渘河边上一耽搁,回到冰泉湾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这点在城里,不算晚但也不算早。

  小区里的灯都亮了,虽是晚上,但依旧能看到绿化带的月季开的正妖娆:粉的、红的、白的、黄的。长椅上还有人在聊天,也有情侣偎依在一起卿卿我我。

  荣城拉着乐迦琴的手,悠哉悠哉的进了楼,上了电梯,摁了楼层。电梯上升时,荣城就这么看着乐迦琴。

  出了电梯,赶紧开门。

  两人上了二楼,一前一后洗了澡,荣城穿着睡衣,乐迦琴也穿着荣城的大衬衫。

  泡了壶茶,两人半躺在三人沙发上,各自的腿搭在小脚几上,看着窗外的夜景。

  乐迦琴说忽然想听会音乐,荣城就搜了一首歌《苦行僧》,借助小客厅的小音箱,崔健那混厚的嗓音就出来了: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却不知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这所有的所有,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你长得美,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连着听了三遍,乐迦琴有点困意了,可是荣城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两人相处的机会,尤其在这有霓虹灯有风又在自己家的环境下。

  他哼着那句假如你已经爱上我,请你亲吻我的嘴,挪挪身子蹭到乐迦琴身边。

  乐迦琴看着他说:“这首歌的意境我很喜欢,我从南走到北,这得多沧桑多漫长多心酸又得多少毅力”,说完眯着眼睛跟着哼唱‘假如你看我有点累,就请你给我倒碗水。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荣城看她那惬意的享受,自己也记得享受,她再唱假如你看我有点累时,荣城直接亲吻了她的唇。

  她睁开眼,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我爱上你了,所以亲吻你的嘴,”荣城呢喃了一句,继续深情的吻着。

  阳台角落里,洗衣机也在卖力的工作。

  回到床上时,两人一人半边床,看着荣城,乐迦琴说:“荣哥儿,其实一开始,我找你只想要个拥抱的,我觉得有个怀抱我就很温暖很安全,因为对于女人来说,男人能给的那个安全的怀抱是多少钱也买不到了。”

  “我知道,可是我给了你拥抱,我抱住你了我就想亲吻你,我亲吻你了就想在进一步。我一直以为我只能一直亲吻你,但是现在,我能拥有你。”

  “其实对于我们女人来说,在外面不管做什么工作,挣多少钱,面对多少不快乐的生活受多少气,其实到家了,我们很希望我们的男人能给我们一个大拥抱,晚上能搂着我们入睡,这样,反正我觉得就值了,不然,都是为了什么呢?生活那有那么多美好的真谛。”

  “对男人来说也是一样的,比如我想要的很简单,下班回到家,有人给我做吃的,陪我说说话,晚上被窝有个暖床的。一个人睡多寂寞,两个人刚好互相温暖。”

  “崔健这《苦行僧》,唱出了我的心声。”

  荣城没再接话,而是用行动直接表示我爱上了你,所以我要亲吻你拥抱你,给你安全。乐迦琴也没回避,主动迎上荣城的吻,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大衬衫让荣城更容易爱抚她的身体,乐迦琴也伸出手隔着睡衣去抚摸他的宝贝。一会功夫,两个人就衣衫尽去,坦诚相见。

  荣城一把扯开薄被,用力一甩就盖在两人身上,被子下的两人很快就缠绕到一起,男的粗重的喘息声混合着女人妩媚的呢喃声,还有客厅外,很轻很轻的崔健在在唱‘假如你已经爱上了我,请你亲吻我的嘴。’一场欢爱下来,到了半夜,乐迦琴已经都睡了,荣城还在精神抖擞,也许是刚才喝了茶的缘故,也许是太激动,两年多的苦行僧生活,说难过也不难过,说好过其实也是自欺欺人。

  他到客厅关了音乐。回到房间开了床头灯,看着已睡的乐迦琴,摩挲着她的脸。

  除了在车上,这是两个人发生关系后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过夜,他不舍得睡觉。

  可是明天一早要去单位,要带她了解下倾慕科技的基本环境,明晚还有酒会等着一起参加。

  可是过了今夜,明天还不知道面对什么,他不能放弃这大好机会。

  更$e新1最k(快《i上d酷9匠网

  这么想着,荣城又蹭到乐迦琴跟前,慢慢的亲吻她的嘴,乐迦琴实在是瞌睡,就让他不要闹了。

  “珞珞,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困了你睡,我不舍得睡,你睡你的,我忙我的好不好。”

  国内前些年有个著名的歌手叫刀郎,以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走红大江南北,从此民族歌,草原歌开始风靡一时。刀郎的声音很有磁性,低沉略带沧桑,荣城的声音跟刀郎的很像。

  所以当他在她耳边说话时,乐迦琴听的很舒服。

  荣城看她没反抗,就揭开半截被子,开始亲吻她的身体,细细的吻密密麻麻的扫过她的身体,痒的她欲罢不能,嘴里逸出了声音。

  荣城之前有过同居女友,岛国片子也没少看,忽然想起大学时代一次夜谈会上,同舍友的说自己和女友一起,总结出一条规律: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全身被亲吻。

  这个所谓的规律让荣城很兴奋,他还真自己琢磨了把乐迦琴全身亲了一边,最后停留在后颈。

  半睡半醒的她被搞得浑身没一点力气,又被刺激的浑身空虚。

  看她虽然睡的迷糊但是还有给予他爱抚的回应,荣城心满意足的荣城侧方位分开她的腿,滑了进去。身体的充实让乐迦琴嗯了一声,他抱紧她的腰,卖力的动一会歇一会。就这么一直折腾,折腾到他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闹铃响了。

  乐迦琴睁开眼发现荣城抱着自己,她挪开他搂着她的胳膊,准备起床,却发现他的宝贝还在她的身体里,一下子羞的满脸通红。

  等两个人收拾好准备出门时,已经早上七点了半了,第一天到总部上班,乐迦琴特意照镜子,化了淡妆,选了身黑色连衣短裙,上身搭着一件玫红色的小西装,鞋子是五寸的粗跟鞋。

  有了上次的焦心,她这次一定检验好的自己裸露的皮肤,好在没有草莓之类的东西出现。

  燕城的早晨多么美,荣城的心情多美好,他一路快车,赶在八点到了倾慕科技总部办公大楼——燕城迎宾北路的橙天大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