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燕城的交通工具上,荣城和乐迦琴,最后选择了坐火车,特意买了两张软卧的下铺票。

  从安城开往燕城的火车要走至少18个小时,对两个人来说,都很珍惜这第一次共同旅途的机会。

  选择火车,还是慢车,就是因为可以每时每分在一起连着呆十八小时,如果赶上晚点,可以呆的更久。

  想看中国最美好最原始的自然风光,选择火车无疑是最合适的,因为高铁速度太快,来不及欣赏两边的风景,高铁又多是架桥而修,原始自然风光大打折扣。

  两人各自带了一个箱子,乐迦琴提了大手包,荣城则拎着大袋的食物。

  验票过安检检票上车,找位子。软卧的好处在于有私密性。一上车,乐迦琴就坐在铺子上看着,荣城放行李。

  安城火车站也挺美的,正托着腮帮子看着窗外的乐迦琴很期待,住同一包间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荣城猜出她的想法,直接说:“这包间就咱俩。”

  “你买了四个人的票?”“对,但是有两个人不会上车,我借用他们证件,给他们一百使用费。”“高,”乐迦琴伸出大拇指。

  “我们的第一次长途行程,怎么能让不相干的人出现在我们的视觉范围内,未来十八小时,这个小小的空间只有我们两个。”“啧啧啧,我们买两张卧铺,睡一铺,看一铺,的确有意思。”

  火车终是徐徐启动,列车员换过票后,车已经驶出安城,缓缓进入大自然的怀抱。

  这个季节:各种绿的一片覆盖,有花谢了有花开了。

  乐迦琴一直看着窗外,视觉随着风景走,荣城不时又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几句。更多的时间是一个看风景一个给喂吃喂喝。

  到傍晚时,车出了东圣省,进入南通省。如果说东圣是平原的话,那南通就是平原过度到山地。

  车进入南通省信阳市界内,信阳市就在石岗山山脉,石岗山也有景区。但是火车穿梭在非景区段,这里有最原始的风景,有湖还有小瀑布,时值四五月份交替,这片地是名副其实的山清水秀风景怡人。

  为了应景吧,车上广播开始播放景区的介绍,包间内的小播放器也开始播放景区宣传片,配的音乐是班得瑞的《童年》《星光》系列。

  一路看风景的乐迦琴说困了,要睡会,这样到了晚上就能深夜看夜间的黄河(她不是第一次坐这班车,所以大概时间段到哪她还是很清楚的。)

  “自打有了玥儿,我的出行基本和她一起,从抱在怀里到现在独立面对幼儿园生活。一路都要照顾她吃喝拉撒,要顾虑她的安全,顾虑她的心情,不能太闹以防吵着别人,又不能太闷以免憋坏她,”乐迦琴看着荣城,一边吃着他喂的零食一边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悠闲自在的坐长途火车。”

  “我把你当玥儿服侍,可好?”荣城用手擦了她嘴边的饼干屑说。

  “好哇好哇,”乐迦琴把腿往荣城面前一伸:“呶,荣哥儿,先给孤捏捏腿。”

  “好嘞,”荣城答应着就给她捏,左捏捏右捏捏,腆着脸说:“琴爷,小的的服务您还满意么?”

  “满意。”“给点赏赐吧。”乐迦琴嘴里说着好,拿了块凤梨酥喂到荣城嘴里。

  荣城咬了一口,细嚼慢咽的吃下,说“谢琴爷赏赐,剩下那一口您吃吧。”

  乐迦琴吃了剩下的一口凤梨酥,笑得花枝乱颤。

  晚饭两人买了火车上的饭,吃完天也黑了。

  火车离开南通省时,已经到了夜里十点多了,包间的大灯已经关了,漆黑一片。

  借着手机的光,荣城把四个床铺的床头小灯都打开,包间的气氛温馨了不少,借着窗外不时照进来的铁路上的灯,火车特有的氛围也出来了。

  乐迦琴躺倒自己的铺位上,小心肝咚咚咚的乱跳,荣城就睡在自己对面,这个小包间里就自己和荣城,激动呀,越激动小心肝越乱颤。

  这个时候,手机微信提示音响了。

  林敏敏的信息:‘我说珞珞呀,你到哪了?’乐迦琴赶紧回信息:‘快出南通省了,这么晚了你还不睡?’林敏敏发来几个心情不好的表情。‘你怎么了?你家老王欺负你了?’‘不是,他有外遇了。’‘怎么回事?这么俗气又老套的事情怎么会?’‘他今天下午刚回来,洗澡时,我听到他手机有微信提示,一个女的给她发的信息,说想他了,我就翻了下聊天记录,果然是有问题,老王洗澡出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这女的喜欢他,正在到追他。’‘不是吧,老王这么不含蓄。’‘我心情不好,很难过。’‘你别急,稳住,我明天就到,找个时间过去看你。’‘好,我等你。’发完信息,乐迦琴刚收了手机,发现荣城坐在对面看着她:“怎么了?”“敏敏老公有外遇了,而且不含蓄。”

  “咱们明天就到了,安排下时间去看看她,别急。”“我也这么和她说的,他们一起吃苦到现在,好不容易日子过好了,敏敏这几年都在家里相夫教子孝敬公婆,现在老王搞这个,真不好。”

  “别人的事情咱不清楚,先不要发表意见,等了解了再说。”“嗯,睡吧。”“晚安。”

  道了晚安,乐迦琴是顺铺躺着了,荣城还没。

  自己不是第一次和乐迦琴共处一室,不过之前都是不正常情况,不是宿醉的她就是生病的他。现在这样第一次,荣城还是很有别样感觉的:兴奋激动又害羞外加紧张。自己这么费周折到了安城,现在乐迦琴就在自己面前,这感觉很美好,就像春天的早晨,看到麦苗的生机盎然。

  这么想着,荣城起身,坐到乐迦琴的床铺边,伸手扳过乐迦琴的身子,面对自己。

  H最0新s章。4节"上\酷B匠y,网#

  “珞珞,你爱我吗?”已经懵然闭眼的乐迦琴看着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大的脸,顺嘴吐了一个字:“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