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婚姻里总有自以为是的奇葩出现

  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随着时间也过去了。但是乐迦琴对陈曾祺的不满和芥蒂从此埋下种子,慢慢的,还生根发芽了。

  后来的生活,让乐迦琴很失望,当公公婆婆以及他那个大姑姐甚至大姑姐的丈夫,都把手伸伸的很长来干涉他们的生活时。

  乐迦琴爆发了一次。

  当时在S城,有了孩子后第一次上班的乐迦琴在丈夫的极力要求下,被要求和陈容贝夫妻做伴,理由是他不在家姐姐姐夫可以代为照顾她。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吧,那时陈曾祺被外派去大东北出差,陈兮玥都暂时安排在爷爷奶奶身边生活。

  这三个月对乐迦琴来说很不好过:丈夫不在身边,要命的是她还遭遇一次被抢了包,幸亏好友李糯康第一时间给她送来救济款。

  陈容贝却在这个时候要求她缴纳房租,她还得负责全家的卫生,尤其是厨房里的卫生,陈容贝吃完饭甩手就走。人家还先告诉陈曾祺是乐迦琴不勤快。

  *I酷0匠u}网#首b|发XC

  已经两岁的陈兮玥也不在跟前,想念孩子了给孩子打电话也要看公公婆婆的心情,她明明听见孩子在边上说话玩,但是老人却告诉她孩子睡了。

  乐迦琴给妈妈诉说,乐母劝她忍忍。

  陈曾祺回来,乐迦琴也不和他说这些事情,因为他大老远回来看自己毕竟只呆那么三四天,白天还都上班,连分享快乐的时间都不够。

  乐迦琴记得当时她看陈曾祺的手机,发现了姐弟俩的聊天记录。

  陈容贝要乐迦琴交房租,因为她发现乐迦琴买了一个包和一双鞋子。

  乐迦琴说:“我刚出来上班,没钱,但是我不能白住你的,我需要和陈曾祺商量下。”陈容若:“说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你想累死我弟弟吗?”

  乐迦琴说:“我们是夫妻,这些事情就该一起承担。”说完她下楼给李糯康打电话疏泄自己的心情,刚到S城的乐迦琴只认识李糯康。她也和陈曾祺说了缴纳房租的事情。

  她后来看到姐弟俩的聊天内容:‘陈曾祺,你在不在?’‘在。’‘我找你有事情!’‘为房租的事情吗?’‘对?我没有义务养她,你觉得我不该收房租吗?’‘你觉得应该收就收吧。’‘我快要被乐迦琴气死了!’愤怒的表情。‘你说说她怎么气你了?’无所谓的表情。

  ‘我说一句她有三句话等着回复我!’‘哦。’看完这段记录,乐迦琴很生气,她对着不在跟前的陈曾祺说:“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我根本不愿意跟她们一起住,是你坚持要的。为什么不告诉她,我是脚丫子被磨破了才在地铁入口看到这鞋子,二十五一双就买了一双……”然后她几天没理陈曾祺。

  在住了差不多三个月后的一个周末,乐迦琴趁着丈夫回S城,央求让自己离开陈容贝,她的理由是:“你给我一条生路也给她一个清净的环境。”陈曾祺说没事。

  乐迦琴说:“怎么没事,互看不爽为什么非要在一起?我超市买个特价水果请她一起吃,她都会说我浪费,说她一个月收入两万的人都不舍得吃我一个收入两千的人却在吃。连你回来我们夫妻住宾馆都要偷偷摸摸。你要觉得她都是对的,你和她生活,不要折磨我。”后来陈曾祺松口了。

  就在当天晚上,陈曾祺带着乐迦琴去了一个一个朋友给介绍的住处。看完房子后,趁着陈容贝夫妻不在,乐迦琴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全部打包带走。

  开往新住处的出租车上,乐迦琴给陈容贝发短信:‘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我觉得住在您那给您带来了很大的不方便,我搬走了。’陈容贝的短信很快回复过来‘你去哪里住,我都没听你说过。’乐迦琴不想再回复,就告诉陈曾祺自己带着行李上车了,并说了大姑姐的问话。陈曾祺说你什么都不要说,我来说。

  晚上吃饭时,陈曾祺接到陈容贝的电话,只说她一个月就两千,给你交了房租了她喝西北风,住不起了,不住了。

  乐迦琴听到电话里陈容贝的解释:“我只是帮她存钱。”

  乐迦琴很开心,她终于可以自己生活了。

  第二天下午陈曾祺就离开了,继续到北三省出差。晚上下班,乐迦琴回新住处。

  还在路上时,一起住的小姑娘婷婷就打电话:“姐,我们晚上熬稀饭,你一起吃吗?”乐迦琴赶紧回复:“如果不打扰的话,我很荣幸。”

  到了新住处(乐家小区),和乐迦琴有过一面之缘的陈曾祺的朋友冯亮也在,见到她都叫是一句话:“嫂子好”。

  开心的吃完晚饭,帮忙收拾了厨房。乐迦琴发了说说表达了自己好心情。

  她呼叫林敏敏:‘我到新住处了,他们叫我嫂子,可是那个冯亮比我大唉’开心大笑的表情一串。

  林敏敏也回复一串开心的表情‘问嫂子好的时候是不是感觉特爽?’‘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