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乐迦琴那也没去,陪着爸妈呆了一天。

  周日上午荣城接了乐迦琴,送她去了她另外一个好友王钰家吃了午饭。然后给陈兮玥买了点衣服鞋子零食。下午五点,送她上了回安城的火车,荣城才离开车站。

  经过十八个小时的旅程,乐迦琴在周日上午十点左右到了安城,陈曾祺带着陈兮玥已经在火车站等着了。

  因为答应了陈兮玥妈妈回来我带你们一起去南城玩,但是半天时间跑一趟南城时间实在太紧凑。最后商量,去桉山桃花峪泡温泉吧。

  陈兮玥喜欢泡温泉,还在虞镇时,妈妈就隔三差五带她去泡,因为虞镇南边的淳河边上,有泉眼。常泡温泉确实对身体大有裨益。

  不过到了安城,这边虽有河,但是确实没有温泉,所以陈兮玥常念叨泡温泉却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这下好了,爸爸要带她们泡温泉,小姑娘开心的不行。

  一家三口吃完午饭,开车四十多分钟,到了桉山桃花峪景区,温泉就在景区内。

  陈曾祺找了一个比较僻静人又少的菊花汤池,一家三口泡着。

  乐迦琴过去一周太累了,这温泉泡的太及时,她靠着池壁,只露个脑袋在,眯着。

  看着陈曾祺和陈兮玥在一边玩水打闹,后来竟然睡着了。

  陈曾祺过来喊她时都是半小时后的事情了:“你在这也能睡着?”“有你们在边上我怕什么?要走了吗?”

  “准备换个汤,玥儿想去玩冲浪。”“那你们去吧,冲完来这找我。”

  陈曾祺看了看她没说话,招呼陈兮玥:“玥儿你过来下。”陈兮玥分分钟跑过来:“爸爸,怎么了?”“你看你妈妈困了,你自己在边上玩,我陪会你妈妈好不好。”

  陈兮玥思考了一下说:“好的,不然一会妈妈会被人偷走,那你陪着她好了,我就在这玩,我们下次来了在冲浪。好不好?”“好,你去冲浪吧,注意安全。”

  陈曾祺坐到水里,把乐迦琴拉到她怀了,给她找个算是舒服的姿势,让她靠着自己。

  “我自己泡会,你去陪玥儿就是可。”“我陪你会。”

  这个汤池中,角落里,陈曾祺抱着乐迦琴静静的泡着,陈兮玥套个游泳圈在水里喊着玩着。

  回家的车上,陈兮玥靠着妈妈睡得口水直流,乐迦琴给她擦着口水,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儿:“每次出来玩你都这么疯,疯玩就睡。”

  晚饭在外面吃的,回到家里,尽管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看到家里狼狈的样子,乐迦琴还是有点崩溃:客厅厨房卧室原来很白的地面上现在是各色的印迹,床上被子圈成一团衣服乱扔,洗衣机里面是脏衣服,衣服收纳网里也是换下来的衣服,衣柜里跟鸡窝一样乱。

  看着她有点崩溃的表情,陈曾祺嘿嘿干笑几声,陈兮玥跟着嘿嘿干笑。

  放下行李,乐迦琴开始搞卫生:扫地拖地洗衣服换床单,收拾桌子,厨房。

  等屋子焕然一新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候的事情了,但是洗衣机还在卖力工作。

  陈曾祺给端了杯水水:“您老辛苦了,快来喝杯水,歇会。”

  陈兮玥学着爸爸的样子,不过她干的是按摩的事情。一双小手边有模有样的给乐迦琴按摩肩膀,一边说:“妈妈你辛苦了,玥儿给你按摩按摩。”

  看着爷俩的举动,乐迦琴哭笑不得,说:“行了,都睡吧。”却又说陈曾祺:“一周啊,您老不能简单收拾下,唉。”

  伺候玥儿睡了,乐迦琴也上了床。先给爸妈打电话报了平安。又扣扣呼叫林敏敏:“我已经到安城了,刚刚收拾完狗窝一样的家,累啊。”

  荣城的微信在上午十点就发过来,她现在才有空看到,就给回复说我已经到了,平安。

  L1酷?匠cY网首`=发☆

  敏敏回信息了‘怎么又成狗窝了,我怎么发现只要你离开,不管两天还是一周,只要你在外面过夜,那怕一宿,回到家你的家总跟狗窝一样。’‘是的,’乐迦琴承认。

  ‘祺爷不能自己收拾下嘛。’‘现在不会。’林敏敏发来一串崩溃的表情,乐迦琴给回复一串崩溃的表情。

  “我困了,先睡了,明早还得上班去。”“就你一个人的班,上着得劲么?”

  “得劲,多自在,我在上网络学院的课程,不要浪费资源。”林敏敏回复了强的表情,跟着信息说:娃娃有出息,不错。

  陈曾祺玩完游戏,睡觉时已经是夜里十点了,他一进被窝就伸胳膊来抱乐迦琴,一周没见了,小别胜新婚,他这憋了一周的劲,就等着这会呢。

  结果没想到乐迦琴说早早睡吧,明早我得早起上班起。

  陈曾祺没理她,强硬把她拉到自己怀里,在她耳边说:“好几天没抱你了,现在得好好抱抱。”

  乐迦琴闭着眼睛,已经困的不行了,心里却在作斗争:这边说这人还是你丈夫,给你提任何婚内要求都是应该的,你有这个义务,要履行。那边说你这是水性杨花啊,不守妇道啊,你刚从那个男人身边离开,马上要投入这个男人怀抱,你这叫什么事情?这边说他又不珍惜你,你不算水性杨花。那边说你现在的行为就是不道德的,要么你和陈家离了再和荣家一起。这边说玥儿还小,她已经讲过不要换爸爸,要和爸爸妈妈一起。这边说你不要拒绝陈曾祺,那是你丈夫,他虽然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但是现在妈宝男很多,不差这一个,你想想他的好。那边又说他要对你好你怎么会有机会认识荣城?

  ……

  纠结到最后:这和那边同时问她乐迦琴你到底要干嘛?

  她心里还在纠结,陈曾祺却已经抱着她,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游走,还有意无意的在她两腿间摩挲。

  “陈曾祺,你爱我吗?”纠结的结果却是问了这么一句话。“你说爱就爱,你说不爱就不爱,”陈曾祺甩了这么一句话,人就钻到被窝里忙活去了。

  叹了一口气,她闭着眼睛,随他折腾去吧。

  陈曾祺埋头奋战了好一会,感觉她的时候到了,就挤进她身体后,熟悉的感觉让她安全了。

  陈曾祺卖力的冲刺,她习惯性的搂着他脖子。

  他问她:“现在是你安全期吗?”“安全期刚结束,戴套。”

  “我最不喜欢戴套了,”话虽这么说着,陈曾祺还是戴套避孕。

  憋着一周得劲用完了,他也释放完了,趴在她身上大口喘着气。她是习惯性的,手指抚摸着他的头发。

  简单的收拾了现场,陈曾祺给一人喝了一杯水,搂着乐迦琴就睡了。

  可是一直到凌晨,乐迦琴都没睡着,她反而更清醒了。围着我到底再做什么一直纠结,又给自己开脱又给自己安慰,直到后半夜,沉沉的睡去。

  睁开眼又是新得一周,送走陈兮玥,她回到碧桃庄,一周不在,办公室也要收拾下。

  花了半个上午的时间,办公室焕然一新。

  午饭后她窝在沙发上午睡了两个多小时,继续上她的网络学院。

  荣城问她在干嘛时,她说单位学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