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停下吧,里面车子开不进去的。”在一个三叉路口,凌颜说道。“还没到呢。我去绕一下,前面进去吧。”萧扬看了看路。

  “不用了,一点点路就到了,我走了。谢谢。”凌颜不等他再说什么,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凌颜,别走这么快。”萧扬也下了车。

  他小跑几步,拉住了她:“你怎么了?看见我不高兴吗?我没得罪过你吧,凌颜?”

  萧扬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对他这么冷淡,明明以前他们也有快乐的时候。

  凌颜站住背对着他,声音平静无波:“我们本来就不怎么熟,十年过去了,我们的关系也就比陌生人多一点点,你想让我怎么热情?”

  “我不明白,凌颜,为什么我们只剩下了陌生人的关系,我们不是同学吗?我们不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吗?或许你从来没把我当成朋友。”

  萧扬觉得有点受伤,十年了,他看见她是这么的开心,而她,却是这样的冷漠。

  “你说对了,我从来没把你当成过朋友,我们只是曾经的同学,如此而已。再见。”凌颜说完匆匆跑过马路,进了对面的小路。

  看v正m6版章节●上t酷/:匠网DX

  萧扬愕然地站在原地,半天回不了神。他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他?望着对面黑漆漆的小路,她的身影已经没入黑暗之中,再也看不到了。

  凌颜,是什么改变了呢?

  对了,不是说她怕黑吗?糟糕,怎么就让她一个人走进去了呢?萧扬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急忙跑了过去。

  小路狭窄曲折,里面只有一盏昏暗的路灯,远远望去,凌颜孤单的身影若隐若现。

  她怎么站在路边?对面站着的是谁?好象是个男人,好象在靠近她,她在躲闪,已经退到墙角了。

  萧扬暗叫一声不好,飞奔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萧扬冲上去一声呵斥。

  对面的男人显然吃了一惊,他强作镇静地说:“我只是问下这位姑娘,前面是不是兴华里。”

  萧扬一把搂住瑟瑟发抖的凌颜,瞪着那人说:“不是,你走错了。”说着,他搂着凌颜快步走开了。

  凌颜显然是惊魂未定,在他怀里还是微微颤抖着。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一只手抱紧了她的肩,一边柔声安慰道:“别怕,没事了,有我在。”

  凌颜不出一声,只是不自觉地抓紧了他的衣服。

  他紧了紧抱住的手,有点懊恼地说:“都怪我不好,不应该让你自己过来的。以后都不会了。”

  以后?凌颜苦笑了下,挣开了他的怀抱:“谢谢你,是我太大惊小怪了,或许他真的是问路的。”

  清冷的月光洒落在她苍白脸上,映照着她脸上的泪痕更加的晶莹,显得她是那么的柔弱和无助。他不禁怜惜地抚了抚她的头发,轻轻摘掉了她的眼镜。

  她有点无措地看着他:“你干什么?”

  他笑笑,眼里的光芒温柔如月:“还是这么爱哭,快擦擦吧。”说着,伸出手轻柔地帮她擦去眼泪。

  他的手指轻拂过她的脸颊,让她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温度。仿佛他们还在校园里,空气中有着若有似无的桂花香。那时他们每天烦恼的无非是学业的压力。凌颜的数学不太好,当她又一次考砸了时,她一个人躲在广播室里默默地流泪,而他就那样不打招呼地闯了进来,就如一道阳光闯进了她的世界。

  他说他最怕女孩子哭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后来他就弹吉他给她听,弹了一首又一首,直到她忘了她的悲伤。

  那时,他也是这样轻柔地拭去她的泪水,笑着对她说:“凌颜,没想到你这么能哭的,我弹得手都快断了。你再不好我都快哭了。”

  她听了终于破啼为笑。

  那时他夸张地惊叹:“凌颜,原来你有酒窝呀,有酒窝的女孩子笑起来最好看了。来来来,再笑笑。”

  她不肯,他就一直耍赖地逗着她,直到她撑不过欢笑起来。

  看到她笑,他也开心地笑了,还说:“我终于知道笑靥如花是什么意思了。”

  “什么?”凌颜不解地问。

  “就是在你的酒窝里种花。哈哈。”萧扬笑得开怀。

  “萧扬,你找死啊。”凌颜哭笑不得地扑过去要打他㠂他一边躲一边笑得欢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