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近期乐迦琴第三次回燕城。

  燕城到底是大都市,建筑人流氛围的繁华都是安城所不能比拟的。大城市的缺点就是太能堵车,这刚离开火车站,就被堵在环线上。

  今天天气不错,还有点稍热,好在还有点风。

  乐迦琴又困身上又粘糊,软卧包间是舒服,要是能配个独立卫生间更好了,可以洗澡,不过这是做梦。

  恒大冰泉湾位于燕城北三环边上,燕城火车站位于燕城古城区边上,该城又是以古城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延伸建设的。

  张涛的车技还是很不错的,在堵车大潮中,见缝插针,抄近道,在大约四十分钟后,到了恒大冰泉湾的正门口,车直接开进地下车库。

  荣城家在八号楼18层,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张涛就走了。

  邻近中午,又非周末,小区人不多,坐电梯的人也少。

  他们很快就到家,一进门,荣城放了行李,就去开饮水机烧水。

  乐迦琴站在门口,环视这个家,复式兼错层的房子,四室两厅,屋子里的装饰跟自己上次来几乎是一模一样,虽然她上次来是两年前。

  但是她还是发现屋里有点变化:沙发换了,之前是咖啡色的皮质环形沙发,现在换成红木边的老式沙发。

  “坐下喝杯水,”荣城端着水递给她,搂着他坐下,自己起身去打开窗户,外面的阳光倾洒进来,带些微微的风。

  “换沙发了?”“嗯。”乐迦琴坐下喝了口水,没再说话。荣城自然也不会傻到说因为在那沙发上办了冯梅,怕她嫌弃换的。

  喝完水乐迦琴说我洗个澡,睡会,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晚上我自己回家。说完就打开行李箱拿衣服。

  荣城却说,我刚进门,没得忙,休息半天,明天一早去单位。

  看着乐迦琴进了卫生间,荣城忙上去拉住她。乐迦琴不解:“怎么了?”“去楼上洗,楼上的自己人用。”说着也不管乐迦琴是否同意,就拽着她上楼。

  楼上就一个大主卧和一个很小很小的客厅,美妙的地方是这个很小的客厅延伸出去却是一个弧形的大阳台,阳台与外界,就用玻璃隔开。

  一个长方形的白茶几,三面都围着白色的宫廷椅子,中间的是三人椅。靠近阳台上摆着一溜花,都是水养植物:绿萝、富贵竹、文竹等。阳台的角落放着一个滚筒洗衣机。窗帘却是玫红色的。这里的摆设还是乐迦琴当时给选的,她没想到的,这快两年的时间里,这里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应季时我会添一些花,就是没养活,还是你买的这些好养的,现在依旧这么生机勃勃,”荣城边上说着。

  乐迦琴进了卧室,卧室里有个面积堪比阳台的大卫生间,半圆的浴缸,这里的摆设也没变。只是干净的让人郁闷,乐迦琴在心里想‘这肯定有女人常来收拾,’想着表情就有点不快乐。

  荣城像看到她心里的小九九一样,忽然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这里没有别的女人来过,张涛不定时有喊家政来收拾,但是楼上都是我自己收拾的。我想让自己住的舒服些。”

  乐迦琴回头看他:“你解释什么?我又没说什么?”荣城一脸不屑:“你的脸出卖了你的心。小样,我退一步你还真拿自己当爷了,”说着就推她往卫生间走:“你不要洗澡吗?洗完了好睡会,我先给你放水。”

  乐迦琴嘴里嘟囔着知道了,就往卫生间走。看水放好了,她就准备关门,结果荣城拿了睡衣挤进来。

  “你要干嘛?”乐迦琴一脸不懂的问。“我也洗个澡,一个人洗,两个人也是洗,不要浪费水嘛。”“这样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大好的,你那我没看呀,”他腆着脸说。乐迦琴可不乐意了:“你先洗吧,我等下洗。我实在不习惯你我这样这样……”她摆摆手表达自己的不习惯。

  “好,那我先洗了,”荣城也不客气,直接脱了衣服,伸了一条腿埋进浴缸里。乐迦琴见状赶紧往门口走,虽然昨晚在一起了,但她现在可不想眼睛里长针。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走,荣城胳膊一伸,就把她猛地拽到浴缸边。没想到荣城会来这招,乐迦都做好要摔跤的准备了,却发现自己是摔跤了,只是摔到浴缸里,还有个垫背的。

  猛一落水,她衣服跟着湿了,好不狼狈,挣扎着要起来,却被荣城抱住窝在水里:“珞珞,我很累,你别挣扎,一起洗吧,洗完抓紧时间休息会,不然你晚上怎么见你家人呢?”

  0m酷匠¤网d唯一4正)版,-`其Bs他he都…是盗fX版R

  乐迦琴没回应,也没在起身,就这么坐在浴缸里。荣城看她不起身了,就抱着她,给她脱衣服。

  很快两人就赤裸相对,他拿了毛巾轻轻给她洗。她有些不习惯,或者说是别扭,干脆闭上眼,靠在浴缸边上。

  荣城也不打扰她,就细心的给她拿毛巾擦洗,特意绕过她的胸部和下身,擦了她的手后,看着闭着眼睛的她,他想了想还是把她的手拉到自己怀里,并且,放在昂头挺胸的荣弟身上。

  乐迦琴的手被放到荣弟身上时,她手一颤,睁开眼睛,入眼的是荣城充满色欲的眼神,看她就像看着猎物一般。

  此刻的乐迦琴全裸着半躺在水里,水下那一片黑色在水里飘动,眼神又是半醒不睡的状态。这场面很让人喷血,荣城喉结滚了滚,把毛巾放到一边,朝乐迦琴扑了过去。

  他匍匐在她两腿之间,但是他没亲她的脸,只是对着胸部,嘴袭击一边,手揉搓一边。

  乐迦琴对荣城是有感觉的,虽然不喜欢自己不是自由身还和这个男人有牵连,但是有了第一次,就不在乎第二次。何况这个男人是真的在乎自己,不说别的,就看这屋里的摆设。就像他说的那样,珍惜这过一天少一天的日子,就把每个今天都当世界末日来过吧。

  她看着在自己胸前吮吸起伏的荣城的脑袋,哎了一声,伸手搂住了他的脑袋,手指在他的头发里游走,摩挲。

  荣城抬头看了一眼乐迦琴,只见她闭着双眼,睫毛一颤一颤,虽然憋着自己不出声,但是能看的出她的身体是喜欢自己的。

  他更卖力了,细细的唇密密麻麻的亲吻她的身体,乐迦琴被调的一直喘息,却还憋着不出声。“珞珞,舒服你就别憋着,叫出来吧,这房子隔音效果好,不用怕别人听到。”乐迦琴听他这么说,越发不好意思,朝他摆摆手。

  不叫就算了,荣城放开她,出了浴缸,没一会又回来了,一进水,就托起她的双腿,搭在浴缸两遍,自己正对着她的私密处。

  察觉到他的姿势,乐迦琴恨不得拿个东西遮住自己,但是荣城没给她机会,放她回到水里,手指伸了进去。

  她憋不住想出声,又不好意思,这时她忽然听到细微的音乐声,是的,音乐声,原来荣城刚离开是去放了点音乐。音乐是美剧片尾曲《情挑六月花》,音乐婉转起伏,又像情侣轻轻诉说。

  有音乐打掩护,乐迦琴终于不在憋着自己了,随着荣城的手不停变化花样,她终于呢喃出了声音。这些声音对荣城来说就是鼓励和支持。

  前戏做的到位了,他一把捞起来她,把她身子翻转,让她趴在浴缸沿上,从后面进入,乐迦琴很满足的嘘了一声。荣城开始进出摆动,每次进去都是狠狠到最深处,离开却是很快。没多会,乐迦琴就被搞得花枝乱颤了。满足了她,荣城才开始满足自己。

  事毕两人简单的冲洗了下,荣城抱她到床上。淡绿色的被子覆盖住了抱在一起的人,窗外细碎的阳光透过玫红色的沙帘照进来,洒在两人身上,情挑六月花的音乐还在低声细语。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荣城赶紧送乐迦琴回位于燕城西郊的乐家。

  她回来出差,家人都知道,这会子乐母已经做了她爱吃的菜,等着她了。

  送她到楼下,荣城恋恋不舍,又是拥抱又是拥抱的的不松手。

  乐迦琴说我爸妈等着呢。你回去吧,好好陪他们,明天你可以去看林敏敏,明晚我来接你,后天带你去公司认门。

  道了再见,荣城离开乐迦琴进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