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迦琴进门时,乐家的饭菜都在桌子上等着了。

  “你妈知道你回来,早早做好菜,我让等你进门再炒都来不及,你看,这下得热菜了,”乐父看女儿进门了,忙起身放下正在看的手机,和她说。

  乐母说:“汤和米饭都温在锅里,珞珞你先洗手,准备吃饭。”

  饭菜陆续端到桌子,一家三口落座。

  乐迦琴没看见弟弟,就问:“妈,你宝贝南南呢?”乐父接了她的话:“爸爸给你喊他,”完了乐父就朝阳台上喊:“乐迦南,你别玩手机了,赶紧吃饭,你姐到了,就差你一个了。”

  乐迦南开心的从阳台上跑过来,一上桌子就吃饭,边吃边说:“姐,我一直和玥儿微信聊天呢!”“聊的什么呀?”

  “玥儿说你不给她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丢了么?我正逗她呢。”乐迦琴吃了一口饭,说:“等下我给她打电话。”

  一家四口一边吃饭一边分享着最近身边发生的事物,陈兮玥在安城的生活点滴都成了主要聊天内容。

  乐父乐母看着乐迦琴手机上的关于陈兮玥的照片和言语,满满的都是爱。

  饭后乐迦琴坚持自己洗碗刷锅收拾厨房,乐母拗不过她,就一直在厨房看着她。

  一家人聊聊天,乐迦南还给大家露一手,做了个拼果盘,水果切的都跟花一样,还有一些用模具做的。

  “乐迦南,你什么时候找对象呀!”乐迦琴吃了一口草莓问。

  “我现在有目标了,正努力证明呢,你看着果盘做的,顺手吧。”

  乐父笑呵呵:“我说你怎么忽然研究做果盘,还翻新花样,原来是为了讨女友欢心啊,我说他妈你啥感受?”

  乐母笑笑接话:“儿子都没对自己妈都没这心思,我有些心里发酸呀!不过为了尽快抱孙子,忍忍吧。”

  乐迦南不乐意了,天下父母都是为了抱孙子才支持儿子女儿早早婚嫁么?

  等父母都睡了,乐迦南找乐迦琴:“姐,我请你出去吃烧烤!”“好,”乐迦琴二话不说拿外套。

  姐弟俩开车到了燕城夜市一条街,吃四川小竹签烤肉。

  吃着烤肉喝着汽水,乐迦琴好久没吃到这个了,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你在那边怎么样?姐夫对你还好吧。”正吃的香的乐迦琴听弟弟这么问,直接回答:“还那样,时好时不好,习惯了。但是玥儿可以天天看见爹,他们父女互动不错。”

  “我是说你俩?”“我俩就那样啊。没有之前的默契和温馨,但是好歹在一起,不再是分两地。”

  “你现在工作做的怎么样?”乐迦琴问弟弟。“我挺好的!倒是你怎么找了份还能到燕城出差的工作?”

  乐迦琴吃了一串肉说:“倾慕科技跟桉山景区管委会合作开发一个五星级度假村,为了合作方便就在安城成立个办事处,刚巧负责人是咱们老乡,知道我在安城,就问我愿不愿意。我看条件不错,就愿意了。”

  “倾慕科技很有名啊,他们在燕城的房地产搞得也不错,我准备买套房子结婚用。”

  “哎呀,我弟弟长大了么,都要准备为娶媳妇安排了”,她说着伸手揉了揉弟弟的头发。

  乐迦南嫌弃的拨开她的手:“去去去,别把人家发型弄乱了。”乐迦琴大笑。

  “你这出差出几天?”“这个周末离开,我上司说倾慕科技刚在香港上市,为了庆祝这大喜事,公司举办大酒会庆祝,各分公司都要派人来参加。”“不错。”

  乐迦琴忽然感慨:“我都多久没参加酒会了,好怀念以前工作时氛围,隔三差五吃个媒体宴,参加个发布会,呵呵。”

  夜里十点多了,姐弟俩又叫了一些串,准备吃完就走。

  乐迦琴电话响了:“妈妈,你在干嘛呀?”“玥儿,我跟你舅舅在外面吃烤肉,你这点还不睡?”

  “玥儿也想吃烤肉,再喝点啤酒。”“等你放假了,妈妈带你回来,咱们和舅舅一起吃。”

  “好的呀。妈妈我要睡觉了,爸爸就让我问下看你平安到了么?”“中午就到了,因为陪外婆,忘记和你说了,你在家和爸爸开心生活哦。”

  “好的,我们等妈妈回来哦。”挂了电话,姐俩也驱车回家。

  第二天乐迦琴早起给父母做了早点,乐迦南把她送到林敏敏家。

  林敏敏家住在清苑,距离荣城家的恒大冰泉湾不远(冰泉湾是恒大二期的名字,之前一期时叫梧桐巷)。

  她进门时林敏敏一脸憔悴,一蹶不振的样子。

  “你随便坐,我实在是没心情,”林敏敏没精打采的走到沙发跟前,直直坐下。

  “你不要这样嘛,你现在得知道老王怎么想的?”“老王看来对那姑娘也有心思,他说家里没激情,我也没激情。唉,我一直以为自己生活在康庄大道上,谁知道一回头连路在哪都不知道,迦琴,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失败,”林敏敏的眼泪刷刷刷直流。

  递给她一块手帕,乐迦琴说:“你不要这么想,我们不怕王青山背叛你,但是我们得知道为什么?既然他说了原因,我们各自都反思下”。

  林敏敏说:“你说什么叫激情,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从一无所有到慢慢积攒,他全线在外奋斗,我在家管理好后院,现在房子有了,车子有了,他却嫌弃我了”。

  “嫌弃你不怕,咱们自己不能嫌弃自己,他能说出来嫌弃的理由,那还是有救的。你要真想挽回这段婚姻,那你先自己爱自己吧”。

  “迦琴,我”。“别怕,只要我在,会一直陪着你,需要我找他谈谈嘛?”

  “不用,能谈的通才是不支持了”。“我陪着你,他人呢?”

  “带娃们出去玩去了”。“那你一个人这会好好洗刷刷下,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个女人都看着都不雅,更何况王青山是个男的,在单位又大小是个领导,扑他的小姑娘估计不在少数,你在这个样子不行啊。”

  聊完林敏敏,话题选到乐迦琴身上:“你这是跟荣城回来?你俩和以前一样了,祺爷什么态度?”“祺爷没兴趣了解我生活和工作,估计现在也一样没兴趣了解吧。”

  “那就好,荣哥儿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不过看着他,我心里好踏实!”

  “你怎么打算,祺爷迟早会发现你们的关系。”“到时候再看吧,祺爷对我还是那个样子,感觉冷冷的,呵呵,估计只有要在睡觉时,才会在意我的一切,我觉得自己也好失败呀”。

  “你会跟荣城结婚吗?”“不知道,我现在就这样吧,荣城我一个月能见一周。我就珍惜现在和他的时间,以后再看吧。也许再过几年我对祺爷没了感觉,会干脆利索的离开。”

  “可是荣城还单身,你得替人家考虑下。”“考虑什么,他那么厉害。”

  “他今年29了,人家妈妈也想抱孙子呀。”“我也觉得对不起他,所以在一起的日子,不管工作还是生活,我都想对他好,陪着他。我不会让他等太久的。也许不用太久,等玥儿再大点,能理解我了,我也许就能解放出来,全心全意陪着荣城,哪怕没有名分。”

  “你有打算,那就好,中午咱做饭吃”。“好呀,好些日子没尝你的手艺了”。

  饭后两人东一句西一句,想到那聊到哪。

  下午四点时,荣城打电话:“珞珞你在哪?见林敏了吗?晚上一起吃饭?”

  ‘我现在在她家呢,她这事得好好安排下,晚饭可以一起吃,我带敏敏和他孩子们,你不介意吧?’“当然不介意,那我在同化贵宾楼请你俩吃饭,别带孩子。”

  ‘好。’乐迦琴挂了电话,告诉林敏敏晚上荣城要请吃饭。

  林敏敏安排了孩子,要王青山回来看着孩子,自己则和乐迦琴出门。

  p酷Tu匠{网@首S发s

  她俩拾掇了下,到小区门口时,荣城车也到了。

  一行四个人出发去位于严惩高新科技区政府毗邻的同化贵宾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