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旭龙点了点头:“这是其一。我们还要把四位大王的主要家眷诱到这里来。用王室做人质,那些部将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荷靖:“你是说不除掉这四只老虎了?”

  郑旭龙笑道:“当然要除了。留着他们是养虎遗患。你想想,如果不除掉他们,到时发生不测让他们跑了怎么办?”

  司空黍摇了摇头:“这样做未免太冒险。”

  郑旭龙:“这是不得已的办法了。不入深山焉得虎子?要想成大事,必须赌一把。”

  皮罗革:“我同意旭龙所说的。现在我们是欲罢不能。去做是冒险,就此罢休又不甘心。为了成就大业,我们就提着脑袋赌一把。反正我们已有了第一个优胜条件,他们四诏的大王已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他们想要反扑也有所顾忌。”

  那嘟:“他们的大王已被我们烧死了,他们还会有什么顾忌?”

  郑旭龙笑而不语。

  司空黍已经猜到了郑旭龙的心思:“郑先生心里已有所准备了。他要把四位大王的家眷诱到这里是以防不测,他是怕万一有什么差池,走漏了四位诏王遇难的消息。到时他们就会义无反顾的反扑。如果把诏王的家眷扣押在这里,那我们就有了跟他们谈条件的筹码。”

  郑旭龙:“司空先生说的完全正确。我们要有两手准备,即使兵戈相见,我们也有往身前挡的盾牌。”

  荷靖:“这样做虽然阴损些,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

  郑旭龙点了点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一个诏的兵力要跟他们五个诏的兵力决战,这不是以卵击石吗?为了减少损失,我们只好做一回彻彻底底的卑鄙小人。”

  皮罗革:“那就按旭龙说的去办。那嘟将军负责招募军马,荷靖将军继续负责操练现有兵马。”又转过头吩咐:“司空、旭龙,你们负责把各诏大王的家眷弄到这里。”

  郑旭龙:“大王,我想亲自去请各诏大王的家眷。如果事情不能办成,我郑旭龙就以身殉国。”

  皮罗革一惊:“啊呀,旭龙你说什么呢?这事你何必亲自出马?随便派几个人去就行了。不用冒这个险。”

  郑旭龙态度很坚决:“不,大王,这次旭龙不能听您的。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如果我不把这事办好,决不回来见大王。”

  皮罗革:“唉,你这又是何苦?这个办法是我们都同意了的。即使有什么不测,我们也认了,绝不怪你。对不对?”说着,看向其他三人。

  三人点了点头:“对。”

  司空黍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生死与共,毫无怨言。你不必内疚。”

  荷靖和那嘟也说:“我们绝不怪你。你不用去冒这个险。”

  郑旭龙笑道:“大家不用为我担心。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想把那些家眷骗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我要带去几个得力助手。”

  皮罗革叹了口气:“唉,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你就自己小心些。人马全由你调遣,你爱带谁去带谁去。本大王给你这个特权。”

  郑旭龙:“谢谢大王关心器重。旭龙决不辜负各位的厚望。”

  皮罗革:“既然旭龙去办这事了,司空你就负责把这四只老虎好好的稳住,绝不能露出半点破绽。”

  司空黍:“请大王放心,司空一定办好这事。”

  皮罗革:“那好,今晚我们就陪这四只老虎共进晚餐。”

  郑旭龙:“大王,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我就出发。”

  皮罗革:“事情办不成也没关系,你可千万要安全返回。”

  郑旭龙:“大王,如果旭龙连这点儿事都办不好,那就不必再回来见大王和诸位老兄了。”

  司空黍:“千万小心。我们盼着你凯旋归来。”

  郑旭龙:“请放心,不会有事的。我要先回去了。各位在这儿仔细商量一下具体部署吧。”说着,站起来向皮罗革告退:“大王,旭龙先告退了。”

  皮罗革挥了挥手:“嗯,去吧。”

  郑旭龙:“各位,晚上见。”

  “晚上见。”

  郑旭龙回到家里,开始准备第二天出发的事宜。

  他先找出其他五诏大王的亲笔信翻阅,仔细揣摩了一阵,便模仿各诏大王的笔迹写起信来。

  他知道自己没有分身之术,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亲临四诏王府,于是用诏王的语气和笔迹给各诏王的家眷写信。写好四封信,已是傍晚时分。

  郑旭龙是独自一人从中原腹地流浪来到这儿的,并无家眷,府上只有两三名家仆而已。他吩咐管家牵出赤兔马,吩咐了几句,便骑上赤兔马直奔南诏王府赴宴。

  12看!|正v版章●节◎W上BR酷|匠U网@

  席间,笙箫歌舞,莺莺燕燕。歌姬、舞姬们尽情的展现甜美的歌喉和展现风马蚤的舞姿。四诏大王醉眼迷离的看着那些露着雪白白嫩的腰肢,tingxiong扭臀的舞姬们,一时心花怒放。

  郑旭龙有意无意的和四诏大王套近乎,向他们询问王府里的具体情况。作陪的司空黍等人当然知道郑旭龙的用意,是以他们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四个诏王谈起王府里的事。

  看到郑旭龙有要事跟四诏大王商量,司空黍暗地里吩咐王府总管将乐工和舞姬喊了出去。

  看着款款离去的歌姬和舞姬,四诏大王感觉很是不爽,却又不好多言。

  席间作陪的高官和大臣你一杯,我一杯的向浪穹诏等四诏大王敬酒,只把他们灌得摸不着北。醉人口里套实话,聊了半夜,郑旭龙基本摸清了四诏王府里的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