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城他们到家时,荣母已经做好饭了,一家人吃了饭。燕城一带的乡下,都是吃两顿饭,只有九十点的早饭和下午三四点的午饭。

  送走荣艳和李倩如,荣城陪着母亲和继父坐到院子里聊天说话,不时,有同村串门子的来溜达。

  第二天一早,荣母就做上坟要带的东西。

  按照燕城的一贯习俗:清明上坟要给不在的亲人带香纸钞票,还要带上一绿一白两种二柳窄的凉面,白面就是平常吃的,绿面是用刚冒尖的刺角煮烂和面做的(过程跟那个央视舌尖报道过的韩国的尼姑笑面一样),都是煮熟了过了凉水,沥干用凉油拌匀。分别装入两个小碗里,插上筷子。和香纸钱一起放进小笼里,盖上干净的新抹布。

  到了坟地,祭拜过后,这些面条要分散放在坟墓周边,或挂在墓边的柏树上。然后折了柏树枝,回家后挂在大门上,就代表上过坟了。所以每逢到清明前后,虞镇这带的村庄里,家家门上都会别着柏树枝,这也是这一代的习俗和传统,祖祖辈辈都这样。

  早饭吃的也是一绿一白两种凉面,刺角面吃到嘴里,带点涩涩的触觉,又带些绿色植物气息,跟从小吃的口味一模一样荣城每年清明给父亲上坟,荣母都是这么张罗的,荣城也会按照母亲的交代,一丝不苟的去做。

  话说今年清明前见过了乐迦琴,荣城吃绿面时就拍个照发给乐迦琴,配文字:燕城的刺角面,跟着几个坏笑的表情。

  很快乐迦琴回了一句“不要欺人太甚,”配上愤怒的表情。“知道你吃不到,所以就是欺人太甚。”

  “我自己可以做。”“你那有刺角嘛。”回复了沮丧的表情,乐迦琴发了一句“你还没去上坟?”

  “吃完饭就去。”“上完坟怎么安排?”

  “带我妈和李叔出去逛逛,然后回燕城。一周后,二老随团去新马泰组团玩。”“不错,你最好安排倩如姐或者荣艳一起陪着,不然老人家出行不便,又是出国游。”

  “没事,他们正当年,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辛苦这么多年了,今年出去逛逛。”“也是,人家伉俪情深,灯泡们就不用跟着了。”“看哥安排的咋样?”“挺你。”

  吃完饭,荣城拎着笼,步行去墓地上坟。

  上坟的人不少,荣城走到父亲坟前,整理整理坟周边,献上面条,点上香。看着碑文上的父亲名字,荣城心头一酸,一晃父亲都离开十多年了。

  柏树是父亲去世一年后的清明他和荣艳来栽的,绕了坟墓栽了六棵,当时边栽荣城边哭,到现在树都很旺盛。

  当时刚进荣家门的李叔也来给帮忙一起挖坑,荣艳扶树荣城埋土,母亲去世后父亲当爹又当妈的缺乏母爱的倩如也来了,给浇水,场面倒是很和谐。

  过完三周年,荣城拿第一份工资,加上自己之前帮人编程序的收入,在第一个清明给父亲立了碑,除了荣母,一家四口都到了。荣艳还给父亲的坟边种了迎春花。

  点了一把香插好,荣城往碑前一蹲,开始一张一张的烧纸和钱,边烧边说:“爹呀,你在那边还好吧?又到清明了,儿子来看看你,给你送点钱,你想吃啥想穿啥就买。我妈现在好着呢,我也好着呢,艳儿也好。我还有点对不住你啊,快三十的人了还没给咱荣家添丁呢……”

  絮絮叨叨念念碎的说了好一会,一贯的套路,跟汇报工作一样。看着纸烧完了,在碑前端端正正的三叩首三磕头。

  酷匠‘网永dX久L免费…5看&小W说…

  上坟仪式完了,坐在墓碑前,荣城点了根烟。直直吸完三根,才说:“爸,我努力明年带你儿媳妇一起来看你,你保重,我回去了。”走前例行把苗条挂在树枝花枝上。

  回到家时,看到母亲在午睡,李叔自己在院子坐着。

  “叔,下午咱们出去逛逛。”“行,你安排。你妈还得睡会。”

  “等她醒来。”“你喝杯水,”李叔递给他一杯水。

  “我给你们报了个旅游团,下周你们出去逛逛,出国耍耍,这些年辛苦你了,幸亏有你,我妈现在生活的这么滋润,我都羡慕呢。”“哎呀,想不到我老李,种了半辈子的地,给人打小工,现在老了老了还有机会出国逛逛,这多亏我城城能干,”李叔忽然这么一说,荣城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想了想说“导游会带着你们,我电话跟着你们,你俩好好耍耍。”“好。”

  吃完午饭,荣城开着车,带着父母进到虞县逛去了。

  4月5日天黑前,带着父母的叮咛和家里的土产,荣城回燕城上班。

  临走前,荣城跟李叔说我去那边给你把电动车子骑回来。然后一路漫步的顺便一路和乐迦琴煲电话粥的去了隔壁隔壁隔壁村的李叔本家,把电动车子给李叔骑了回来。

  从毕业到现在,荣城很久都没这么和一个人煲电话粥了。开始是没钱,后来是没时间,再后来有钱有时间了女友冯梅不要他了,再一个他还觉得煲电话粥这行为太幼稚,这都是小年轻们才有的幼稚行为。但是现在,荣城确实在做这种很幼稚的行为。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但是宁愿搞笑还就要和乐迦琴煲。

  这一趟煲了一个多小时,乐迦琴喊着耳朵都发烧了他才挂电话。

  荣城觉得自己很搞笑,但是又觉得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在清明这么伤感的节日里有了愉快的心情。难道就是因为多了个还是未知的乐迦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