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吞并其他五诏,皮罗革筹划了很久,他召集手下谋士、部将,开始策划消灭其它五诏的具体步骤。

  一天晚上,南诏王皮罗革召集手下谋士、部将到大王会客厅议事。

  十多名受邀的谋士、部将陆续来到明火如昼的大厅上。

  不一会儿,受召的人陆续到来,那些王公贵族都不知大王召见他们有何事体,交头接耳的相互询问。

  “你知道大王找我们来所为何事吗?”

  “据说是商量重要机密。”

  “这事只有郑旭龙大人和司空黍大人知道。我们也不用胡乱猜测,一会就见分晓。”

  众大臣正在窃窃私语,门外有人大喊:“大王驾到!”

  众大臣都起身相迎。当然,南夷小国没有中原大国那般的三叩九拜大礼。众大臣和部将只是起身面向门口向皮罗革躬身行礼,大声的请安:“大王好!”

  “诸位爱卿好!”肥头大耳的皮罗革头顶王冠,身穿朝服,龙行虎步的走入会客大厅,径直朝虎皮椅子走去。身后跟着英俊不凡的郑旭龙和老成持重的司空黍。

  郑旭龙和司空黍向众大臣和将军打招呼。

  “各位大人、将军好!”

  皮罗革的虎目在众大臣和部将脸上一一掠过,双手往下一压:“诸位请坐!”说着,自己先坐了下去。

  待众人回归座位,皮罗革又扫视了一眼满脸迷惑的下属,笑着说道:“各位,本王召你们到这里,是想让你们动动脑子想一想,怎样做才可以吞并其他五诏为一统?”

  皮罗革没来之前,众大臣就胡乱猜疑今晚的议题将会是什么?待皮罗革提出来,他们又没了主见。

  皮罗革的心腹爱将交头接耳的议论了一阵,又各自低头沉思。

  皮罗革的一双虎目闪着烁烁的光华,他始终微笑着,用手捋了捋唇边的两绺胡须,耐心的等待着属下的发言。

  过了片刻,足智多谋、英俊得不像话的青年权臣郑旭龙首先站了起来。他躬身向皮罗革行了个礼,说:“大王,根据众人的一致意见,旭龙想出了一条计策,可以不用一兵一卒消灭其他五诏。”

  最p新章节¤!上酷,匠:\网

  皮罗革心里大喜,忙问道:“哦?旭龙,是什么计策那么好?竟然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统一六诏?如果这个计策可行,事成之后本大王一定封你个大官做做。”

  郑旭龙谦虚的笑了笑,道:“多谢大王。这个计策也是大伙的智慧结晶,并非旭龙一人功劳,旭龙不敢独自居功。”

  郑旭龙看了一眼还在交头接耳的同僚们,大声说:“好啦,各位大人,各位将军,你们静一静,还是先听旭龙说说这个计策吧。这不是要到星回节(彝族火把节)了吗?我们可以把其他五诏大王邀请到我们南诏来,就说我们大王要祭奠笃慕老祖。邀约其他大王前来一同祭奠。五诏大王到来后,我们设宴款待他们。乘他们喝醉的时候,我们就下手。”

  南诏王皮罗革捋着胡须点了点头:“具体步骤怎么安排?”

  郑旭龙又向皮罗革躬了躬身:“这个不劳大王操心,旭龙已经想好了。我们事先用容易燃烧的松树健盖一座楼,大王就在那儿设宴款待他们,待大家都喝醉后,我们把大王带离松明楼,然后放火焚烧……”

  郑旭龙话未说完,南诏王皮罗革就捋须大笑,连呼:“妙计,真是妙计!旭龙是诸葛武侯转世呀。”

  郑旭龙:“谢大王夸奖。”顿了顿,他又接着说:“这样做既省去了不少流血牺牲,也省了不少战争所需的财力物力。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大王不用背负手足相残的骂名。事后我们只须轻描淡写的说那是不小心失火,致使五诏大王不幸罹难。然后大王再通知各诏大王的亲属来搬运各大王的遗体,趁这机会,大王再扣押住那些亲属,迫使各诏部落归顺我们蒙舍诏。”

  一名胖嘟嘟的武将站了起来,看向郑旭龙大声说道:“郑先生,你说的这个计策好是好,可太过阴毒,不够光明磊落,非大丈夫所为。”

  南诏王皮罗革有些不高兴,眯起眼睛说道:“那嘟将军,你有比郑先生更好的计策吗?有的话不妨说出来让大伙听听。”

  那嘟有些尴尬,低着头说:“回大王,末将没有比郑先生更好的计策。”说完,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去。

  南诏王皮罗革淡淡的笑了笑,说:“各位,俗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我们有统一六诏的志向,就不能什么都顾忌。有时候‘光明磊落’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当年秦皇吞并六国一统天下,那可是牺牲了多少将士,害苦了多少百姓,一将功成万骨枯,一统天下更是累白骨啊。想想那时的情景,肯定是四处哀鸿遍野,白骨成堆。但以后的大秦不是强大起来了吗?只可惜羸政是个不懂仁政的暴君。唉,为了不让万千将士抛尸荒野,也为了不让众多百姓流离失所,无饭可吃,我们耍一点手段又有什么关系呢?牺牲少数人,保全多数人,我们这样做是值得的。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都大声说道:“大王宅心仁厚,爱惜将士,体恤百姓疾苦。郑先生的计策再好不过,我们一定尽力完成这次任务。请大王和郑先生放心!”

  郑旭龙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南诏王皮罗革脸上的阴霾彻底消散了,笑着说:“既然大家都同意这么干,那么我就给大家分分工。郑先生负责全局,那嘟将军、荷靖将军、司空先生协助。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了!”众人都响亮回答。

  “那嘟将军,你有什么意见?”皮罗革把目光转向刚才和郑旭龙唱反调的那嘟将军。

  那嘟呼的从椅中站了起来,激动的说:“我没意见。刚才听了大王的一席话,真使末将明白了不少道理。末将只是一介武夫,想得自然没有大王和郑先生深远。请大王放心,末将一定听郑先生调遣。如果办不好事情,任凭大王和郑先生处罚!”

  郑旭龙站起来向那嘟拱了拱手:“那嘟将军言重了。郑某年轻识浅,有哪里不对的地方,还请那嘟将军多多指教。”

  那嘟也站了起来,尴尬的笑着:“也请郑先生你多多指教哪!”

  看到那嘟的囧样,众人都大笑起来。

  南诏王皮罗革笑着说:“好了好了,大家都不用客气了。互相帮助,取长补短,这是好事嘛。将相和,国家兴。只要众人一条心,黄土也能变成金。预祝统一六诏的大业成功,今晚本大王与各位一醉方休!摆宴!”

  一声令下,王府的仆役流水般端来了各种奇珍异肴,大坛大坛的南诏御酒也抬了上来。

  南诏王皮罗革居中而坐,众人围在旁边。笙箫响处,一队衣着艳丽的舞姬如现在下凡般飘进大厅,乐官只会乐手奏乐,舞姬款款起舞,在席间绕来绕去,一阵阵香风扑面而来,令那些大臣武将头脑充血,小头奋扬,置入身临仙境,辨不清东西南北。

  皮罗革一声令下,众人开怀畅饮。

  美女环绕,乐声醉人,酒不醉人人自醉。还没喝多少酒,文臣武将就觉得晕难支。看到如花娇颜如水柳腰如藕玉臂如山酥@xiong@如鼓肥@臀在眼前晃来晃去,有些大臣食指大动,却又不敢在皮罗革面前丢人现眼。只好暗自吞咽口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段兴华说:

新书上传,喜欢的话就点点追书。不甚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