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搬到乐园小区居住,乐迦琴上班距离就远了,要倒地铁倒公交。但是她很开心:休息日想睡几点睡几点,想和丈夫说啥都不用担心有人看着,连给陈兮玥的电话每次通话时间都长了。大概陈父陈母知道儿媳不在女儿家住了,少了一个说教儿媳的资本吧。

  陈容若后来提出几次要请乐迦琴吃饭,都给她找各种理由推脱了。

  陈曾祺说:“你傻啊?她要请你吃你就吃,肯定是大餐。”“我才不吃呢,宁愿不吃大餐,也不愿意吃一顿饭被说教个不停。再说,我又不是没吃过大餐,不稀罕。”

  大概又是三个月后,陈曾祺回到S城。白天两人一起上班,晚上一起下班,很好,总算过了一段正常的生活,只是孩子不在身边,多少有些不完美。

  乐迦琴一贯喜欢闻汽油尾气的味道,但是她忽然发现自己喜欢的味道闻着不喜欢了。有好事情发生,乐迦琴怀孕了,口味又一贯刁起来了。

  第二次怀孕了,乐迦琴也算轻车熟路了,生活正常进行。

  这年年底,陈曾祺乐迦琴夫妇早早收拾好准备回家陪孩子。

  结果陈容贝今年要回娘家过年,她放假晚,陈曾祺建议她坐高铁,他们在车站接她,都不行,非要让等她一起回。补充下,是陈曾祺他们开车回。

  ;看}正Ns版67章◎:节、◎上《酷匠}!网…◇

  对于调假不上班等着回家陪女儿的乐迦琴来说,成了调休假等大姑姐,她不愿意,和陈曾祺吵。

  回家那天,陈容贝一上车就发现车内气氛不对,就笑嘻嘻的说:“你们吵架了?过不下去就不要过了嘛,离婚。”

  乐迦琴撇她一眼:“我们就喜欢吵架,一天不吵心发痒,离不离婚管你啥事。”陈曾祺没有说话。

  从S城开车到安城,大概需要八个小时,一路上乐迦琴都没怎么说话。就看着陈容贝一路上都各种说教她,陈曾祺一直没吱声。

  等到了婆家所在镇上,陈父陈母带着陈兮玥已经等着了,陈容贝下车陪着父母回家。陈兮玥上车,跟爸妈一起回家。

  当车上只剩下一家三口时,乐迦琴说:“她当着我们的面想干嘛,我们为什么吵架她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吗?她当着你的面喊我们过不下去离婚,你为什么不吱声?”

  陈曾祺不说话,乐迦琴说:“这次我还是给你脸,她要当着我们的面再这样,你不要怪我不给你留脸,不要怪我到时说话难听,”说完带着陈兮玥下车。

  这个年过的不怎么样。远嫁的乐迦琴看着这在婆家的春节里,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婆家了,但是自己的处境没有变,看着老公和自己的家人相亲相爱一家人,还要在他们面前对自己表现出冷淡和不屑,她就很难受。好在孩子总是护着妈妈的,和妈妈亲。

  好在春节就七天假,调休的乐迦琴初八要准时上班,为此过了元宵才上班的陈曾祺不得不早回S城。

  陈荣贝也一起返回S城,一路又是说教,全方位各角度说教,乐迦琴无视,自己看书听音乐,冷眼看着那姐弟俩一路秀亲情无限。

  三八节前几天,已经怀孕四个月的乐迦琴意外小产。不得不和单位请假一个月修养,又赶上陈曾祺被派去北省出差,没人伺候的乐迦琴最后被送到婆家安城修养,不能和丈夫一起,但是能和女儿一起生活也是陪伴,乐迦琴来到了婆家。

  刚到安城的第一周还好,婆婆好吃好喝伺候着,女儿除了上幼儿园剩下时间都陪着妈妈,总算安慰了乐迦琴刚刚又失一子的伤痛。

  可是过了一周,陈容贝到娘家来给母亲过生日,生日过完了还没来得及走,婆婆临时有事离开了两天。

  这两天,陈容贝又逮住机会训导乐迦琴,说她不会看孩子,不体谅大人。

  人来疯的孩子也不好带了,乐迦琴生气之余,揍了陈兮玥,这下捅了马蜂窝了,护犊子的爷爷先不干了。

  .......总之闹矛盾了,这矛盾持续到陈容贝离开,陈母回来。

  从此,婆婆每天都要几单挑骨头的找乐迦琴的茬:不是她给陈兮玥洗头故意让陈兮玥感冒,就是说自己伺候儿媳妇月子很辛苦;一会说她不会带孩子,一会又说她一天就知道躺着。

  丈夫不在身边,婆婆又这样,乐迦琴没办法,自己早晚接送孩子。陈母给饭吃她就吃,陈母磨磨唧唧不做饭她就做给大家吃,初春的井水还好带点热,乐迦琴去给孩子洗衣服。

  陈母的每天都将家里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的汇报给在外出差的陈曾祺,当然都是乐迦琴不好的事情。

  眼看要出月子里,乐迦琴找陈曾祺商量,带孩子去燕城住几天。

  陈曾祺说要走你自己走,不能带玥儿,你要敢带走你们就不要回来了。并把乐迦琴在月子里几乎是每天都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列出来。

  乐迦琴听到丈夫的口气,听着公婆黑白颠倒的告状,彻底怒了。

  最后在和陈父陈母签了一份坚持带陈兮玥走,因此陈家不在承担孩子的任何开销,所有开销均由乐迦琴及乐家人承担的协议。

  连招呼都没和陈曾祺打,刚出月子的乐迦琴带着陈兮玥乘班车,离开了安城,换成火车,回到燕城父母身边。

  她离开时是正是四月,孩子们都上学的时段。

  售票员说:“你带着孩子,孩子不上学吗?”乐迦琴抱着陈兮玥说:“没事,幼儿园可以请假,我们逛逛就回来。”“我怎么感觉你一去不回的气势。”乐迦琴没说话。

  直到上了火车,她才心里踏实,终于离开婆家了,带着孩子。

  丈夫的话,公婆的态度,让她很坚决。

  谁也没想到,她这一走,就是小两年。

  回来父母身边,又养了两个月后,乐迦琴一边就近打工挣点钱,一边带着孩子。

  陈兮玥三周岁了,被送到燕城市区一家幼儿园上班,乐迦琴在王钰的介绍下,到了泰康保险公司做内勤。

  在回到燕城的日子里,陈曾祺都没有联系过乐迦琴一次,哪怕是关于问孩子,陈父陈母倒是电话打了不少,开始乐迦琴还接,好让孩子和老人说话。但是当每次都是听到公婆说教她时,她设置了特别铃声,他们再来电话,自己一概不见,交给陈兮玥自己处理。

  平淡如水的日子过了半年后,乐迦琴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刚失恋没多久的荣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