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贵宾楼经营的粤菜,口味清淡。

  不能不说张涛很会办事,很有眼见力,荣城只是说了句晚上要请林敏敏吃饭,林女士是广东人,人家这菜就点到同化贵宾楼了。

  虽然简单的拾掇了自己,但是林敏敏情绪始终不高,饭桌上荣城尽量活跃气氛,但是这顿饭吃的还是不大好。

  饭后他们先一起送林敏敏回家,乐迦琴和她一直走到楼道口,一再宽慰,因为第二天要去倾慕科技总部,所以两人告别。

  完了送张涛后,两人开车往乐迦琴家走。

  车上就剩下他俩了,荣城才握着乐迦琴的手,两人也不说话。

  林敏敏的事情,乐迦琴还是颇有感触:“希望王青山能慎重对待他们的婚姻,敏敏刚嫁他,家公去世,家婆被接过来,她家婆我是相处过的,不好伺候,后来有加入王家大哥和小妹,敏敏跟他一直没机会过一家四口的生活,现在刚看到好日子,一个小家其乐融融了,又出这样的事情。我真替敏敏不值,她也有年轻的时候,也有激情四射的时候。”

  “可是林敏敏也得反思下自己呀,不管是否有婆家,生活等的外来因素,女人总归要爱自己多一些,即使孩子,也只是一时的陪在眼前,”荣城发表自己的看法:“男人在外工作一整天,事事顺利如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回到家里,要是老婆也死气沉沉的,家里一团乱时,他只会更心烦,既然选择做全职妈妈和主妇,那更要爱惜自己。所以王青山我也能理解,家里一个不注意保养自己的老婆和外面一个除了工作就是爱拾掇自己的年轻姑娘,肯定选后者。”

  “你得意思我明白,所以你看我现在,再怎么都要自己拿自己当回事,自己都不爱惜自己时,又怎么指望男人爱自己呢。”

  “我会一直都爱惜你,”“我只会比你更爱惜我自己!”

  现在晚上七点多,赶上堵车了,有乐迦琴一起,荣城忽然发现堵车也是一种美好生活。

  堵了十多分钟吧还没前行时,乐迦琴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微信。

  朋友圈里她看到大学同学王辰发了一条信息:今晨7点40左右,当代著名作家、燕长篇小说《白鹿原》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1998)陈忠实,因病在燕京医院去世,享年73岁,燕城文坛一颗巨星陨落,陈老先生一路走好。还配了几张图。

  乐迦琴和荣城说了这个新闻:“这是真的吗?去年的这个时候,敏敏家的王迪还参加这个电视剧小演员面试了。”

  “早上就出新闻了,是事实,估计你今天都没看。”

  “又一个人没了,时间真的很快,这是老前辈呀。”她这么莫名的一感慨,荣城还没反应过来,乐迦琴忽然搭着他的肩膀说:“荣城,我今晚住你家吧!”

  荣城一听,两眼放光:“好哇好哇,非常欢迎,那我掉头咱们去我家了?”“嗯。”

  回乐迦琴家比较绕路,但是要去荣城家,那就可以不走这条路。很快,车拐到去北三环的道路上。

  这条路人相对少,车速也能快点。荣城开的专心,乐迦琴却说:“回家前你带我到三环外兜会风吧。”“回家不行么?明早你得跟我去单位,你回安城前我带你兜大风。”

  “那就开远点路可好?我吹会风。”“完全没问题。”

  很快,他们就到了三环外的线路上,这个点了这里条道相对人少。路灯陆续亮了,荣城拉了天窗,夜间特有的风慢慢吹了进来。

  开了大概半小时后,他们到了西三环外马路和北三环外马路交叉口。

  三环外有条河,叫渘河。渘河绕着燕城北郊,靠近三环这边河道修的很宽,边上绿化带也是新建的,还有休息区,休息区是装了健身器材的,这会周边居住的居民三三俩俩的在休息区活动。

  6I看2正M)版p~章)节上J酷匠网

  荣城问乐迦琴要不要下去转转,乐迦琴说不用,车停在路边就可以。

  车子在路边停好,乐迦琴提起头叹了一声气。“怎么了?”荣城边问边给她把座位位置调低了下,这样她半躺着能舒服点。调完了她那边的又调了自己的座位。

  两个人就这样半躺在车里,静静的呆着。

  “陈老去世,我忽然想到很多,这是有生病,所以他的离开,关爱他的人多少还有点心理承受的能力,那种说没就没的意外才让人心痛。”

  荣城握着她的手说:“是的,我爸去世时,我虽然心里有准备,但是还是很难过,因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奶奶身体一直好,我从来没想过她有一天会离开我们,可她从发病到去世,就十天时间,连给我们心里准备都没有,我到现在都没觉得她不在了,只是觉得她走亲戚去了。”

  “你的感受我懂。”“所以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的时候,我还是珍惜过好每个今天,这就是我刚才忽然决定不回家去你家的原因。”“珞珞,谢谢你。”

  “我很纳闷我心里怎么可以住着两个人,可是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是自由身,但是我喜欢你爱你,如果我们没有再重逢,我就认了,可是你那天出现在在我面前时,我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其实我之前经常会想到你,可是我没脸联系你,因为我跟他在一起了后,玥儿要爸爸,她只认那个爸爸,可是我不知道我图什么,我感觉不到他对我的爱和责任,可是我没的选择,我的原则是婚姻能原配不二手啊,如果你不出现我就这么过下去了,我自己给自己负责任,我自己爱自己。可是你出现了。你让我怎么办?”乐迦琴说着说着,就呜咽出了声,眼泪跟着就流了下来。

  荣城赶紧下车,绕到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把乐迦琴拉了出来,直接抱住:“珞珞,都是我不好,我那段时间也有点事,知道你去了S城,我知道你们没离婚,他需要你照顾,你去是正常的。我没想其他的,只是觉得你好像不在乎我,我就没主动联系你,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样。”

  乐迦琴回抱了荣城,忽然想到在安城那些不快乐的日子,她顺着就哭了。“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快乐,所以我才试着去安城找你,对不起。我以为你们的感情比我久,你会快乐。”“玥儿需要爸爸,可他不是我爸爸,我没脸见你。”

  “现在我找到你了,就会都好了,不要哭了,你一哭我就心乱,心一乱就不知道说什么了,”荣城捧着她的脸,边安慰边给她擦泪。

  荣城越是这么说,乐迦琴越是觉得委屈,委屈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但是眼泪刹不住闸。荣城把她的脸揉在自己胸前,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

  渘河边,那辆碧玉玺的马6车旁,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在路灯下拉个条长长的影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