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别人都在上班,倾慕科技的员工却在放假。

  乐迦琴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了,她是被饿醒的,最近几天有点体力透支,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光溜溜的睡在她旁边的荣城。

  虽然饿了,她还是没喊他也没起身,而是看着这个还在睡梦中的男人:看他一脸满足的表情,嘴巴还有点点肿。

  肚子又咕咕叫,乐迦琴不得不起床,穿了件他的衬衫。收拾了床边两个人的衣服,因为这得拿去洗衣店洗。

  到客厅接了杯温水她一口喝完,又倒了一杯端到房间,扶起荣城,水杯放到他嘴边。

  睡梦中正嘴巴干燥的荣城嘴唇接触到水杯,咕嘟嘟的喝完,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一眼,又接着睡了。“你这是多累呀,搞得几年没睡一样。”

  放下水杯子,乐迦琴下楼到厨房。压力锅里放点绿豆和小米,熬粥,又到冰箱里拿出菜。

  等她做好早点后,已经十点半了,她也没喊荣城吃饭,自己坐在椅子上,托着腮帮子发呆。

  被小便憋醒的荣城起床没看到乐迦琴,还叫了声珞珞,没人回答他一个激灵,爬起来,到卫生间小解后,再出来发现房间都收拾了,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空水杯。

  走出房间,被一阵菜香吸引着,他下楼,看到乐迦琴坐在餐桌上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晃晃:“想什么呢?”

  “你醒了,去洗洗吧,我做好吃的了。”荣城说我不洗,就这么吃吧。“你要当乌鸡眼男人啊?”

  “什么是乌鸡眼男人啊?”荣城不解的问。“是说这种有了女友或者老婆就不讲究生活卫生的男人。”

  “这样啊,没事,家里没外人,我就乌鸡眼乌鸡眼吧。”

  乐迦琴起身到厨房端吃的:一盘紫甘蓝拌豆腐丝,一盘清炒油麦菜,还有份嫰笋炒肉丝,粥是小米绿豆粥。

  荣城坐到桌前说:“哇哇哇,好久没有这么吃早点了。”“吃吧。”

  “今天你怎么安排?”“不知道啊,明天周末我陪我爸妈去,今天没想好,大部分人都在上班。你呢?”“没事干,看来咱们还得在一起黏一天。”

  荣城喝了三碗粥后,菜已经下去一半了,他拍拍肚子说吃饱了。已经吃饱的乐迦琴起身收拾碗筷。

  “一起洗吧,”挤进厨房,看着乐迦琴忙碌。“我洗好了给你,你放进沥水架就可以。”“好的。”

  收拾完到了客厅,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你早上给我喝水了?”“嗯,早起一杯水,滋润下肠道也顺顺喉咙。”“我说呢正梦到到处找水喝就喝到水里,还以为做梦呢。”

  “今天咱就在家呆着还是出去转转?”“你是男人,听你的。”

  “那咱们先去逛街,然后我带你进山兜风,晚上回来早去看电影。”“看桃花运么,”乐迦琴盯着他问。“你还记得啊,那就找桃花运看看。”

  两人回到二楼,换衣服。乐迦琴先进房间,选了身白色的运动装。裤子刚穿好,正穿上衣时,荣城冲了进来,一把抱住她。

  “作死了,我还没穿好,你进来干嘛?”乐迦琴喊。

  荣城把她扑倒在床上,三下五除二,把她刚穿好的衣服都扒了,膝盖顶开她的腿,顶了进去,快速动起来。

  “荣城,你。”他没理她,一鼓作气,努力冲刺。

  看她不高兴了,他趴她胸前说:“你就要走了,咱们有些日子见不到了,你到了安城就不是一个人了,我要你要不够,只能这样。”

  本来要生气的乐迦琴听他这么说,伸手搂住他的背,拍了拍。抬腿圈住他的腰,身子弓向他,极力配合着。这一折腾,周五快过去四分之一了。

  冲完澡,荣城穿了身黑色的运动套装,两个人一黑一白挽着手出门了。

  2酷匠3p网首;%发xx

  燕城市中心东西南北四条街道各有商场、大卖场和品牌专门店。H&M、G&A、Zara、无印良品等高街品牌在这也应有尽有。

  两人进了新世纪商场,在无印良品溜达一圈,给荣城买了条休闲裤一件麻布衬衫,乐迦琴什么都没相中。

  出了新世纪,荣城拽着乐迦琴到了中天国际。

  中天国际位于燕城古城西大街,是一座独立的商业中心:Lv、巴宝莉、阿玛尼、爱马仕、普拉达、古奇等世界奢侈品品牌集中在这里。

  用王钰的话来说,中天国际的保安很会看人的,眼睛倍毒,在这里,十万元左右的车子进入保安都不鸟你。中天国际一把雨伞都买五六百。

  Lv专卖店占着中天国际一楼二楼的门面。两人直接进去看了一圈,乐迦琴最后选了一款新出的经典格子钱包,售价也就在四千五左右,荣城直接刷卡结账。

  出了Lv的店,两人上了三楼巴宝莉的店,荣城直接找前台取自己之前预约的一款包。因为提前付了钱的,所以乐迦琴不知道花了多少。

  出了中天国际,两个人返回新世纪地下停车场,开车离开。

  接下来的行程是进山兜风,路线提前规划好的,去五岭山。

  路上车不算多,驱车半小时,就出了燕城城区,进入郊区的县道。路边的杨树柳树齐刷刷的像两列卫兵,风吹着树叶哗啦啦的响。

  乐迦琴开着天窗,四月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撒下来,乡间的空气伴着青草的气息,扑鼻而来,好美的享受。

  “送钱包给你是把我的财运分给你,希望你以后和我一样,财运滚滚,送包给你是因为女人都爱包。”“包你提前多久预订的?”开车的荣城伸出两根手指。

  “你现在很壕了,房贷还完了?”“谈不上壕,我现在一年年薪加奖金分红,能拿到三十多万,在燕城,这个收入是不低但是也不高,现在我只有房贷这个压力,本来今年想一次性还清剩下的贷款,但是给你买了CC,今年就还不了,明年还。”

  “那你还这么消费。”“我现在的收入,除了每月两千多的房贷,没有别的生存压力,偶尔这么消费下没关系。而且我发现节支不如开源,所以现在条件好了,能享受就享受下,又不是天天这样,我也不会天天这样。”

  乐迦琴听了他这话吐吐舌头:“我还得再节约一年,平常就靠蹭他生活。我现在纯粹给敏敏打工,挣多少都给她上缴三分之二,缴清了就好了。可以存钱学点东西。”“你想学什么?告诉我,我给你投资。”

  乐迦琴歪着脑袋翻了翻眼睛,回了一句:“还没想好!”“想好了告诉我。”

  进入五岭山区域后,路旁都是绿色植物,空气瞬间清新不少。

  话说兜风还得到这山间来啊,环山公路宽又宽,路面风景山一重湖一重,转过一个弯好似到一个尽头,转过尽头就是豁然开朗一片新天地。车窗可以打开,新鲜的风吹着新鲜的空气,音乐随着心情放,不用担心吵着别人,只要山里的老神仙不介意就好。注意安全开车还是必须要的。

  车开到五岭庙,两人进去上个香,原来的路子走一边,又驱车原路返回。路过灞河时,两个人还停下来玩了会水。

  快要出山时,在一处小溪边停下,溪边一块很大的石头,平展的可以晒麦子,石头下是一片绿汪汪的水,清澈见底。荣城爬上石头,拉了乐迦琴上去,两个已经玩二的人,也不嫌石头热,枕着胳膊并排躺在石头上,看着头顶碧空万里。

  荣城拿胳膊碰碰她:“珞珞,你给爷唱个小曲吧,不然这么好的环境,不做点事情对不起咱出来这趟油费。”“你不要在这里耍流氓吧。”“我还真想耍耍流氓,这么好的地方,地当床天当被,哎呀,”说着作势就要亲她。

  乐迦琴赶紧说:“荣爷,小的错了,给您唱曲儿还不行么。”“唱吧,唱的好,爷有赏。”

  乐迦琴唱了一首采槟榔: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摘……少年郎,采槟榔……

  等她唱完,荣城拍拍手说唱的好。乐迦琴也不谦虚,结果荣城还有下句“这那里有槟榔树呀?”“有本事你唱啊,”乐迦琴也不理他,自己跳下石头,直奔车旁。

  一直到进城,都是乐迦琴开,荣城在副驾驶上,翘着二郎腿,拿支付宝在选电影票。

  选到最后也没有选到合适的电影,更谈不上她要看两年前热映的《桃花运》这电影,又没看成。

  回到冰泉湾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乐迦琴拿了自己的行李,荣城送她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