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迦琴和陈曾祺是在一个节日的燕城认识的。彼时,刚到燕城的陈曾祺和刚回燕城的乐迦琴在燕城古城南门外的演出广场相遇了。

  那会燕城正在南门瓮城内举动中秋的文艺演出。古城墙上红色的古灯红彤彤又带着黄色光芒一排望去,整齐的像待检阅的部队,瓮城的舞台灯摇摆着照射在古城南城区上空。演出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渺茫夹杂着观众的呐喊声,给当时的南门广场笼罩着历史的醇厚。

  正在欣赏夜景的乐迦琴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撞她的人是陈曾祺,他和燕城分公司的同事一起出来看演出,一伙人正开心的享受节日的燕城美景,不想太陶醉的他撞了人。

  第一眼不是一见钟情,但是陈曾祺很有礼貌的说对不起。乐迦琴说没关系。说完两个人就各走各的。

  乐迦琴确实被撞疼了,她哎吆一声就近找个台阶坐下,揉揉了被撞的胳膊,心里说大过节的,刚回燕城就这样,好没意思。

  结果有声音说:“您没事吧”,抬头一看,是刚才撞他的人。“没事。”

  “我刚到燕城,太开心,没注意撞了你,很抱歉,我跟同事一起,不便久留,这是我名片,”说着双手递上名片。乐迦琴接了,名片很简单:单位是S城城建集团总公司,职业是现场技术指导,姓名是陈曾祺,紧跟着是电话号码等。

  “方便告诉我您的电话吗?”陈曾祺问。乐迦琴机械般的报了手机号码。

  “您怎么称呼?”“乐迦琴,”乐迦琴看着他的眼睛回答。

  “乐小姐,您号码我存上了,我同事在等我,我先走了,您还有不舒服的请直接联系我,”说完就走了。

  乐迦琴看了看这名片,直接扔包里,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休息了两日,乐迦琴接了一个展会,离开燕城,再次去了B城。

  这次展会主题是孕婴童的,在会上排完照片收集完资料,乐迦琴晚上到了酒店。把需要上报的稿件和照片发给当时的单位北鸿传媒后,洗漱完准备睡了。

  手机提示有短信,陌生号码发来的‘乐小姐,您胳膊好了点?’乐迦琴坐到床上回复信息‘谢谢关心,已无大碍,您是?’‘陈曾祺。’‘哦。’‘有印象没?’‘想起来了,您好。’‘您还在燕城吗?’‘不在,我在出差。您有事?’‘也没什么事情,上次不小心撞到您,这不想请您吃个饭。’‘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不用特意请饭。’‘我刚到贵地,人生地不熟,同事们都忙,我想乐小姐不介意的话,我们可否交个朋友,您能给我做导游,带我感受下这座城市吗?’‘哦,等我回去联络您吧。’‘先谢谢你了。’‘不谢,晚安。’乐迦琴对陈曾祺的礼貌,表示赞同,但是突兀的请自己做导游,也不问问自己有没有时间,顿时觉得很不爽:这是找导游还是把妹前兆啊。

  回到燕城已经是三天后了,一进家门。就收到陈曾祺的短信‘您回来了吗?’因为有之前的短信交流,所以乐迦琴知道是这个人,直接回复‘刚回来。’陈曾祺就约乐迦琴见面吃个饭。乐迦琴接受了,她心想,吃个饭能让你心里踏实,就吃吧。

  饭约在周六中午,在燕城市中心燕南巷口的一家川菜馆吃的。

  陈曾祺很绅士,很有礼节。乐迦琴这下看清了他的长相:这厮身高180,体型中等,一张国字脸,留着类似于多年前郭富城的汉奸头,但是很搭这个人,穿的一身烟灰色的休闲装。乐迦琴看的挺舒服的,饭也吃的愉快。

  陈曾祺也在这次看清了乐迦琴,这妞身高大约170,体型偏瘦,波波头显得她的大脸很珠圆玉润,穿着正红色的休闲裤,纯白色T恤,背着一蓝白相间的竖条纹的双肩布包。整体看着还行,感觉也不错。

  饭吃到一半,乐迦琴接到大学同班同学萧菲的电话,说和辅导员李老师(萧菲毕业留校和她们的辅导员做同事)一起出来参加同事的婚宴,刚好在燕城市中心这的一家酒店。问乐迦琴在不在,说见个面。

  乐迦琴看了看陈曾祺,回复萧菲‘我在。’然后和陈曾祺说:“我大学辅导员和同学到这里,要见我,他们平时都在郊区学校,我得去见他们下。咱们今天就到这吧。”

  “没事,反正周末,你先见他们,我等你吧,然后带我逛这座城市吧。”“好吧。”

  吃完饭结账,乐迦琴就带着刚见面两次的陈曾祺到燕城中大商场写字楼,和萧菲以及辅导员李老师见面。

  见面一阵寒暄,互相介绍。

  先介绍李老师:“这是我大学辅导员李老师。”陈曾祺谦谦有礼:“李老师您好!”“这位是我大学同班同学萧菲。“萧菲您好!”。

  萧菲问乐迦琴:“这位是?”“哦,这是我的临时男朋友陈曾祺,哈哈。”乐迦琴笑着介绍:“他做城建的,在燕城出差,有需要这方面的找他。”

  李老师和萧菲和陈曾祺都哈哈笑,聊了会后就散了。

  乐迦琴说:“刚才谢谢你,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介绍你。”陈曾祺笑笑:“临时男朋友这个身份挺有意思,现在去哪?”

  +更0新最)快*2上z酷(e匠(‘网;

  “带你去燕城慈恩寺逛逛去,那可是当年的皇家寺院,香火很好,那一片还有不少景点。”‘好。’乐迦琴刷了公交卡,带着陈曾祺就去感受燕城这座历史名城。

  他们逛了慈恩寺,西苑,东苑等。

  邻近傍晚时,陈曾祺接到电话,原来先他到燕城半年的刘鹏知道他也被安排到燕城出差,同公司不同工地。现在知道他到了,欢天喜地的说要请他吃饭。

  陈曾祺说:“好,不过我和我媳妇在一起。”“那就一起吃饭啊,”刘鹏乐呵呵的。

  约好地方,在要见到刘鹏前,陈曾祺悄悄和乐迦琴说:“我告诉我同事我媳妇过来看我,所以你一定要表现的你不是本地人,你从外地来的。”乐迦琴偷笑:“好。”

  见面先介绍:这是我媳妇乐迦琴,这是我同事兼好友刘鹏。两个人握手问好,和刘鹏这顿饭吃的也愉快,饭后各自散去。

  乐迦琴把刚来本地的陈曾祺送到他们单位宿舍附近后,自己坐车回家。路上收到陈曾祺短信‘今天谢谢你,很愉快。’乐迦琴回复‘不谢,彼此彼此。’就这样,两个人就认识了,而且在第二面,就客串各自的另一半见了彼此比较敬重的人:师长和同事兼好友。我们能说这是命运的安排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乔荦荦说: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