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想了很久很久了,拿起一把揪,我终于决定要挖坑了,听说这的高手如云,写书的大神,看书的虫仙,人山人海?我吧,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具体呢就是,只要有一个人能看完这个作品,就会心满意足,提前对这个人说,放心,我不会坑,这个故事,是我的本命。

  话说,还是在初中时,见过这么一枚玉蝉,它是我好朋友的挂饰,黑玉雕成的,透着那种美玉才有的光泽,造型圆润却又逼真,摸起来也不是冰凉的触感,却是温温润润,仿佛一个活物,而蝉的腹部有一粒小豌豆大的白点,人说白玉微瑕,这个却是反过来,不过依我看,那白点一点也不像是瑕疵,像什么呢?像是一滴泪。我好友对这玉蝉的来历,只有两个字“祖传”。此后的年月中,我一直再想,一直再想,这个玉蝉,到底是从哪里传下来的呢?它那么美,那么神奇,一定有着不平凡的故事……

  那到底是从哪传下来的呢?明朝吧,我最喜欢明朝了,提到明朝的那些个皇帝,一个个都是传奇啊,太祖从乞丐到皇帝,失踪的太子,刷新暴君记录灭人十族的太宗,两朝为君,一朝阶下囚的朱祁镇,临危受命到最后又霸着王位不想还的朱祁钰,唉哟,怎么能少了姐弟恋大始祖,朱见深同志呢?好吧好吧,脑洞大开的我都等不及了,咱们立即就从李世民开始写吧!(没看错吧?李世民和明朝有神马关系?)

  ——————————————————————————————————————————————脑洞大开的分隔线————————————————————————————————————————————————公元642年,贞观十七年夏日李世民端坐金殿之上,接见吐蕃来使,也是老熟人:噶尔乐赞,一年前正是他过来提亲,李世民将文成下嫁给了松赞干布,噶尔殿前行大礼,据说他此次专为“献宝”而来,李世民示意他免礼,威严的声音响起:“公主可还好?什么重要的宝物,还要差你亲自送来?”噶尔道:“公主与赞普都非常好,因为此宝贝非比寻常,所以特遣臣下亲自前来。”说着双手将一个木质的盒子举起低头呈上,李世民暗思:自和亲后,这些吐蕃人倒好像都起了变化,吐词和行为一改往日粗野之气,变得文雅起来。

  李世民眼神示意了下公公,公公走下殿,拿过盒子,走到李世民跟前,打开自己先看了一眼,确保无虞后递到皇帝面前,李世民一看,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白玉,通透可爱,温温润润,仿佛笼着一层烟,的确算是上等美玉,但是如果将其称为“宝物”却是言过其实了,想那吐蕃毕竟不似中原,所见有限,也许这种美玉在那个雪域高原,的确算得上是难得一见了吧。李世民为示礼貌,赞道:“的确是一块上佳的美玉,传与诸爱卿共赏”。公公走下殿向朝臣一一传看了一遍。

  于是就有一些自大的朝臣,开始窃窃私语:“只是一块美玉而矣,这也算是宝物?”“荒蛮之地,所见短浅,情有可原嘛。”噶尔垂立在那,用鹰眼扫射着众人,笑而不语。

  李世民干咳几声,意在提醒他们不要说的太过份了,而后命道:“赏使臣的黄金布匹马匹会遣人送于驿站,请使臣传达寡人对公主和赞普的问候。”噶尔伏首致谢,转而又说:“只是来时赞普交待,大唐能人最多,赞普想知道这宝物的来历,如有哪位知晓,还望告知臣下。”一句话说的殿中大臣面面相觑,一块白玉,有什么来历?石头里蹦出来的咯?皇帝也莫名,问道:“使臣这是何意?这块美玉莫非有什么故事?”噶尔乐赞得意道:“此块美玉,本是我族一位孩童捡回家中,开始时通体纯黑,而放帐中一夜后,清晨竟然发现变化为白玉,孩童父母知是宝物,于是献于赞普,赞普与公主闻此事都觉稀奇,所以才使臣下将此物献于大唐皇帝,同时也希望大唐有人能替我们解达这个疑惑。”

  话音落下,大殿里寂静一片,再不似先前那般交头接耳,但大家心里都在暗自揣测,谁说荒蛮之地的人有勇无谋呢?这个使臣简直狡猾非凡啊,拿了块玉献来,无非是想到大唐换些黄金布匹良马,却还捏造这么个黑白颠倒的故事,并抬出公主与赞普,令人无从反驳无从答复,简直是可气可恨。李世民心中更是十分恼火,这帮大臣平常跟自己争理,一个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现在面对这个吐蕃来使却忽然噤若蝉一个个成了哑巴,简直是失尽脸面。

  “启禀陛下,微臣倒是知道些来历.”众人一看,魏征说话了,皇帝总算松了一口气,装着听不懂的样子:“哦,魏爱卿不妨说说。”魏征走上殿前:“臣请再看一眼。”公公忙将盒子呈上前,魏征看后点头:“是了是了。”此时噶尔也疑惑的盯着魏征,一幅我看你怎么编下去的表情。魏征看都不看他一眼,走至殿中行礼:“启禀陛下,此物的确是至宝。”皇帝来了兴致:“哦,怎么说?”魏征朗声道:“传说上古禹帝冶水时,一改他父亲鲧围堵的方式,而是采用清淤泥的办法,收到很好的效果,最后遇一段水域,却怎么也没法疏通,禹帝便亲赴河心打探,结果清出一块巨大的赤石,二十多人合力才抬上岸,河道至此全部疏通,然而令人称奇的是,次日这块原本红到发黑的赤石,变成通透的白玉石,众人只道是女娲补天时遗漏的五彩石,遇贤主方才从黑化为白,为祥瑞之象。”魏征此时瞥一眼呆立一旁的噶尔乐赞,继续道:“据说这块玉石最终被禹帝用来震压天渊井兴风作浪的井龙王了,此次吐蕃来使带来的这块,我想应当就是同样的赤石,赤玉石也正是因我大唐贤主而幻化成白玉石。”魏征说完,众臣非常配合的三呼万岁。李世民龙颜大悦,魏征转向噶尔:“使臣可以仔细注视这块神玉,细看之下,会看到有润红之色,相信之前捡来之时也并非纯黑,而是赤黑色。”噶尔面露悻悻之色,对着魏征作辑:“魏大人说的是,感谢魏大人解开疑惑,令小臣好回去复命了。”……

  退朝过后,李世民召见了长孙无忌与魏征,三人朝堂之上分君臣,朝堂之下更像良友,李世民难掩兴奋夸赞魏征:“今日亏有魏爱卿机智应对,方才没有失我大唐颜面啊。”魏征道:“臣今日殿堂之上所言并非全部杜撰。”长孙无忌疑道:“莫非你还真的相信吐蕃人黑玉变白玉一说?”魏征道:“吐蕃人心中敬鬼神,并不会随意颠倒黑白,我的确相信他们使臣所说,这块玉是由黑变白,才被视为奇物而呈给了他们的赞普。至于禹帝清淤遇黑石一事,虽无史载,但也是我少时听蒙师说过,决非随口言之。”长孙无忌看着魏征,内心万马奔腾,想自己到底在溜须拍马这事情上,到底还是输给了魏征,李世民听后果然喜不自禁,心中甚觉安慰:少年时随父皇南征北战,壮年时与兄弟们你争我夺,虽登上至高宝座,但玄武门之变始终是他心头无法挥去的阴霾,如今黑玉变白玉说明什么?说明老天爷终于觉得他是明君,终于肯愿谅他了。

  酷匠网=唯◇一正$版/7,A其他!都#L是=盗…9版l

  及皇帝位,是那个年青狂妄的自己的终极理想,可随着皇后离世,多年来,他虽身居高位,坐拥繁华,但内心的孤独也日益加深,所幸一对小儿女养在身边,退朝过后,与稚奴兕儿一起,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是他惟一的快乐时光,两个孩子都乖巧可爱,尤其是兕儿,想到她李世民威严的脸上立即浮现极少见的温柔慈爱。告别两位老友,李世民疾步向自己的寝宫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与虞说:

驻站酷匠,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