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下午,又是溶洞,因此陈曾祺他们并没有在溶洞玩很久,溜达一会就撤退了。

  晚饭陈曾祺做的,难得的做的都是乐迦琴喜欢吃的,尤其是萝卜干炒腊肉的。这道菜陈曾祺照着菜谱做的,关键在于,能在安城买到萝卜干和腊肉,很费劲。

  饭后厨房陈曾祺收拾的,陈兮玥被安排要清扫家里的地。

  没给安排活的乐迦琴选择洗澡,完后清爽爽的躺在床上,半靠在床头。

  微信接收到一条信息‘想你,想你,好想你,我好想你。’荣城发的,乐迦琴没回复,但是删除了信息。

  她看着忙着搞卫生的女儿和在厨房忙碌的丈夫,心里有那么一点痛。陈曾祺很少帮她干活,今天这么积极勤劳,她很欣慰,但是也觉得理所当然。

  既然理所当然了,就不用看着了,早睡早起。想到这,她给荣城一条信息‘我也想你,晚安!’陈曾祺收拾完卫生,伺候陈兮玥睡好后,回到房间,看见乐迦琴已经睡了。他也没叫醒他,直接进被窝。

  一进被窝就伸手搂住了乐迦琴,看她似睡没睡的脸庞,一阵凝视。然后起身开了床头灯,粉蓝色的光芒柔柔的散开,陈曾祺轻轻的亲吻乐迦琴的唇。

  亲一下,慢慢的再亲一下,手指在她唇间摩挲。乐迦琴穿的对襟睡衣,陈曾祺轻车熟路的一颗一颗解开扣子。在舌头探入乐迦琴的口中开始搅和时,手也搭上她的胸,慢慢的揉捏。

  乐迦琴还没睡踏实,陈曾祺的动作弄醒了她,她没反抗也没回应,也没睁眼。

  陈曾祺的唇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小吻下去,来到胸前,在右胸上添吸,含住她的小樱桃时,乐迦琴还是没吱声。

  陈曾祺恶作剧般轻咬了一下这颗小樱桃,乐迦琴发出一声嘶,随着陈曾祺的用力的吸,她皱了下眉头。他没给她机会,同样的方式对她的左胸。

  最后,顺着肚子亲下去,过了肚脐眼,当他的唇滑到她的下身时,她一颤抖,被直接含住了。

  在乐迦琴浑身瘫软,洪水泛滥时,陈曾祺用力一狠劲,挺腰进去了,直到最里头。

  乐迦琴咿嗯一声,搂着陈曾祺的脖子,叫了一声祺,就咬住了他的肩膀。

  …………

  激情过后,搂着乐迦琴,一边顺着她的背,一边从床头柜拿了一根烟,点着。

  一边吸烟一边顺着她光滑的后背,连吸了三根烟后。他憋着一口烟劲,抬起乐迦琴的脸,捏着她的唇,一口烟传到她的嘴里,并吻着她的唇把烟强行过给她,并唇对唇封着她的口,直到她吸了进去。

  乐迦琴一阵呛,但是没睁眼,也睁不开,她在迷迷糊糊的和周公的约会,却听到陈曾祺的声音敲击她的鼓膜:“琴姑娘,你能告诉我,他是谁?那个在你们单位门口接你,给你扣风衣扣子的男人是谁?中午你们是不是还一起吃饭了?”

  没人回复他,但是乐迦琴顺手搂着他脖子,整个人缩进他的怀里,继续睡。

  陈曾祺没再问,只是顺着她的姿势,抱紧了她。

  陈曾祺搂着乐迦琴,一个人在那猜测那个男的谁?同学、朋友、同事还是?乐迦琴的朋友圈子他一向没多大兴趣,之前他倒是见过她的同事和舍友,但都是女的。

  他也经常听乐迦琴会和陈兮玥提到贺冰,隐约知道贺冰是个经纪人,又是单身汉。但是那娘俩看贺冰的工作视频呀他都是很不屑的,现在有点小后悔,觉得自己应该看看贺冰。常听说贺冰很忙,怎么会跑到安城来?

  也听乐迦琴在一次饭局上和前同事提起一个叫翟涛的,说那是她很净重的良师益友,她不定时会送一些名人书法作品送他切磋,那人有老婆孩子,更不会这么频繁的出现在安城?

  她朋友们的丈夫们和家人也很仗义,他也见过其中的一两位。再剩下,好像就没有了听说他还有那个熟悉的异性朋友。这个时候陈曾祺觉得自己确实不是个给力丈夫,连老婆的朋友圈和日常交往的朋友都不知道。

  看√正版章节=上'酷Yr匠…}网'

  看自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陈曾祺就睡觉了,睡前提醒自己:“明天问问那个男的是谁?”

  一早,乐迦琴重复着工作日的节奏:自己先起,到厨房做早点,然后喊陈兮玥起床。

  当她端杯水喊醒陈曾祺时,睡得还迷糊的他爬起来一口气喝完水,杯子没有像以往那样还给乐迦琴。而是睡眼惺忪的问:“迦琴,昨天和你吃饭的那个男人是谁?”

  乐迦琴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但是还是接过杯子,说:“他叫荣城,我上司。”“哦,”陈曾祺应了一句继续睡。

  乐迦琴一边招呼陈兮玥,一边说:“我们时间到了,先走了,你也早起。”说完带着孩子走了。

  关门声“嘭”的一声响,陈曾祺没再继续睡。

  爬起来洗漱,对着镜子刷牙,刷了一会,才想起乐迦琴关于他那个男的是谁的回答是我上司,她现在还在单位给领导当司机啊。

  梳洗完吃了早餐,陈曾祺也出门了。

  直到开车出了小区拐上马路,他才想起乐迦琴前段时间和他说了想换工作,问他的意见。他当时态度比较冷淡,乐迦琴后来也没在说啥。现在看情况,她是换工作了。

  新工作做什么他还没关心过,看来得和陈兮玥聊聊,鼓动她去妈妈单位转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