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在案边练字的李冶看到李世民,欣喜的过来行礼,长孙皇后过世时,李冶和李明达尚还年幼,李世民便把他俩放在自己身边,亲自扶育,父子父女之情自然亲密过与其它王子公主,回到寝宫见到儿女的那一刻,李世民立即从威严的帝王变成一位慈爱的父亲,李世民扶起他,问道:“朕的小公主呢?”旁边宫女答:“回禀皇上,公主正在午睡。”李世民便对李冶道:“稚奴,你继续练字吧,父皇去看下妹妹。”

  Z酷匠B网唯一正@)版j,其}他都是盗`K版{

  正是暑热之时,小公主睡在床上,旁边有个宫女正轻轻的为她扇着风,看到李世民过来,慌忙起身行礼,李世民摆摆手:“扇子给我吧。”宫女递上扇子后慌忙又找起一把,立在皇帝后面,为皇帝扇风。

  李世民看着自己的小女儿,此时,她正在酣睡,两个乌黑发髻,已睡成蓬蓬松松的,却显得更加可爱了,细细的眉毛下长睫毛非常显眼,虽然有人给扇着风,但小巧的鼻尖上还是有一点点细汗沁出,红红的小嘴嘴角轻轻上扬,仿佛正做着美梦,慈爱的笑意从李世民嘴角荡开,不禁沉入对往事的回忆:皇后离世时小公主方才三岁,懵懵懂懂,有次他正望着皇后的画像黯然叹气,皇后离去后,他心里一直是空落落的,有时甚至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自当了皇帝后,唯有与皇后在一起时,他才能感受到自己是李世民,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而群臣,包括长孙无忌,魏征这些,全部都有了距离,他面对他们时,不自觉的就在心里与他们隔离开来,而他们面对他时,也是各种的小心翼翼,伴君如伴虎么,不可否认,他喜欢这种感觉,睥睨天下,唯我独尊,却又隐隐害怕这种感觉,这种害怕,在皇后离去后更加明显了,比如有时他想找个人说:“魏征最后胖了好多,小肚子都挺出来了。”说完还要放纵的笑几声,找谁说好?贴身公公?贴身小宫女?他们除了唯唯诺诺,万事应承,还会什么?想到这里,他更感到悲凉了,而小公主这时走过来扯了扯他的衣袖,呼唤:“父皇父皇”,李世民牵起她,笑着说:“兕儿,父皇带你出去走走吧。”小公主抬眼看着他说:“父皇,您是不是正在思念母后。”李世民摸摸她的头:“哦,兕儿知道什么是思念么?”小公主天真一笑:“孩儿知道,母亲告诉我,她要去很远的地方,父皇到时一定很想念她。”李世民哦了一声,找到一个石凳坐下,把公主抱到膝上,“你母后还跟你说了什么吗?”小公主用小手抚了一下李世民乱起的头发,说:“母后说,让兕儿在看到父皇伤心的时候,告诉父皇,父皇以后若是有什么话,就可以跟孩儿说,那母后一定也会知道。”李世民心中一动,摸着她的小脑袋:“哦,你母后还说了什么没有?”小公主歪着头想了一下:“母后还告诉我一个秘密,不知道能不能告诉父皇呢?”李世民慈爱的笑“哦,秘密,什么秘密呢?”小公主抿着嘴,点了点头,仿佛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恩,告诉父皇,父皇一定要保密哦。”李世民微笑点头:“好的,父皇一定保密。”小公主望着父亲,眼神里充满着疑惑“母亲说,她已经把自己的影子留在了兕儿的眼睛里,让孩儿想她的时候,照照镜子,就一定能找到她。”“父皇,孩儿真的很想念母后,请您仔细看看?孩儿自己对着镜子看了好久也没能找到母亲呢。”说完,小公主努力的将一双大眼睁得更大,一眨不眨的看着李世民,李世民看着小女儿天真的脸孔,注视那清澈乌黑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眸,仿佛心中最软弱的地方被触碰,战场上以一敌五,鲜血染袍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他,竟然差点涌出泪来……

  回忆被一阵蝉鸣打断,床上的小公主眼皮也颤动了几下,李世民向窗外看,蝉声从窗外大槐树上传来,与以往不同的是,此蝉声凄切悲凉,听起来十分揪心,看到女儿美梦受扰,李世民皱了皱眉头,低声对宫女说:“你去想想办法,让蝉鸣停下。”宫女应声退去,不一会儿,宫女与一个宫人拿着长竿到槐树旁意图止住蝉鸣,李冶也跟在旁边观看,但是竹竿短了一截,够不着蝉所在的高枝,蝉儿还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叫着,宫女搬来凳子,宫人站上去,对着蝉所在的树枝敲击,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一粒黑影也应声落下,而宫人自己也脚下一滑,从凳子上摔倒下来,长竿敲到石地上,响声惊人,宫人迅速爬起与宫女两人慌成一团。

  小公主却已一惊而醒,李世民恨恨的摇了摇头,小公主一看到父皇坐在旁边,立即露出甜甜的微笑。李世民带着小公主走出房门,宫人宫女正伏在门外地上,颤抖着,李世民怒道:“没用的奴才,驱个蝉都办不好,吵醒了公主,跪着何用。”小公主柔声劝慰父亲:“父皇,孩儿已睡足,自己醒来,不干他们事,您不要责备他们了。”李世民听女儿求情,脸色便柔和下来,让两个宫人下去,不再计较。此时李冶跑过来,“兕儿,你快看,这只蝉还活着!”小公主凑过去,看到李冶摊开的手心里一粒黑黑的蝉,一只薄薄的蝉翼上似有折痕,竖起的眼睛微微一动表示它还是个活物。孩子的好奇心顿时被激起,凑在一起细细的看,平常蝉儿只是隐在高枝之上,只听其声,不见其影,这样近距离的仔细观看它,还是第一次。李世民看着这一对小儿女哭笑不得,坐在椅上轻喝一口茶后,无奈道:“稚奴,还不速速把这东西扔了去。”李冶收起微笑,赶忙答是,就要往外走,小公主则拦在前面:“哥哥且慢。”转而对着李世民:“父皇,我看这蝉儿折了一翼,无法飞行,若是扔了,肯定就是一死,不如留给女儿照料,兴许还能活过来。”李世民道:“兕儿,这个东西惊扰了你的好梦,本就该死,留它有何用?”小公主急得双颊通红:“不是不是,它没有惊扰我,我自己醒来的,父皇不要伤害它。”李世民没料到女儿急着这样,赶忙安慰,“兕儿莫急,父皇不伤它就是。”示意让李冶不要扔掉。小公主这才松一口气,对李冶说:“哥哥能让我拿着它么?”李冶道:“你不害怕?”,小公主摇摇头,于是李冶将蝉儿交给妹妹,公主接过来,放在手心,一眼望去,蝉儿没有一丝动静,满脸担心的问:“哥哥,这蝉儿一动不动,是不是已经死了?”说完便眼圈发红,几乎落泪,李世民看过去,这蝉儿眼珠不似刚才那样突起,而是陷眼眶的样子,只怕真是大限已到,便说:“兕儿,这蝉儿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小公主一听,泪水竟然扑漱漱落下:“这蝉儿本好好的在树上,却因我而死。”小公主一哭,父兄二人都慌了神,李冶赶紧替她拭泪,李世民也慌忙起身呼唤宫人,说了一句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快去传太医,给公主的蝉儿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