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还没出门,乐迦琴的手机qq就提示有信息,扫了一眼。是林敏敏发来的,就六个字:小美女和土豪爹?着急出门,就没回复。

  等到了单位,打开一看。

  原来是昨晚睡前她看到远在B城的朋友发的一家三口吃日本海鲜刺身的照片,其中有两张是孩子和爸爸互动的。

  她当时看到孩子爸爸很沧桑就打趣:书苑爸爸怎么这么沧桑了,刚从非洲回来么?书苑妈妈回复:在外面给女人们折腾的,跟着一串偷笑的表情。

  乐迦琴看了感慨颇多,就把亲子照片发给林敏敏。这不,看到林敏敏的回复:“小美女和土豪爹?”她回复:“是的,我给你看的重点是这个男人很沧桑了,上次看照片还很有年轻时尚的魅力,现在很沧桑,都白发了。这才多久,”跟着吃惊的表情。林敏敏回复:“人都要老的嘛。”

  处理完手上的工作,乐迦琴回了信息给林敏敏:“我怎么发现婚后的男人都成了乌鸡眼了。”“乌鸡眼?怎么说?”

  “我发现男人婚前都很讲究,喜欢打理好自己,过的很有品质,婚后就相反了。”“你这是女版贾宝玉的作派。”

  “但是我发现婚后男人确实是乌鸡呀,我家祺爷是,宫皓(乐迦琴以前在S城的同事,一个来自东北的小伙子)也是,不知道贺冰(可迦琴关系很好的一个前同事兼朋友)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这三人是我知道的很在意生活品质的人。”林敏敏回复了一串憨笑的表情。“难道不是嘛?你家王大爷婚前婚后有什么变化?”

  “王大爷呀,我刚认识他时他是又土又老,后来上班了有钱了,开始慢慢的追求生活的品质,”林敏敏开始陷入回忆中。“我家祺爷,婚前啊只要条件允许,他恨不得一天洗澡三五次,发型也注意,护肤品一套一套,衣服三五天必须换一身,现在,唉,说起来就是泪。”

  “王大爷前回来,给我带了块浪琴的表,说也就五六千,你瞅瞅现在多有品位,前两年我买对西铁城的对表,还没这浪琴的贵呢,心疼的我呀。”

  乐迦琴发过来一串□□的表情“那多好,买了就带。哎,你说这荣城以后会不会也这样,他现在也蛮讲究的。”“嘻嘻,车子都买了狮子家的CC,低调又浪漫,可不比什么奔驰宝马都很壕似的暴发户。”

  “就怕婚后他也是个乌鸡眼。”“婚后再说呗。”

  干了会活,趁着不忙。发了一条信息标明自己的观点:“我发现这个婚后的乌鸡眼的男人呀,要是忽然跟花公鸡那样讲究起来自己,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发现自己老婆越来越有魅力了,还有一种就是他们在外面遇到有吸引自己的花母鸡了。”跟着一串大笑的表情:“不过有的人会一直讲究,比如贺冰,他的化妆台上护肤的一套一套,衣柜里衣服比女人的还多晚,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没有看到他有要不讲究自己的时候,只有越来越变本加厉了,以后估计也会一直如此。但是这个也可能和职业有关嘛。”

  发了两条信息也没见林敏敏回复,一看表中午了,同事都准备出门吃饭了。自己也忙着,准备吃饭。

  乐迦琴外带了鸡腿饭,吃前拍照发给林敏敏看。

  林敏敏吃完午饭后,再看手机,已经是午后两点多了。对话窗一张鸡腿饭陪小菜的照片,就发信息:‘你自己做的?’逮着空闲时间的乐迦琴赶紧给回信:‘我那有这手艺,鸡腿外面买的,蒸的泰国香米饭,在配个拌三丝小菜。喝正山小种的茶,啧啧啧。’‘你还挺会享受的。’‘我那有你做汤的手艺好,这里好多东西吃不了,我都准备以后午饭吃泡面了。’‘没事,趁着这机会减肥,夏天要来了,条子要养好嘛,’又是憨笑的表情。‘我必须要好好减肥,估计最多一个月,荣哥儿要过来出差了,我得有个好的面貌。’“好吧,你好好面貌吧,我先接孩子去了。”“我也拾掇拾掇准备去接孩子了。”

  两个人各给对方发了一串傲慢无礼的表情后,开始进行各自的接孩子的生活。

  晚上睡觉前,乐迦琴准备第二天自己和孩子要穿的衣服,她拿出一件念叨了好几天的衣服,熨烫,让陈兮玥帮她举着。

  陈兮玥不可以嘴里说着:“你为什么不找爸爸给你帮忙呢?”“我就想找你帮忙呢?”

  “我要就不帮你呢?”“孩子呀,你要时刻以为妈妈服务为一种荣誉,至高无上的,无关乎与爸爸,”乐迦琴作语重心长的姿态和陈兮玥说。“好吧,我给你帮忙。”

  陈兮玥毕竟是小孩子,衣架能举起,但是力道不够,她随着乐迦琴的手左右摆动,根本没办法熨。

  酷匠!网永o/久◎?免j费…{看~小%说EY

  乐迦琴只好喊陈曾祺:“我说你能给我帮忙举着衣服吗?玥儿力道不够。”“好的,我给您举着,”陈曾祺意料外的很屁颠的给帮忙。

  熨了几下不见好,乐迦琴又说了:“这个熨烫机不好使,我要重新买一个,这个用来专门蒸脸,”边抱怨边继续熨衣服。

  举着衣服的陈曾祺忽然说:“不要熨了,就这么穿吧。”“不行。”

  “不是你看你笨的跟驴一样。”“不是,我怎么就笨的跟驴一样了?”乐迦琴气呼呼的问。

  “哦,不是驴,”陈曾祺看着可迦琴说,接着笑着说:“是笨的像猪。”“不是,我怎么就笨了,这跟熨衣服有什么关系吗?再说,我要是猪,你岂不也是猪”,说完拔了蒸汽机电源“不熨了,没意思。”

  把陈曾祺轰到客厅,招呼了陈兮玥早睡觉。接着躺进被窝的乐迦琴开始呼叫林敏敏,两个女人又开始叽咕开始了。

  ‘昨晚咱们宋老公遭遇枪伤,命在旦夕,我的小心肝着急的啊’,可怜的表情跟着一串。‘我说咱能不这么花痴么?那肯定不会挂的了,不然没戏演了。’‘下周就要结局了,很不忍心和老公告别。’‘那你继续追着啊。’‘看宋老公和乔妹,这不是简单的美女帅男,而是告诉我们势均力敌的爱情才能持久,’跟着一串思考的表情。‘我好久都没感受到爱情了,一天看着两个孩子,累都累死了快要,’林敏敏回这么一句‘早点睡吧。’‘晚安,快到周末了,可以睡懒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