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天下头号大傻子!居然忘了藏在床底下的钱被我借了出去!前些日子母亲大人来电话说表弟订婚要用钱,她已经把家里的存款都借给了舅舅还是不能达到女方的要求,我说我有一些,现在薪水翻倍了,我毫不犹豫把仅有的两万块钱打到我舅的银行卡里。

  阜新新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估计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和男人睡。别质疑这个时间点,人对了,随时睡。她一向从心出发,不被约束,不受教条。然而除了她,我不想找任何人开口借钱。五点十分了,苍容承恐怕已经驾到,我现在才装病是不是有点缺德啊!

  拿出钱包,数来数去也就三百多块,也不知道他饿不饿,点条鱼够不够吃,大不了他吃着我馋着。

  得了,随机应变吧,再不出门,等会他饿急眼了,我这点钱也只能够加米饭的。

  离着老远就看见小区门口好几个人围着一辆车,不会是苍容承的车吧,不会是撞人了吧!我赶紧跑过去。

  虚惊一场,车还真是他的,不过车型太过华丽,出现在我们这种小区难免让人觉得惊喜和不可思议。当苍容承下车为我打开车门的时候,我立刻被一双双羡慕嫉妒恨的眼睛盯得浑身发麻,连忙钻进车子里。

  w%酷匠e网☆正◎版(首3发

  “你开的这是什么牌子的车哇?”

  看上去是很高级,可我不懂车,只是像别人一样好奇罢了。

  “阿斯顿马丁。”

  “呵呵。”

  不懂!名字那么长应该不便宜,何况他又是有钱人。

  “那个,苍,苍容承。”

  他好像没介意过我对他直呼其名,而不是像别人一样喊他苍总。关键是我总忘,认识他的时候还不是他的佣人呢。

  “说。”

  “那个我才想起来,最近我吃海鲜过敏,不如换个地方吧,好不好。”

  啧啧!太佩服自己灵机一动想出的借口。

  “好,去哪里?”

  “回你那里吧,什么食材都有,我做给你吃。”

  他偏过头看了看我,平静的面部表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可以。”

  省钱了省钱了!哈哈哈哈,顺利的出乎意料!好在我做饭的手艺还不错,都是拿李萧的胃练出来的,不然他怎么可能等到五年后才移情别恋。

  一路上我都在喋喋不休地讲自己的事,关键是这点钱把我省得太激动了,那点啰里啰唆的毛病被我发挥得很极致,半个小时的路程,看得出苍容承一直在忍耐,要不怎么到了地方他如此绅士的人连车门都不帮我开,一个人径自走了进去。

  他好像除了工作就没有别的闲心,一回来就是找电脑。希望他是在打游戏或者看大片,这样会让我做饭的氛围轻松一些,不用特别小心翼翼。

  我看看,嗯,有冷冻的鱼和虾,还有鸡肉,一些时令蔬菜,四菜一汤不在话下!苍容承,今天我就给你露一把,让你绝不后悔雇佣我的决定。

  有人说,锅盆碗灶是女人的终身事业,将引导男人的最终归属。要我说,做饭不是为了谁,当然首要是填饱肚子,其实还有对生活的热爱。特别是像我这样孜然一身的女人,按部就班的平凡生活,只要足够用心,依然可以色彩斑斓。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得到一个给苍容承做饭的机会,我竟然轻而易举地拿下荣誉。但是我跟她们不单纯的目的全然不同,我更实际一些,愿上帝保佑我,老板喜欢我做的饭,然后意犹未尽下给我发点奖金。呵呵呵呵,想想都开心。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摆上了最后一道汤,完成了神圣的使命。

  “开饭啦!”

  一时间错觉以为是在叫李萧,嗓门没把控住。

  我恨自己脑袋里总挥之不去对李萧的一种奴性。

  “下次再大声喧哗,扣薪水。”

  苍容承说的很轻松,我却翻江倒海。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我双手合十,就差下跪了。

  我提心吊胆地看着他夹的每一筷子,发现他始终没有停下儒雅的品尝节奏,我才放心大胆地吃起来,饿死姐姐了。

  “栾萦。”

  “啊?”

  他喊我名字的时候,我正往嘴里塞进超大只基围虾。

  “你不是海鲜过敏吗?”

  ......他说完轻轻一笑,另我尴尬之余仿佛置身在春暖花开的国度,笑起来这么好看干嘛天天板着脸,难不成怕长皱纹。

  后半场我不敢再吃虾和鱼,默默地喝了半锅蔬菜鸡蛋汤。

  “走吧。”

  “我先把洗碗机里的碗放好再回去。”

  “先放着,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

  “浮岛。”

  浮岛!度假胜地!我的妈呀,这得坐飞机吧。

  “你要带我去浮岛?”

  “去做饭,厨师做的我吃不惯。”

  这是在夸奖我的厨艺吗?即使带我去也是去继续做伺候人的活儿。是临时吃了我的饭以后决定的吧,害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好歹得让我回家收拾一下啊,他又不同意。说他浮岛的别墅里有我需要的一切。

  我稀里糊涂地坐上苍容承的私人飞机,四个多小时后稀里糊涂的来到浮岛,稀里糊涂地见到了十几个男男女女,白其轩也是其中之一。他看到我以后嘴巴里都惊出了无数个感叹号。其他人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直到我忍受不了这些像苍蝇一样粘着我的猜测目光,我才说出我是苍容承带来的厨子。

  别告诉我,连带着他们我也得伺候,我不干!

  看在我在豪华气派的别墅里,有一个带露台的超大房间的面子上,咽下了低人一等的抱怨。

  苍容承说的没错,这里有我需要的一切。或许是经常来女宾的关系,我房间的衣柜里有许多漂亮的衣服,泳衣就有一抽屉。化妆品种类之繁多,另我唏嘘自己的前半段人生过得实在像个女汉子。

  我激动不已地给阜新新打了个电话,这下倒是接通了,她一听说苍容承带我来了浮岛,哇啦哇啦地兴奋地说了一堆话,她说,栾萦你要把握住机会,跟他睡!跟他睡听见没有!

  我告诉她,她完全想多了,我只是来伺候人的。她倒是想得开,说睡觉也是伺候人啊!

  我躺在露台的贵人榻上,眼前的海景美不胜收。耳边阜新新释放的噪音,极其影响我目前这份纯天然的心境,被我强制的挂掉了。

  谁知丫又发了条短信过来:应该还有其他公子哥吧,不成就退而选其次把握机会。

  当初就是她怂恿我去酒会,害我被洗了脑屁颠颠地跑去,差点被前男友弄得晚节不保。这回我要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享受人生,哈哈哈哈......好美啊!

  别墅里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管家,姓周。刚进门时对我挺客气,后来知道我是来做饭的,态度立刻跟铁达尼撞的那冰山似的,势利眼!

  她带着我熟悉了下环境,主要是比我家还大两个的厨房和食物储藏室,还有酒窖。我看有几个厨师已经在忙碌的准备着夜宵了,其中一个好像从电视上看见过,挺有名的广东师傅。

  “周姐,有名厨在我就打打下手好了。”

  “苍先生交代我,你独自开灶,做些普通的家常菜即可。”

  “他也真够奇怪的,有大师傅的手艺还不成,偏要带我来,吃什么家常菜。”

  我自言自语。

  “苍先生带你来,吃你做的饭菜,你应该感到无上荣耀。”

  “是是,我应该感恩戴德。”

  耳朵真灵,怪不得能当管家。

  “你单独做他的就好,别人的不用管。”

  “遵命!”

  我哼着小曲儿,在其他厨子的诧异下忙碌起来。

  夜宵最好清淡些,做了个白灼芥蓝,家乡藕饼和阿嬷传授的粥,足够苍容承一个人享用的了。

  把这些都端到苍容承面前,我说我要去休息了,刚刚在后厨已经跟其他厨师一起吃了些点心,此时肚子饱饱。

  “坐我旁边。”

  “啊?我想休息了。”

  他凌厉地瞪了我一眼,我的屁股便不听使唤地就坐在椅子上。

  “容承,这丫头到底是你的贴身女佣还是女伴?”

  白其轩问出了所有人的好奇。

  “有区别吗?”

  他淡淡回了一句。

  苍容承莫名其妙给了我个莫棱两可的身份,他是不想其他人看不起我吧。我余光发现周姐脸上的皮肤一紧。

  “当然有区别了,区别就在于晚上她睡在哪个房间。”

  白其轩说得很暧昧,我抬头夹了他一眼,幸亏之前没被他的外表骗上床。即使当时阜新新没有出面阻拦,我想我在酒后也会有最后的理智,长得帅跟一见倾心是两码事。

  “取决于她自己。”

  “苍总,我们都给你当女佣好不好。”

  坐在白其轩旁边的美女,娇滴滴地说。

  “好哇好哇。”

  其他美女赶忙附和。

  “就怕苍总的床不够大。”

  另外一个蓝色头发的帅哥打趣地说。

  我在这帮人的各种情色话题中,足足忍受了两个多小时。散场时,差点欢呼着蹦起来。他们真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各自都有伴侣在身,我可是孤独一枝花,好吧,苍容承也是。就没见过他和哪个女人亲近过,他是不是那啥呀,不应该,也没见他和哪个男的亲近过。

  夜里,我当然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睡,我才不会傻到把苍容承的场面话当真。

  这么舒服的床,还没躺定就睡死过去,一夜美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