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冤家路窄

  “栾萦你可给我少喝点,忘了告诉你,这里的男人谁你都能上,就是他不行。”

  “为什么?他长得挺帅的,而且还主动和我搭讪。送上门的大灰狼,多省心。”

  人家一走,我有点来劲,酒劲也上来了,浑身上下全是胆儿。

  “你不是想忘了李萧吗?那就找个是那么回事儿的,最好能有发展改变你的处境。那个白其轩是个花花公子,经常跟人打赌几分钟能搞定个女人,你真跟他睡了名声就臭了,以后别想在富人圈里找男人了明白吗?。”

  我点点头,跟阜新新说,刚几杯酒喝得有点太猛,估计等不到是那么回事儿的男人我就先倒下了。

  阜新新把我扶到沙发上,她还要去应酬让我别再喝了,叫我乖乖地等她回来。

  我朝她摆摆手让她放心。

  这里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不是我该来的地方,更不是我的归属。我现在在这里,其实很悲哀,我想认识一个男人,比李萧好百倍的男人,我要让他知道,我是值得被拥有的,我要让他知道......我怎么好像看见他了呢?

  对面的男人停止了和身边的女人亲昵,不敢置信地看着我,随即变成嘲讽,在女人耳边耳语了几句,两人便朝我走过来。世界真小!

  “你怎么会在这?”

  我和李萧同时问出这句话。

  “你喝的酒水是我准岳父赞助的,你说我该不该在这里?”

  他宠溺地搂紧身边的大胸女人。

  原来就是她!怪不得,有胸又有钱,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我和阜新新一起......”

  “哦,你的闺蜜嘛,女强人!怎么,她带你来傍款爷?哈哈,她就这么看得起你呀!”

  李萧说得很大声,加上我们的面部表情都写着有问题,已经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包括白其轩。我发现他正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应该说在等着看戏。

  我叹了口气,算了,何必自找难堪呢,回家算了。

  “你女朋友跟你很般配,祝福你们。我先走了。”

  “干嘛急着回去呀,来这的单身女人谁不是有目的而来,看上哪个了?我帮你介绍啊。”

  大胸女人叫住我,面带奚落地说。

  “你应该问谁能看上他。”

  李萧一旁添油加醋。

  “哎,看来妹妹要孤单了,不过这里的服务生有几个还不错,说不定有对你感兴趣的呢。”

  “我孤单倒是没什么,只是在场的女人要小心了,有些人专门爱抢别人的男人。”

  我浑身发热,怒气冲脑,走到她面前一字一句地说。

  “栾萦你真拿自己当根葱了还,没人跟你抢,是我不要你在在先明白吗?”

  李萧轻蔑地笑,笑得我浑身发冷,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爱了他这么多年?直到现在依然爱着!我不敢看周遭的目光,只想马上离开,去回到自己该有的生活里。

  胃里暗涌,极其不舒服。

  我低着头挪着步伐,头晕得很,高跟鞋也不顺脚,千万不能摔倒,千万不能!

  “老公,你说的没错,你前女友,真的很贱!”

  瞬间石化,然后砰然爆炸,我快步回身一把扯下大胸女人的低胸裙,一时间场内沸腾,为了这番乍现的春光。

  “真他妈油腻,我要吐了!”

  眼前的两颗椰子似的胸脯让我更加反胃,在惊恐的尖叫声中,我脱下脚下的高跟鞋朝厕所跑去。

  厕所太豪华,马桶都是智能的,要不是实在忍不住我真不好意吐。

  吐过之后顿时觉得饿了,外面那么多美食我都没吃几口,那么多帅哥都没来得及看上几眼,一切都被前男友和他的现女友毁了。李萧,以前觉得你是梦郎,原来你是梦魇。

  解开发髻,抖开长发,以为这样就能遮住脸,没有人能认出刚才扒掉别人裙子的女人,可以堂而皇之的离开。

  对着洗手台镜子反复深呼吸,不要怕栾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要是再敢叫嚣,就把她那对硕大的奶子当球踢。只要自己够坚强,没有人能欺负你!

  我拎着高跟鞋,把斜挎的包包摆正,昂首挺胸地走出厕所。

  “啊!”

  突然一个身影窜出来,强行把我拖到拐角的僻静处,我的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

  我惊恐地瞪着眼睛,看着我的梦魇。

  “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泼辣了,嗯?从没见你穿成过这样,你知道吗栾萦,现在的你,突然让我有了兴致。”

  “李萧,你大爷的!放开我。”

  他皱起眉,看似生气嘴角却轻佻地翘起来,一把揪起我的头发控制着我动弹不得。

  “你让我的女人当众出糗,这笔账怎么算?”

  “你跟你的女人本来就是小丑不是吗?”

  “哇!你真的变了,不是那个求着我爱你,求着我不要离开的小可怜了。我现在该怎么惩罚你好呢?或者该奖励你,奖励你在我离开之后变得像个女人了”

  他的嘴唇开始在我脸上摩挲,恐惧和恶心油然而生。我奋力抵抗,躲避,逃离。

  嘶的一声,他扯破了我的裙子,我看见自己黑色的胸衣完全暴露出来,屈辱和愤怒终于再也压制不住。

  “李萧你就是个王八蛋!”

  “小声一点,有人围过来丢脸的可是你,我只要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好了。奇怪,我对你感兴趣你应该开心才是。怎么?还是太兴奋了,嗯?”

  我还想再骂,他猛地用嘴吧堵住我还未出口的诅咒。我顺势狠狠咬住他的嘴唇,他闷哼一声卡住我的下巴挣脱了出来。

  我看见他用手背抹去唇上的血,我看见他眼睛里升腾的怒火,我看见他朝我挥起巴掌,我真的不害怕了,如果他再敢伤害我,我想我会和他同归于尽。

  “李萧,驯服不了女人就动粗是不是太菜了。”

  这声音是——白其轩。

  李萧收回了手。狠狠地对我说,我们,有的是机会。

  “她还不配我下那个功夫。”

  留下一句话,他终于离开了。

  我看到白其轩身边还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因为我此时衣衫不整他没有看我,而是侧过头去。

  没有遮挡我只有蹲下抱着膝盖,连给阜新新打电话求救都忘记了,因为我需要些时间给自己流泪,因为我实在控制不住,在李萧面前我忍了太久了。

  “栾萦,别哭了,我送你回家。”

  阜新新帮我披上衣服抱住了我。

  很感激白其轩找来了我的朋友,和一件风衣。

  “你喝酒了吧,开不了车,而且这地方不好叫车。”

  白其轩淡淡说了一句。

  “那就住下吧,今天给宾客们都留了客房。”

  听到阜新新要我住在这里赶忙拒绝,我必须要回家,这地方再也不会来。

  “容承你不是要回去了吗?叫你司机顺路把栾小姐送回去吧。”

  白其轩问向身边的那个男人。

  一阵安静过后,我听到两个字,走吧。

  “栾萦,苍总送你我就很放心了,他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到家给我打电话好吗?”

  “知道了。”

  我站起身也不看阜新新,刚才还说能送我,这下有人送了,她又有事情做。苍总就那么可靠吗?她叫他苍总,他叫他容承,原来,他就是苍容承!

  我抽泣着跟在苍容承身后,他真的很高,此刻我也没有力气和心情抬头去看他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睡个觉,最好起来就失忆。

  司机帮我们打开车门,我和苍容承并排坐在后面,他问我地址,我如实回答。

  “不好意思,你车里有没有水。”

  刚刚哭的水分流失了一大半,现在口渴的很。

  “没有。”

  苍容承生硬地回答了我,还是两个字。

  “苍总,前面有家便利店,我去给这位小姐买一瓶吧。”

  司机真是体贴。

  他没有回答,司机靠边停下了车,看来应该是他的心腹吧,知道他不回答就是默许。

  司机下了车以后,车里安静得只有呼吸声。

  “那个,刚刚谢谢你们。”

  “嗯?”

  “还好他要动手时你们突然出现了。”

  “一开始就在。”

  “啊?你是说你们从头到尾就在?”

  “嗯。”

  “那为什么不早......”

  “其轩说你会愿意,他喜欢赌。”

  “那你呢?”

  “没兴趣。”

  我气结,想想又觉得没必要,本就素不相识,总归最后是帮了我。

  “我是自作自受,还是谢谢你送我回家。”

  我释然地自嘲了一下。

  觉得他偏过头来在看我,出于礼貌我也转过脸想给他一个感激的微笑,然后一瞬间,我的笑容凝结了。

  借着街灯,眼前是一张好看得不真实的脸,我脑海中过滤着学生时代看过的一本又一本漫画,多漂亮的脸蛋都不能完全和眼前这张重叠,甚至全部逊色。男人居然可以美在阴柔和刚毅之间,相辅相成。

  完全,完全忘记了今天所有的打击,感谢这张脸,满足了我的愿望,断片儿了,失忆了。一下子醒悟过来为什么阜新新没有陪在我身边,她知道当我看清了自己面对的是谁一定会感激她。我们都明白这张脸的主人怎么可能会对我有非分之想,所以我绝对的安全。

  司机开门的声音让我忙回过神来,我赶紧接过矿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干了。

  我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那么认真的看我,就像我不知道少言寡语波澜不惊的他接下来会问我是哪里人。

  酷$匠网G正‘版首发

  “我是晴水的,一个小地方,离这里很远,可能你都没有听说过。高考时超常发挥考上了T大,毕了业就了下来。没想到大都市机会很多,人才也很多,步步艰难。不过我已经贷款买了自己的小房子,厉害吧......呵呵,我说的有点多了,其实我平时没有这么啰嗦。”

  “晴水......”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车窗外,不再讲话。

  “很美的地方。”

  那里有我的家人,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我打了个哈欠,缓缓闭上眼睛,接着天亮了,太阳下是美丽的晴水,阿嬷在河边洗了一篮子我最爱的青枣,她慈祥地唤我,我的妮娃子过来吃枣子。

  我没跑向阿嬷,而是跑向那个被小伙伴欺负的孩子,大家都叫他臭鱼,用石头砸他,他一直站在那里攥着拳头不反抗不哭也不叫,我心疼地跑向他,却怎么跑也靠近不了。

  好累好累,我躺在草地上,闻着阳光的味道......睁开眼睛,梦醒,陌生,身边是,苍容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