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下午四点多时,两个人借着酒劲,发了一下午的牢骚,乐迦琴还好,为了不让女士多喝,荣城喝了剩下的酒,他常应酬,酒量很好。但乐迦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趴在包间的桌子上,说是烂醉如泥一点不过分,还好没有吐也没有撒酒疯,估计心里那点牢骚发完了,就那么安静的趴着。

  喊来酒保拿了些醒酒的茶,荣城给乐迦琴喝了点,又喊酒保帮忙叫了辆计程车。背着她的包,扶着她的人,上了车。

  到了最近的酒店,开了房,把乐迦琴安顿好,自己洗了个澡。把两个沙发对着放好,自己窝在沙发里,对着乐迦琴一直看。

  乐迦琴的个头170,不算高,醉酒的她此刻很安静,就那么蜷缩在被窝里,眉头不时拧成一个川字。

  荣城点了一根烟,从沙发上爬起来。,坐到床边,把乐迦琴齐肩的头发分到耳朵两片,看着这张不大不小的得脸,自己喝了口浓茶,嘴对着嘴给乐迦琴喂了下去。

  喂了几口后,自己又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像是下很大决心的说:“要是你真的累的不行,咱俩就搭伙过日子吧,我的爱我的情都被她带走了,我觉得我不会再爱了,你的爱你的情也被他带走了,咱俩就这么相互扶持着过日子吧,我会对你好,对你的孩子好。我很想下班回到家有个人和我说话,和我一起吃饭。不然咱俩搭伙过日子吧,我会对你好的,不会给你这样醉酒的机会,至少,我们在彼此人生低谷相识,至少,我们知根知底,安全。至少我对你有感觉,我感觉你对我也有感觉。你说好不好?”

  絮絮叨叨一会,荣城也困了。给乐迦琴掖了被子,自己又窝回沙发里。

  第二天乐迦琴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怎么睡在酒店?大脑断片一会,她才想起昨天自己很爷们的喊荣城陪她喝酒的事情,结果自己先倒了,心下一阵惭愧。但是还知道被窝里一看,自己衣服都好着,心里踏实了。

  坐起来一看,沙发拼的蜗牛床上,还窝着一个人。光着脚的乐迦琴走到沙发前,看着还在睡着的荣城,能在一屋这么守着醉酒的自己,乐迦琴很欣慰。可是他就这么窝在沙发里,肯定不舒服。怎么也是自己喊人喝酒,这么想着,乐迦琴就去扶荣城,想把他扶到床上休息。

  荣城不算轻,乐迦琴好不容易把他拽起来,却没力气把人扶到床边。她这么一折腾,倒把荣城给弄醒了。

  荣城眯着眼睛看了下四周,发现乐迦琴的想法后,就配合她,趔趔趄趄的到了床边。躺下后荣城心里就很感慨,话说这床上还是舒服,四肢伸展开睡可比窝在沙发舒坦多了。

  乐迦琴闻着自己一身酒味,自己先皱眉头,她是很讨厌这个喝酒的味道的,看来这次陈曾祺的举动伤她心里了,自己身上都有这么难闻的味道。

  打开饮水机开关,拆了小袋茶叶,趁着荣城还在睡觉。乐迦琴赶紧跑去卫生间匆匆洗个澡,生怕自己一身酒味被荣城说,却不曾想荣城昨天带她来这里,是一直闻着她的酒味的。洗个澡换身衣服,整个人都清爽了,泡好茶。乐迦琴走到窗户跟前,拉开窗帘伸了个懒腰。

  猛的房间一通亮,荣城感觉眼睛一阵被刺通,人就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站在窗前伸腰的乐迦琴,轻咳两声。

  乐迦琴回身说:“你醒了,我给你泡了茶,你喝点,”说着端茶到了床边,放在小几上:“昨天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荣城起身拿了枕头垫在床头,半靠着说:“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能被你不好意思我很荣幸。谢谢你的茶,能再来一杯吗?”乐迦琴赶紧再接一杯递到荣城手里。

  荣城接过茶杯,看着乐迦琴说:“这样醒来不是一个人的感觉真好!”

  乐迦琴红了脸,忙低下头,一阵不好意思,自己除了和陈曾祺孩子常住酒店,这第一次和别的异性共处一屋,还是醉酒的情况下,幸好没什么事情。

  只是,自己为什么要找荣城喝酒,而不是去找林敏敏或者王钰她们。就这么相信一个从一个镇上出来的人,这么一想乐迦琴都被自己的举动吓一跳。

  看她低着脑袋,不知道又在想什么。荣城有点失笑,心想这个乐迦琴你都孩子她妈了,怎么这么胆大这么搞。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没有找她的其他朋友,而是找他喝酒,但是她能找自己荣城很开心:首先被信任的感觉很好,其次,她的唇很柔软,昨晚喂她茶水尝过了,很美好。忽然荣城很庆幸自己被喊出来喝酒,要是换了别人,啧啧后果不好说。

  今天还不是周末,看了看表,自己昨晚喝的不少今天就给自己放天假,打电话给大领导打了招呼后,给部门自己的得力下属打电话叮咛了下。

  荣城也不起床了,就那么半靠着床头看着乐迦琴。隔三差五的指挥乐迦琴给他倒茶,直到喝的肚子圆滚的实在喝不了,他才罢休。

  到了午饭时间了,荣城提出请乐迦琴吃个饭。乐迦琴说可以,但是我请客。“随你。”

  ¤/酷}=匠zv网v永久免费看{小说

  出门前,荣城把乐迦琴推到窗户前,站在她背后说:“你昨晚喝醉了,我给你说的话你有听到吗?”乐迦琴摇摇头。

  “我说如果你现在的生活真的很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们一起搭伙生活吧,我会对你好对你的孩子好。我请你也对我好。”

  说完就去开门:“你的包放到房间吧,可以吃完饭再来取,不然背着也重。我今天请假了,你要有时间也不介意的话,咱们去郊外转转,我让他们把我的车送过来。”

  直到荣城出了房门,乐迦琴都没说一句话。荣城看这个样子,就自己做主让同事给他送车过来,然后通知前台退房。

  站在酒店门口没多会,一辆玉玺绿的马自达6轿跑车到了酒店门口,荣城的同事从驾驶座出来,给了他钥匙。

  荣城把包放进后座,请乐迦琴上车,乐迦琴上了后座。

  荣城同事上了副座,绕路把同事送回单位,才开车往燕城郊外开去。

  荣城的目的地是燕城南边的五岭山,出了城。到了一个叫秦镇的地方,找地吃了顿便饭后继续开车。

  再上车,荣城把乐迦琴让进副驾驶,并给系好安全带。乐迦琴从头到尾就说了句谢谢。

  车上放着班得瑞的音乐,半小时后他们到了五岭山脚下。

  乐迦琴对这里不陌生,大学期间,每到周末,平均一个月她就要和同学爬一次五岭山,每次爬的路线不同,但共同点是都走后山,只有前进的路没有退路。

  五岭山有个只有两个和尚的小庙,乐迦琴她们先后两次到这个庙里讨过水喝,有次还摘了人家师父养的花。现在再到这个地方,物是人非,乐迦琴感慨颇多。

  荣城并没有带她爬后山,像他上学那样。而是开车进山,开车绕山路走了十八弯的路程,到了半山的一个小寺庙。

  规模不大但是静蔼,有房有佛有木鱼有水有院落,但是和尚不多,庙很干净,对了,这庙就叫五岭庙。

  停车进寺,荣城好像是这里的常客,看师父们对他都不陌生。他前面走着,也不说话,乐迦琴只能跟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