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接孩子的瞬间

  到山下取了车,看看时间,陈兮玥要放学了。开着车,就近在玥儿学校附近,选了家环境清净的湘菜馆,准备吃饭。

  点菜时异口同声的点了萝卜干炒腊肉还有芥末鸡爪。

  荣城说:“珞珞你还吃鸡爪呢。”

  乐迦琴嗯嗯嗯点头,说“这家的可好吃了,辣的过瘾”。

  陈曾祺饮食一向清淡为主,稍微刺激的醋呀啦呀他都不接触,因此也要求乐迦琴吃清淡的,理由是养生。搞得现在的乐迦琴稍微带点刺激的都吃不了。因此这芥末鸡爪一上来,她就吸溜吸溜的上手吃。

  酷:d匠网唯6;一#、正Cd版,NH其;他6都是#*盗P版&R

  荣城有点不忍的看着她吃的猴急样,但还是很贴心的拿餐纸给她擦嘴边菜油。乐迦琴边啃鸡爪边享受荣城的服务,好不得意,还给荣城喂了一小块,荣城吃了。

  菜陆续上齐了,乐迦琴吃的挺急,怕耽搁接孩子。

  荣城说她“你慢慢吃,咱们就在这附近,我开车送你回去,很快。”

  “好滴好滴,”乐迦琴夹了一口萝卜干吃了,说:“你最近有看韩剧吗?新出的,那个新任老公宋仲基好暖人。你看他们的制服很好看。你说你要穿制服多好?”说完一脸陶醉。

  荣城说了一句看你那花痴样。“花痴怎了?帅哥看着多养眼。”

  荣城说:“你面前的我就是帅啊!我没有当兵那来的制服,大学军训的可以么?”“我们国家没有强制要适龄青年服役,好在有军训,哎,你们军训什么服装?”

  荣城略作回忆:“就是最简单的那种黄军服,跟影视剧八路军的一样,没有徽章,眼色亮点。”“那比起你们,我们的可好看多了,燕大的军训服是迷彩的,天蓝色,那会说是空军陆战服,戴着红色的贝雷帽,帽子不戴时,塞在肩章那,忒帅气。跟柳大尉那样,”说完,乐迦琴一脸陶醉。

  荣城愣了一下:“柳大尉又是哪个?”“柳大尉就是宋老公在剧情里的角色,你回家没事脑补下,跟我找点共同话题哈”,乐迦琴说着,还煞有介事的站起来,拍拍荣城的肩膀。

  荣城说:“我有时间就看,关键是你好好看,完了和我分享,我得努力挣钱”。“好吧,荣哥儿,你快吃饭,在墨迹耽搁接孩子”。

  饭后看时间要到了,荣城赶紧开车送乐迦琴到了玥儿的幼儿园门口。

  下车前,荣城说“珞珞,我后天走,明天咱们还见个面,我给你东西。”“好的,到时你短信我,回到燕城找找你军训时的照片发我,我好看看。”

  “你也回去找找你得。”“没问题,我得快去门口排队等着了。你开车注意安全。”

  乐迦琴说完拉开车门要下车,荣城把她拽了回去给了个大拥抱“注意安全”。

  看着荣城开车绝尘而去,乐迦琴整理了下自己的仪表,往幼儿园门口走去。

  到了幼儿园门口,看看还有十分钟孩子们才出来,乐迦琴跟熟悉的孩子家长聊天。

  在现代社会,手机智能化水平越来越高,能办公能看新闻能做生意,单位的私人的都可以建群虽是互动,连小孩子的作业,在学校的每一个脚步,都有专门的软件来运作,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空前的便利。

  同样的,人都去对着手机电脑了,反而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少了很多。我想如果不是还有学生这个群体,真不知道我们成人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在村镇尤其村子里,还有聊天中心,通俗叫闲话中心,不会使用电脑手机这些科技玩意的人们,还是面对面的交流。

  不管村里还是乡镇还是城里,幼儿园门口也是新时代闲话中心,孩子们还小,必须要家长来接,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爸爸妈妈,大家都能通过孩子这个媒介来衍生出许多话题。

  和陈兮玥同班的一名孩子叫刘青青的家长看到乐迦琴了,就招呼了:“兮玥妈妈,你给小孩子上学带小毛巾了吗?”“没带,怎么了?之前想带,老师说不用。”

  刘青青妈说,“我发现我女儿在家洗完手不擦手,总是甩甩甩,把水甩干净,我寻思在学校洗完不擦手。”“这个习惯确实不好,可以给带个小毛巾。”

  俩人又聊了点别的,看着孩子们出来。刚好,陈兮月和刘青青手牵着手,接过各自的孩子,道了再见,乐迦琴带牵着孩子去就近的公交站牌坐车。

  “妈妈,今天老师表扬我了,说我昨天帮你擦桌子呢,”陈兮月一脸自豪和乐迦琴说。“哇塞,那你很不错了,下次擦桌子我还找你,怎么样?”

  “当然可以了,妈妈一天上班辛苦,还要接送玥儿,玥儿应该帮你做点能做的事情,而且,玥儿不觉得累,也不嫌辛苦。”“呀,那我先谢谢你了,”乐迦琴赶紧接着孩子的话。“不用客气。”

  今天运气不是很好,没赶上平常坐的那班车,要等下一趟,娘俩就在站牌那等着。

  回头发现,王珊妮的姥姥带着王珊妮过来,两个孩子一伙,两个大人一伙,又聊了会家常。直到要坐的车一前一后来了,两拨人各上回各家的车。

  到家陈曾祺还没回来,打电话问是否回来一起吃饭。说不用。

  娘俩就按照孩子的要求,做了面条吃。

  吃完饭收拾完,搞完家里卫生,洗漱完。陪陈兮月看了会书,娘俩早早就睡了。

  陈曾祺回到家,看到就是已经进入梦想的老婆孩子。

  看着熟睡的老婆,其实他很想把她喊起来,问那天帮他系风衣扣子的男人是谁。但是看老婆很淡然,自己又不好问。干脆玩游戏去了,玩着游戏吸着烟,自己折腾到凌晨才睡。

  一觉到了天亮,睁开眼睛发现老婆孩子都走了,就剩他一个人还在睡。“走就走了嘛,今早没喊我喝水啊。”

  每天清晨睡醒后全家都先喝一杯温开水,起的早的人都会给起的晚的人递一杯,就怕忘记喝了这杯滋润肠胃的第一杯。平常乐迦琴给陈曾祺端水的多,今早没给端水,陈曾祺还有点不习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