官至何处?可认识家父,刑部侍郎阎立本。”陆大人听言摇了摇头道:“放开他,让他走吧。”

  汪仕林一路拖着叫喊着的阎皓宇出了考场,门外的小书童李楠看到他们出来,赶紧迎过来给汪仕林行了个大礼便对阎皓宇道:“少爷,你可出来了,我都等得急死了”。阎皓宇看着李楠疑惑道:“你在叫我?什么少爷?你是谁?”李楠被问得莫名其妙,汪仕林大怒:“好了,好了,不要再装了,快快回家吧,你这下算是闯了大祸了!”阎立本却还在大叫大嚷,汪仕林恼怒不已,对书童道:“还不快带你们少爷回家!”说完便拂袖而去,李楠也是被搞得云里雾里,被汪仕林一训,连忙架起阎皓宇:“少爷你怎么了,我们快回家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