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容贝始终还是认为乐迦琴高攀了她弟弟,配不上她弟弟。她觉得自己的弟弟高大帅气,乐迦琴不是美女。她对未婚先孕的行为表示不满,可是她自己一样和对象同居,只是避孕措施做的周全,没出意外而已。

  她对乐迦琴说:“你为什么非要嫁给我弟弟呢?你不能因为一场错误的恋爱就让我弟弟对你负责一生?如果你觉得我弟弟离开你是种不负责任,你可以选择找你的前男友负责。”

  乐迦琴说:“我们是成年人,男未婚女未嫁,在不在一起我们自己说了算。我想嫁给他,因为我享受在他面前做真实的自己的生活。”

  “你必须在你的孩子和你的男人中选选择一个,要么你留下孩子,要么你离开我弟弟。你配不上他。”

  乐迦琴幽幽的说:“配不配的上,你说了不算。我跟陈曾祺,在我没见你之前,我们连架都不曾吵过,有事都是商量着来,连脸都没红过。”

  陈容贝一脸轻蔑的说:“那你让他回来没见我以前呀。我告诉你你必须在大人和孩子之间选一个,要我弟弟请放弃你的孩子,要你的孩子请放弃我弟弟。”

  乐迦琴说:“我两个都要。”

  然后她和陈曾祺说:“这个女人,我敬她是你姐,我这次不计较,她要不是你姐,我一个耳光子甩过去。”

  很遗憾的,乐迦琴决定要嫁的男人也是娶了她的男人时,发现这这个人是个妈宝男,连断奶都在哺乳期的妈宝男。

  婚后乐迦琴全职带孩子,公婆也提出把孩子接到他们身边给养着。乐迦琴拒绝了,她要自己带孩子,哪怕跟着已经不在燕城的陈曾祺到处跑陌生的工地在陌生的地方,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她只要他们少年夫妻不分离,也只要Haivi在成长岁月里爸爸妈妈都能一起陪着。

  乐迦琴和陈曾祺都来自农村,乐迦琴他们村有好几个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年能回来一两次的实属罕见,由爷爷奶奶带着的孩子,除了顽皮和思念父母外,生活其他方面也比较放纵不约束自己。

  乐迦琴不能接受自己幼小的Haivi(她官名叫陈兮玥)做留守儿童,她顶着各方面关心的口水,就是坚决自己带孩子。

  陈曾祺白天忙着上班,还不定要到S城和B城开会述职。乐迦琴自己带着一个孩子,一边照顾打理丈夫的饮食起居,一边还要担心孩子不安全……虽然辛苦,但是看着孩子在爸爸妈妈都在的家庭氛围下,生活的开朗又乖巧时,乐迦琴觉得很值了。

  那时候,陈曾祺早早都是回家,看着女儿和老婆。乐迦琴觉得这样很满意,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一起生活,生活累点,生活条件相对辛苦点,但是能和丈夫孩子在一起,享受过一天少一天的未来日子,她很满足。

  Haivi很懂事也很可爱,一岁前后的一年时间里,她是爸爸妈妈日夜陪同的,即使临时分开也是只有两三天时间。

  陈曾祺能带老婆一起同行时都会同行,不能一起同行他也是速战速决跑到外地出差,完了再火急火燎的赶回到她们身边。

  一岁半时话还说不利索的陈兮玥,但是她能控制自己的行动了,不管外面是刮风下雨还是艳阳高照,每天到了要出门的点,她就戴着帽子穿着鞋子,给妈妈拎着包,嘴里嗯哼嗯哼打着手势要出去玩。

  经常不想动的乐迦琴只能选择每天都带她出去,那怕到大街上的广场上坐一个小时再回来。她要不及时带着陈兮玥出去,陈曾祺就有意见,说她专门带娃却不满足娃的要求。乐迦琴嗔怪丈夫不看客观天气情况,就会顺着女儿的意思。

  一家人有快乐也有小烦恼,不过这些烦恼都来自于陈兮玥同学。

  在皖省一个小镇上住时,陈兮玥还不会走路,爬的很好,她常爬到一群小鸡跟前和小鸡说话,还很认真的和小鸡去亲吻。乐迦琴很怕小鸡啄了她,但是爸爸认为应该支持小朋友的友好交流行为。

  同样是坐摇摇车,别的小朋友每天坐一次,每次花费一元硬币坐五分钟就可以。但是陈兮玥不行,她每次要连着坐至少五个硬币,不然就扯着嗓子哇哇哭,乐迦琴很抓狂,爸爸却说小朋友聪明,她知道自己不是每天都坐。

  三口之家的快乐生活在一次奶奶要带还在吃母乳的陈兮玥回老家生活开始出现不快乐。

  陈母和儿子商量这事,在知道婆婆要走前了乐迦琴才知道这事,她和丈夫核实,丈夫无所谓的态度让她很生气。

  他们第一次发生了争吵,吵的很厉害,甚至动了手。彼时的陈母并没有劝架,也没有沉默,而是在边上说自己来看儿子儿媳多委屈。

  陈曾祺完全的妈宝男行为完全展现了出来,顺着母亲,和老婆吵架,甚至连一同住的同事来劝架,他都没有考虑下老婆的立场。

  这件事情后,乐迦琴带着孩子离开了几天。但是,她从此开始讨厌婆婆的一些言行。

  陈曾祺没有问动手一事向乐迦琴道过谦,只是像什么都发生一样要乐迦琴给他找一件自己很喜欢的衣服。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乐迦琴说。“那是因为你对我了解的还不够深,”陈曾祺回答。

  彼时,陈兮玥来到这个人世间才11个月,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她,看着爸爸妈妈因为奶奶起冲突,还动手,她只是吓的哇哇哭,一边哭一边伸手要妈妈。但是奶奶抱着她不撒手。

  这次事情后,乐迦琴给曾经很好的良师益友的前同事翟波打电话说这事。

  翟波在电话里说:“在农村,对老婆动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看你当年不听我的劝,你要一直呆在S城做传媒,以你的能力加我的指导,你现在过的是根本和现在不一样的生活。你选择了这样的人生,你要学会承受。”

  乐迦琴死鸭子嘴硬的说:“我也来自农村,我们村只有上一辈的人家才有这种事情发生。”

  “你不要忘记你所嫁的东圣省是中国那种拿老婆当私有财产思想最严重的地方,何况你还远嫁。远嫁,注定你除了得到一个男人外你放弃了所有,包括你的父母朋友,你看你现在除了找我说这些,是不是有一丝后悔,你现在的情况是,除了有个有血缘的孩子,那个男人都不顾你。”

  …%最新W-章;节E。上酷}#匠网L

  “确实有点后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