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个周末。

  周六,乐迦琴要去碧桃庄整理会议资料上报倾慕科技总部,公车上人很少。一夜春雨,如洗一空,各种绿色分外妖娆,且层次感强:碧绿、翠绿、葱绿、深绿、水绿,点缀点朱红色,好不热闹,空气都清新了很多。

  资料是荣城开会带回来,会后吃饭他喝了点酒,到碧桃庄头一挨枕头就睡了。

  乐迦琴到了碧桃庄,按照荣城便笺交代的,把会议记录和倾慕科技总部的最新提供的各资料,有条不紊的整理,归类,糅合,中午时处理好了。

  因为周六下午说好要带陈兮玥去儿童科技馆转,她整理完资料放到办公桌上,留言就走了。

  晚上陈曾祺一家三口正在外面吃必胜客,乐迦琴收到荣城电话,让她周日一早再过去下。

  每周日雷打不动是陈家一家三口睡懒觉的日子,但是今天乐迦琴注定睡不成懒觉了,她出门时陈曾祺和陈兮玥还在睡觉。

  到了碧桃庄,一开门,乐迦琴就被站在门里早早候着的荣城抱住了。

  她猛地被这一抱吓住了,她给自己顺口气,说:“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吓死我了。”“你先跟我上楼,”荣城几乎是拖抱着她上楼的。

  一进卧室门,她直接被推倒在床上,荣城扑上去就亲。

  乐迦琴有点懵了,但是女人的体力是敌不过男人的,何况这男人一句话不说,只是亲她。手也顺着滑进她衣服里,在她腰间抚摸。

  荣城就一直亲吻她的嘴,乐迦琴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的嘴有什么魅力,让他亲的这么痴迷,但是她还是强行把荣城的脑袋推开。

  荣城说:“我梦见你了,就特别想和你在一起,就喊你过来了。”“嗯?”“我想亲你,就这么亲吻你的嘴,你说好不好?”

  乐迦琴看着这张脸,看了好一会,手指划过他的额头,划过他的眼睛,划过他的鼻子,最后到了嘴巴。抬手环住他的脖子,拉低他的脑袋,对着他的唇,吻上去。

  她的举动荣城是很很乐意,等乐迦琴吻着他的嘴唇好一会后,他拿回亲吻主动权,把乐迦琴压在身下,狠狠的继续亲。

  忽然他在乐迦琴耳边用糯糯的口气说了一句:“珞珞,我想要你,可以给我吗?”乐迦琴想都没想说:“现在不可以,”没给荣城说话的机会,她再次主动去迎接他的唇。

  “有理由吗?”看着他的眼睛,乐迦琴说:“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我也很不好意思,我心里竟然住着两个人,要是在我没来安城之前,那个时候,我可能会把自己交给你,但是现在不行!我们现在只能亲吻拥抱。这样我都觉得罪恶。”

  “好,”荣城继续亲,乐迦琴回应了他,两个人就这么着亲吻着对方,一会躺着亲,一会坐着亲。

  亲完就在一起抱着,不说话,直到荣城的肚子咕咕咕的叫。

  起身,出门,取车,选了在蓉城楼吃午饭。结果吃到一半,遇到熟人了。

  |D看正版章节☆上酷p匠dK网f

  因为周日,张浩天他们例行聚会,这次选在蓉城楼吃饭。

  陈曾祺并不是每周都参加,当他早起发现乐迦琴不在时,张浩天喊他出来聚会他就来了,霍峰也带着孩子来了,都是拖家带口的。

  孩子们都在儿童游客区域玩,张浩天是给孩子们送水时,发现坐在靠窗位置的乐迦琴,又往对面探了探身,发现乐迦琴对面还坐个男的,那个男人好像见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回到包间,他对陈曾祺说:“我看见你老婆了。”“在哪?”头也不抬只顾看平板的陈曾祺问。

  “靠窗那边座位,跟一个男人,那男的面孔不熟悉。”“知道了。”

  看陈曾祺的态度,张浩天觉得有点意思,就说:“咱哥们拖家带口出来聚会,就你老婆没来,给你说了她在那边和别的男人吃饭,你怎么还在这玩。”

  陈曾祺这才抬头,看了看大家,才看着张浩天,说:“难道只许我跟朋友聚会,不准人家和朋友吃饭。”

  “问题是你老婆来安城才多久?”“就认识新朋友对么?”

  “对。”“我也不知道,”说完吃了一口菜。

  张浩天说:“我去跟你老婆打个招呼。”

  他端了杯酒往大厅雅座走去,还没到乐迦琴她们跟前,张浩天发现桌子上已经没人看,环顾四方,看见乐迦琴和一个男的一前一后出了蓉城楼,男的在门口边上等着,乐迦琴不在。

  张浩天跟着到了门口边的一棵发财树后停下。看见一辆白色的标致的小车停在那个男的身边,那人到了副驾驶那边,拉开门上了车,开车的就是乐迦琴。

  看着他们的车离开,张浩天回到包间,说:“陈曾祺,那个你老婆跟那个男的都走了,还是你老婆开的车,我看了,是东风标致的车,那个男的是不是上次在你老婆单位门口接她的那个人。”

  陈曾祺吃了一口菜,看着张浩天,说:“那是标致的跑车507CC,在我们小区楼下停了一段日子。”

  这时霍峰也说了,“我上次在市中心医院也见过弟妹自己开车取药,说是给朋友。我开始以为是和你一起来,后来看她开车可利索了。”

  陈曾祺没说话,只是吃菜,平板也不玩了。

  张浩天说:“陈曾祺,你都不好奇?”“好奇什么?”

  “你老婆和那个男人。”“有必要好奇吗?什么关系我回去一问不就好了。”

  “她会告诉你吗?”“怎么不会?”

  “你不要忘记你老婆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你跟前,我总觉得她跟男的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个男的肯定不是本地人。”“肯定不是本地人。”

  “你认识啊?”张浩天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认识,那车是燕城牌照,看你那智商,”陈曾祺笑着说。

  张浩天有点怒了:“陈曾祺,我好心办坏事,你都不担心你老婆,我担心什么劲。”

  陈曾祺担心吗?看着不担心。他们的聚会过了没一会,媳妇们带着孩子们回来了。又吃玩了一会,聚会结束。

  陈曾祺看陈兮玥在安全座椅上坐好后,开车。拨了乐迦琴的电话:“你在哪?”“在家,你们在哪呢?”

  听到乐迦琴在家,陈曾祺心里比较满意,说‘我们出来和峰哥他们吃饭,本来全家一起的,你没在。我们刚散,准备回家。’‘好的,开车注意安全。’‘要不咱们再去逛逛,大周末的,你在家等着,我们现在回去接你。’‘好吧,接了我去哪?’‘见了再说吧。’一家三口碰头后,听了陈兮玥的建议,去桉山支脉红坡岭溶洞玩。

  溶洞的形成是石灰岩地区地下水长期溶蚀的结果,石灰岩里不溶性的碳酸钙受水和二氧化碳的作用能转化为微溶性的碳酸氢钙。由于石灰岩层各部分含石灰质多少不同,被侵蚀的程度不同,就逐渐被溶解分割成互不相依、千姿百态、陡峭秀丽的山峰和奇异景观的溶洞,由此形成的地貌一般称为喀斯特地貌。

  红坡岭溶洞形成于大约春秋时代,建国后才被驴友发现。几经风雨变迁,1996年才被安城市政府批准作为独立景区修建,直到2000年才对外开放。

  溶洞里太漂亮了,难得还有石钟乳。

  一进溶洞,冷飕飕的,陈兮玥说:“这里好漂亮,也好冷,幸亏我穿了外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