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袭人的火车软卧包间里,荣城问乐迦琴:“你爱我吗?”乐迦琴回答:“爱。”

  乐迦琴的回答荣城很满意!他没有问你爱他吗之类的问题。而是直接挤进她的铺位里。

  软卧的床铺稍微能宽点,但是挤两个成年人还是有点紧张的。

  荣城紧紧贴着乐迦琴,在这行走在中国大地上千纵万横的铁路线之一的火车上。

  乐迦琴很紧张,心跳加速。荣城忽然又离开她的床铺,拿了枕头过来,垫在背后,又紧紧抱住了乐迦琴。

  乐迦琴不敢动,这铺位太小,紧张的呆着。

  忽然车钻进一个山洞,窗外的声音呼啸着,像老虎吼一样。

  好一会没说话的荣城开口了,却是:“食之将近,无酒下诗,闲来生滋味。花雨纷飞,迷烟生冷,屋暖消小寒。甜品壹盅,花瓣数片,暗香催人醉。不解花语,自解风情,琉璃相思深。”

  乐迦琴往他怀里缩了一缩,握了他的手,说:“不觉入梦至酣,不许花开无缘,甘愿屈服为这春日的臣。想象着把整个春天喝进胃里,如此也便暖了心窝,入了春深。”

  “春天都要结束了,我们认识的时候就是一个春天开始没多久的日子。”“是呀,一晃三年过去了。”

  “我很开心还能找到你,我们还能有机会这样呆着,”荣城正感慨着,乐迦琴大煞风景的来了一句:“现在这氛围跟咱读的这文章,搭么?”

  荣城没说话,斜了她一眼,把她往靠背上挤了挤,说:“你不要这么煞风景好不好,荣爷我说搭就搭。”乐迦琴“喔喔喔喔”回应他。

  “小女子,”吐出这三个字,荣城伸手到了乐迦琴的衣服里,照她腰间捏了一下。

  “干嘛,”糯糯的口气。“你可以不给我,但是得给我点福利,”说完在她腰间又捏了几下。

  乐迦琴没说话,就这么看着他。荣城看了会她的脸,慢慢的亲吻她的唇,乐迦琴搂着他的脖子,给予回应。

  两个人先是面对面躺着亲吻,荣城的手从她腰间抽出,分开两颗脑袋。暗淡的橘黄的灯光下,乐迦琴看着就跟一朵向阳花,荣城慢慢的再亲吻她的唇。

  把她压在垫高的枕头上,嘴唇肆无忌惮扫过她的脸,唇和耳边。很快乐迦琴就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荣城喉结一滚,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在她胸前乱摸,边摸边亲,吸气的空间还喃喃的叫着“珞珞,珞珞,你可算在我身边了。”乐迦琴听他这么说,只有积极回应他。

  荣城似是受了鼓舞,一只手要搂着乐迦琴,保证自己能时刻亲吻着她的唇和脖子,另一只手已经向下滑去。乐迦琴穿着松紧裤,荣城的手很容易就进去了。

  当他的手滑到乐迦琴下面后,已经犹如一个久渴的人终于看到一口井,没有犹豫的,手指就伸了进去。

  他手指进去时,乐迦琴浑身一颤。

  荣城的手指在里面动了几下,就拿出来手,胡乱的把乐迦琴的上衣推到脖子处,胸衣的活扣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开了,荣城对着她的胸,一口含住,猛吸一口,很快手又滑到下面,伸了进去,开始在里面搅动。

  这是一连串的动作,乐迦琴情迷之际,陈曾祺的脸在她脑间一闪而过。荣城却松开含着她胸头的唇,整个脑袋埋在她胸前,用不大但是她肯定能听见的声音说:“珞珞,你给我吧,求求你了,给我吧,我太想要了。”

  嘴里说着,在她身体里搅动的手根本就没停。乐迦琴承受着身体的反应,但是还没松口。

  荣城忽然又伸了一根手指进去,往里一撑,开始快递的动,乐迦琴只觉得一阵颤抖,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在跳动。

  随着荣城手指的快速进出,上顶。她撑不住了,一阵呢喃脱口而出,荣城迅速亲住她的唇,把这呢喃吞了。

  手还在她体内动,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乐迦琴只觉得浑身的血都集中在了脑部,荣城亲吻着她的唇,她的声音只能在喉咙里打转。

  又冲刺了一会,荣城的手指顶着她的G点动了几下后,乐迦琴就像坐过山车,感觉刚充到脑部的血,一下子释放开了,只感觉下面一股热流喷出,她整个人就瘫软在铺位上。荣城松开她的唇,但是手还没抽出来。

  包间的氛围忽然**了许多,看着醉眼迷蒙,满脸潮红的乐迦琴,荣城满意的笑了,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你竟然射了,我厉害么。”

  乐迦琴臊红了脸,头扭一边,不看荣城。荣城却拉着她的手到了自己胯间,覆盖在自己一柱擎天的兄弟上,乐迦琴直接把头埋进被子里。

  荣城起身打开乐迦琴的包,拿了湿巾出来。借着床头灯光,他慢慢褪下她的裤子,底裤也给脱了。他拿湿巾慢慢的给她擦拭。一下一下很轻柔很小心,就像擦拭一件宝贝。

  乐迦琴一直把脸埋在枕头里,浑身臊的发热。她告诉自己坚持下,他擦完就好了,却不想。

  荣城给她擦拭干净后,收拾了她湿了的裤子。却没给她盖上被子,而是掰开她的双腿,头埋了进去。

  当他的唇亲吻她的私密处时,她倒吸一口凉气。却感觉到荣城在慢慢亲吻她那里的每一寸土地,舌尖所到之处,她都颤抖不已。

  荣城看着已经瘫成一汪水的乐迦琴,很满意的自己的技术。但是他要给她的第一次让她刻骨铭心,所以虽然自己很难受,迫切需要解放,但是他还是很慢腾腾的进行前戏。

  即使是在面对她的下体,他依旧如珍宝般,用自己的唇,一遍又一遍的亲过,极尽他目前所掌握的技巧,来取悦面前这个女人。

  当乐迦琴再次洪水泛滥时,荣城放开了她,看着她整个人都跟煮熟的的大虾般潮红。他褪去自己的裤子,亲吻了她的唇后,分开了她的双腿,让自家兄弟打个先锋,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入。

  不知道已经经过几次高潮的乐迦琴,此刻就像离开水很久的鱼,只有张嘴吸气的份,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当荣城进入她身体时,她就像喝到水一样,身体饱满了。

  …………

  两个人的第一次就这样在行驶在夜间驰聘的火车软卧包厢里完成了。不知道荣城一晚奋斗了几次,总之这个饿了几年的男人总算让自己吃饱了,他一宿没睡,满意的看着睡得踏实的乐迦琴,一脸兴奋,跟中了六合彩似的。貌似自己升职到风控总监时都没这么兴奋。

  酷oC匠网k首S发_H

  乐迦琴被折腾了一宿,虽然她更多的是被动,但是也累坏了,等她睁开眼时,天都亮了,太阳都万丈光芒照大地了。

  车已经到了燕北省境内,距离目的地燕城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了。

  荣城看她醒了,给她喝了杯温水,扶着她靠着自己,说了句:“昨晚累坏你了,下车前你都靠着我,好好歇息下。”

  乐迦琴没说话,喝了水,就靠着荣城,对着车窗外移动的风景发呆。

  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昨晚竟然和荣城一起了。

  陈曾祺的脑袋一遍一遍在她脑海中闪过,有他们美好的恩爱,也有他不问青红皂白薄情的指责,有夫唱妇随的和谐,也有他向着家人一起作他的陌生,有他们一起欢爱的场面,也有冷脸相对的尴尬。婆家人作难她的一幕幕就跟放电影一样,到后来,陈兮玥那张笑脸也出来了。

  曾经有很难,但是后来看着陈兮玥的笑脸她觉得都值了。可是自己做了什么?这是道德败坏还是不守妇道?她有些抓狂的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对着车窗折射自己的那张脸看着,没有表情的。

  荣城看着她一系列的变化,只是抱紧她,叫着:“珞珞,珞珞。”

  火车驶入五岭山山脉,窗外风景又是山雾蒙蒙,绿树青青。

  忽然荣城指着窗外说:“珞珞,你看那座庙,看见没?那是五岭庙。”乐迦琴顺着他的手看去,还真看到不远处山峰上那座小庙。

  在那座庙里后山的峭壁边,乐迦琴还记得荣城搂着她说:“珞珞,如果你现在的生活真的很累,你可以考虑和我一起生活,我会对你好,对你的孩子好…………”

  “荣城,你爱我吗?”“爱,以前咱们在五岭庙时,我对你只是有感觉,还没有爱,但是后来慢慢有了爱。”

  “可我不是自由身。”“我给你时间,我们慢慢来。”

  “荣城,”乐迦琴看着他的脸。荣城把她的话堵了回去:“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恨不得你此刻就自由,马上跟我结婚,可是我也知道你的顾虑。我给你时间。以前错过了那次机会。现在,以后,我只是希望我们能珍惜着过一天少一天的生活。”

  乐迦琴说了一声嗯,转身抱着荣城。

  五岭山山脉段的铁路很快就过完了。

  过了五岭山,就到了燕城的近郊。

  窗外阳光正好,花红柳绿,白白的槐花挂满枝头,远望去一片绿树白冠,乐迦琴眯眼,似乎闻到槐花的清香味,沁人心鼻。

  槐花开圆了,夏天也该到了,荣城一直坐到乐迦琴背后,乐迦琴靠着他,他环着她的腰,她握着他环住自己腰的手。

  火车进入燕城城区,车上开始放音乐,是古曲《彩云追月》。

  一曲放完,播音员开始用中英日三种语言介绍燕城。

  荣城也松开了乐迦琴,开始慢慢的收拾东西,他从乐迦琴的行李箱里拿了身干净衣服给她。把昨晚湿了的衣服包起来,说要带回家自己洗了收起来做个纪念。

  乐迦琴没说话,笑着看着她。

  火车进站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了,两个人恋恋不舍的下车。

  出了了站,张涛已经在等着了。

  “荣总,琴姐,你们到了,一路辛苦,”张涛一边接过乐迦琴的行李,一边说。“麻烦你了,”乐迦琴说。

  上了车后,张涛开车。

  后座上荣城问乐迦琴:“你先回你家看叔叔阿姨,还是先去我家拾掇下,晚上我送你回去?”“你安排。”“好。”

  “张涛,先送我们到恒大冰泉湾。”“好。”

  恒大冰泉湾,是荣城在燕城的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