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被子,身上还是那条破烂不堪的裙子。苍容承安静地睡在我旁边,看不到毛孔的脸,俊朗的五官,映得我心里一扫阴霾,阳光明媚。

  他忽地睁开眼睛,吓了我一跳,不过我觉得是被惊艳到了。对面深邃朦胧的眼睛,只要与之对视就想让人马上许下诺言。

  “苍......苍容承。”

  “你睡着了,叫不醒。”

  “哪个,那个我们没有......”

  “你觉得可能吗?”

  奇怪,我不但被他的回答打击到,反而觉得他说得相当在理。

  和讲话干脆简洁的人交流,头脑要有清晰的逻辑性,对方放告诉你结果,然后你需要自己来开展情节的延展性。我是学文科的,这方面是强项。

  大概是我昨天在车里睡死过去了,他们找不到我家的门牌号,我们那种老式小区也没有保安可以问,所以只好把我带到这里。

  嗯.......这里的装修风格还真是奇怪,两百平的房间一览无余,似乎都打通了。开放式厨房,开放式卧室,开放式书房,休息的地方只有一张床和一把老板椅,连张沙发都没有。我想这就是我们睡在一张床上的原因,难为人家了,连衬衣都没脱掉,连个大饱眼福的机会都不给我。

  苍容承起身从衣柜里拿出条连衣裙扔给我。

  “卫生间在那边,去换上吧。”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跑去,关键是晨尿憋得我实在刻不容缓。

  房子里唯一密闭的只有这间超大的卫浴了吧,哇塞!按摩浴缸,还带电视!有钱人真会享受。

  坐在马桶上我竟然意淫起苍容承泡澡的画面,恬不知耻啊栾萦!

  当我走到镜子前终于明白,苍容承为什么看着衣衫不整的我眼神里完全没有波澜,镜子里的脸就像一张泼墨画,头发凌乱不堪,整个人就像从井里爬出来的那只。看来这豪华浴缸我得借来用一用了。

  舒服!享受!我仰躺在里面想,等一会离开,恐怕以后的人生不会再和苍容承有任何交集了吧。我怎么可能有资格和他交朋友,但是人家帮了我,请顿饭是应该的啊!啧啧,还是先存两个月工资吧,毕竟人家是高富帅,不是一顿烧烤就能应付的。赶紧洗完赶紧走人吧,说不定他也憋着晨尿呢,男人憋尿对前列腺不好,李萧告诉我的。从前每次早上我便秘的时候,他都会等不及冲进来尿到洗手盆里。

  裙子的价签还没剪掉,看到五位数的阿拉伯数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不会是特意买给我的吧,哈哈,怎么可能,说不定是他早先买来送女朋友的。多不好意思,让我先过了把名媛的瘾。

  贵是有贵的道理啊,洋葱紫的连衣裙把我的肤色衬托的更加白净,不对称的斜肩领口和腰部两侧收拉系带设计,让我整个人看上去凹凸有致。之前的二十多年真是白活了,我必须自省!

  吹干头发以后,我小心翼翼地走出去,苍容承正在电脑前忙碌着。

  我走过去喊他的名字。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仿佛有一秒钟的失神,一定是我看错了,他身边美女环绕,怎么会对我有所触动。

  “谢谢你,那个,我先回去了,裙子洗好了再给你送过来。”

  “不必了,很适合你。”

  听到夸奖,我露出了大大的微笑。不过这么贵重我还真不能收,无功不受禄,何况已经给他添了麻烦还不知道怎么感谢。

  我刚要说些什么,手机响了,走过去从包包里把它翻出来,是公司的电话,糟了,迟到了!我都把上班这事儿彻底给忘了!

  “栾萦,我是人事部的秦丽,通知你今天旷工,公司决定不再录用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公司办手续吧。”

  “啊!秦姐,我真的是有事情耽误了,扣工资就好了,辞退我,没这么严重吧!”

  “公司已经决定了,就这样吧。”

  “喂......”

  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就会关闭一扇门,砰的一声!震得你晕头转向。一念之间,我想把身上这件裙子放到网上卖掉,就算卖个二手价格,近俩月的房屋贷款也算有着落了。

  “我先走了。”

  再帅的男人我也没心情多看两眼了,还是回去想想如何多要点失业补助,然后把简历一份份散进各个企业的邮箱里。

  “工作丢了吗?”

  苍容承叫住我问。

  我失魂落魄地朝他点点头。

  他站起来走近我,我抬起头来仰视,我们的距离很近,而我的处境,我的狼狈,他的气势,他的优秀,让我不由自主退后了一步。

  “这里是我父辈创业时留下的工作间,偶尔我会过来住,平时没有人打扫。如果你愿意,可以每天过来打扫卫生,接收传真,就这些,薪水我付你之前的双倍。”

  ,%酷a匠P网永》久免3费◇/看小U‘说m*

  这是苍容承一天之内和我说过最长的一段话,居然是为我安排工作,是可怜我吗?让我做清洁女佣。如果我告诉他我是名牌大学毕业,他会不会把我安排进他的公司,给我一个更体面的工作?算了,做人不能得寸进尺,名牌大学又怎样,哪个公司不是一抓一大把,还不是做些跑腿的工作。双倍薪水啊!女佣就女佣吧,为了生活,寄一人篱下能差到哪里去。

  “我干,随时上班,现在就收拾好不好。”

  “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

  说完他又坐回电脑前不再理我。

  回去的路上,我给阜新新打了电话,把一系列经过都讲给她听。她兴奋的连连大叫,苍容承的私人女佣啊!赚了赚了!你上辈子积德啊栾萦!

  我心说你个没良心的,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根本不关心我昨晚的死活。现在我都沦落到做女佣了还好意思如此亢奋。我妈含辛茹苦供我上大学,一门心思望我出人头地,结果跟她一样给人家当保姆,她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掐死我。

  “我要补觉,一天里发生太多事儿了,我脑容量不够大,挂了吧。”

  “别啊,睡什么觉啊,我接你去,咱俩庆祝一下去吃火锅,等着我。”

  到家,关机,睡觉!

  躺在床上伸出胳膊摆摆手,再也不见李萧,我想我已经不爱你了。甚至庆幸你放开了我。

  男男女女,情情爱爱,好似江湖恩怨,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不如息事宁人,最好不过两个字——放下。前路漫漫,我们唯有各自安好。

  咚咚咚哐哐哐,我噌地坐起来,地震了!

  “栾萦,你丫开门啊!”

  原来是阜新新,有个工作时间自由的朋友不是件好事儿,因为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扰了你的清宫大梦,硬拖着你去陪她逛街吃饭,听她讲她的爱恨情仇。

  “你干嘛来?”

  我带着起床气打开门把她放进来。

  “行啊你,长本事了,会关机了,忘了是谁给你提供通往豪门的红毯了是不是?”

  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包包一扔,朝着我一通数落。

  “我还真没敢忘,被前男友羞辱,被朋友抛弃让一陌生男人带走,工作丢了,我得好好谢谢你。”

  “我说栾萦你讲不讲理,我怎么会知道李萧傍上了我们老板的女儿,再说带你走的是普通的男人吗?他是苍容承,女人们的梦想,我是给你创造机会!至于工作丢了这是天大的好事儿,要是能换命,我马上跟你换,待在苍容承身边求之不得呢。话说回来,你们俩睡一张床上就没发生点什么?你真够废物的。”

  我被她呱噪的头晕,又躺回到床上。发生什么?别逗了,我那脏兮兮的模样自己都不愿意碰自己,他没让我睡地上已然是宅心仁厚。

  “你给我起来,你不就是想睡个英俊潇洒的多金男吗?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赶紧跟我去吃饭,然后做个美容,把自己收拾好了,明天美美地去伺候那爷。”

  阜新新一把把我拽起来。

  “哎呦,我现在只想睡觉,求你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了解我嘛,我所有的胆儿都长嘴上了,不过是为了赶快忘了李萧,现在好了,基本确定对他无牵无挂了,让我睡吧,我要睡觉!”

  “栾萦,你妈多好强,拿出一辈子积蓄给你付首付买房子,天天盼你事业有成,给她找个金龟婿。急得电话都打到我这了,你能不能争点气。”

  我妈那是势利眼,眼瞅着我爸不争气,就指着我光耀门楣,她的脸面比我的幸福重要。我跟李萧的事儿瞒着她五年,没办法,月入不过万,没房没车的压根就过不了她那关。幸好她要在家里照顾我阿嬷,不然早杀过来了。

  “你们让我怎么争气?做苍容承的情人?第一他不可能看上我,第二我对他仅仅是偶尔犯花痴,爱美之心人间皆有,但只是欣赏,不是喜欢。”

  我做起来郑重其事地对阜新新说。

  “有骨气啊!好,我问你,如果苍容承要是想跟你上床你上不上。”

  我严肃以及严谨地想了想。

  “上。”

  “哈哈,你看你,口是心非。”

  不上白不上,千载难遇的好皮囊。不过上过床我要是不爱他也不会和他在一起,一夜,情和一辈子完全是两码事。瞧,还没睡着就开始做梦。他跟我上床,我有什么?瞧瞧我这不到二两的胸,不挤就是两张大饼。

  最后我还是乖乖地和阜新新去吃火锅,吃了她五百多块钱的,把昨天吐的都补了回来。

  “栾萦,苍容承那边要是有什么挣钱的合作项目,你得帮我们公司美言几句。”

  我就知道她一个劲拉我出来吃饭有别的目的,天下没有白吃的火锅,我只好应付性的点点头,又夹了一大筷子羊肉,先吃美了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